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节 大月氏的抉择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节 大月氏的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兴都库什山脉,蜿蜒着延伸向远方。
  
      滚滚沩水,奔流向西,流向不可知的远方。
  
      河岸之畔,一座在这一地区堪称奇迹的雄城拔地而起。
  
      它就是在如今的整个南亚与中亚,都赫赫有名,号称‘万城之母’的薄知(希腊语bactria),汉称之为蓝市城。
  
      亚历山大的巴克特里亚首都。
  
      汉称为大夏的异国之都。
  
      如今,距离汉使张骞,跋涉数万里,抵达蓝市城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十五年。
  
      三十五年之后,当年曾在这座城市之中,与大夏君臣谈笑风生的汉使,斯人已逝,魂归汉中故里。
  
      而这座他曾到访的城市,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甚至称得上改天换日的变化。
  
      大夏……
  
      这个希腊殖民者后裔所建立的王朝,曾一度君临整个中亚、南亚的国度,已经灭亡了。
  
      它灭亡在当初张骞出使的目标大月氏人之手。
  
      当初,蓝市城之中的贵族、公民,不是已经月氏化,便是化作了地下的枯骨。
  
      马其顿人的军团,随着他们的王国,一同毁灭了。
  
      而他们建立的希腊化的神殿、议会、市政厅亦统统被推到。
  
      取而代之的是大月氏人崇信和信奉的佛教寺庙。
  
      一座又一座舍利塔,在三十年间接连拔地而起。
  
      一座座佛教寺庙,接踵而立。
  
      释迦摩尼入灭涅将近四百年后,他所创立的佛教,被一个来自东方的民族,从身毒带到了这沩水交汇之处,成为了这个中亚新兴势力的国教。
  
      并将随着月氏人的马蹄,向周边辐射。
  
      此刻,在原本的大夏王宫中,五位月氏翕候,汇聚一堂,如众星拱月一般,簇拥着一位坐在蒲团上的青年僧侣。
  
      三十五年前,汉使张骞抵达月氏王庭时。
  
      彼时,月氏人还是一个团结统一的部族。
  
      但三十五年后,月氏王,已经变成一个徒有头衔的傀儡。
  
      原本统一的月氏部族,也已经在三十五年间渐渐分裂为五个拥兵自重的翕候。
  
      这五位翕候,夺取了原本属于月氏王的权柄。
  
      然后,他们联起手来,将月氏王软禁在这王宫之中。
  
      当代月氏王,更是在他们的逼迫下,只好遁入佛门,出家为僧,以示放弃世俗权力。
  
      五翕候自是乐的给面子,每有大事,便将这位已经出家为僧的月氏王请出来,当一个见证。
  
      就像现在一般。
  
      贵霜、双糜、休密、顿、都密五部翕候,围绕着一袭白衣僧袍的月氏王。
  
      不过,也仅是如此了。
  
      “皋珍!”坐在左侧的顿翕候,忽然问道:“你这么急叫我回来,有什么事情吗?”
  
      “尊敬的顿翕候……”被叫到名字的翕候就是负责留守这蓝市城的双糜翕候皋珍,他微微低头,道:“实在是事出紧急,我一人无法做主,以我之力也无法解决,所以才不得不派人紧急请回诸位翕候……”
  
      如今的月氏生态是比较奇特的。
  
      五翕候虽然各自为政,但是彼此之间经常会进行合作。
  
      而且各部关系都很好,五翕候之间彼此联姻也很频繁。
  
      摩擦虽然也有,但不大。
  
      比较,如今,月氏人面前有着一个广阔无垠的世界在等着他们去征服。
  
      于是,各部纷纷开始扩张、征服之旅。
  
      而内部的那点矛盾,自是没有什么分量。
  
      相反,各部之间需要通过联姻、交易来各取所需。
  
      故而在现在,正是月氏五翕候的蜜月期。
  
      他们共同行动,共同进取,分工分作。
  
      以沩水流域为核心,向周围扩张。
  
      但,有一个地方,是月氏人始终不敢靠近的!
  
      那就是东方!
  
      他们祖先的故乡,他们曾经骄傲的王庭所在。
  
      于是,康居得以免遭月氏侵略,但条件是康居人必须帮他们警戒来自东方的敌人,同时准许佛教僧侣进入康居传教。
  
      在月氏人的马蹄下,康居人答应了这两个条件。
  
      名为皋珍的双糜翕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他的四位同僚,严肃的道:“我得到消息,东方出事了!”
  
      其他四位翕候闻言,立刻瞪大了眼睛,碧蓝的瞳孔之中,闪现着名为警惕的神色。
  
      东方……
  
      匈奴……
  
      乌孙……
  
      他们的梦魇所在,恐惧所在!
  
      或许,今天大多数的月氏人已经忘记了他们祖先当年从故土亡命奔逃时的情况。
  
      但,翕候不会忘记!
  
      月氏贵族也不会忘记!
  
      只不过,月氏人对付这个他们内心深处最大的恐惧和梦魇的办法有些另类。
  
      他们放弃了抗争、抵抗,选择了逃避。
  
      自西迁迄今,已过六七十年。
  
      六七十年中,月氏人的力量与实力,日渐增长。
  
      但始终没有人敢向东复仇,就连他们的扩张方向,也尽量避开了东方。
  
      以至于当初,汉使来此时,彼时的月氏人,选择的只是热情款待与盛情招待。
  
      至于与汉联合,夹击匈奴这种事情?
  
      月氏人连想都不敢想。
  
      因为,他们很清楚,自己回去就是送人头。
  
      他们已经被匈奴人将他们的尊严、人格。脊梁全部打碎了!
  
      打得粉碎,再也无法聚合在一起。
  
      每一个月氏贵族,都患着严重的匈奴恐惧症。
  
      匈奴,在月氏人心里,就和天敌一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