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节 和亲 1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节 和亲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六月中旬,居延的气候开始变得变幻莫测。
  
      可能上一秒还是大晴天,下一瞬便是雷鸣电闪,狂风呼啸。
  
      没办法,高大险峻的浚稽山,像一道铁闸,将来自河西与西域地区蒸发的雨水拦截下来,使得本地区的降雨量,成为河西第一。
  
      特别是每年的夏季,居延地区的降雨量,甚至能与内郡齐楚地区的降雨量相媲美。
  
      这也是居延被称为‘居延泽’,成为河西之肺的缘故。
  
      丰沛的降雨,令居延几乎不用担心旱灾。
  
      居延军民在夏季,只需要担心一个事情——洪水!
  
      就如现在,连绵多日的暴雨,使得居延的所有河流水位全部暴涨。
  
      好在,在这之前,张越就已经指挥了居延军民进行了大规模的水利设施建设。
  
      其中,就包括了防洪堤坝加固。
  
      更因势利导,根据旧年信息,在各主要河流的流域中,选定了一个低洼地,作为紧急泄洪区。
  
      提前迁走了这些地区的百姓,恢复当地的沼泽生态。
  
      于是,当暴雨降临。
  
      随着张越一声令下,泄洪区的泄洪闸打开。
  
      大量洪水被泄去专用泄洪区,将这些低洼地直接变成泽国,更通过它们,注入到居延湖泊、湿地之中。
  
      于是,在暴风雨中,往年经常溃堤的居延,这一次毫发无伤。
  
      当雨过天晴,人民重新出门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春天种下的粟苗,依然茁壮成长着。
  
      于是欢喜鼓舞,载歌载舞。
  
      当暴雨稍歇,一支来自远方的使团,悄然抵达黑城塞下。
  
      而张越更是亲自率领居延文武官员,出城迎接。
  
      更将这支使团,严格保护,以骑兵护送进入居延官署。
  
      直至进入官署之中,那被严格保护的马车之中,走出一个人,他笑着看向张越,以汉礼拱手道:“乌孙小昆莫,见过大汉鹰杨将军!”来者正是当初曾秘密抵达长安的乌孙小昆莫泥靡!
  
      “昆莫言重了!”张越笑着上前,挽住他的手,与之并肩步入官署之内的静室。
  
      这里早已经准备好了,香辣醇厚的白酒,当季最鲜的河鲜,烤的恰到好处的牛肉,以及毫无膻腥之味,入口回味甘长的当年羊羔。
  
      “小昆莫请上座……”张越笑意盈盈,要将这位乌孙国未来的君主推到上座。
  
      “还是将军上座……”泥靡推辞起来。
  
      两人就这样互相推辞再三,最终,张越‘迫不得已’只好就座主席,而泥靡则敬陪于下。
  
      “小昆莫远来,请尝尝吾这新酿的美酒……”张越挥手示意,让人为泥靡及其随从大臣贵族倒酒,然后他举起手里碧青的瓷杯,发出邀请。
  
      泥靡见着,自是连忙举杯,拿起酒杯,他才发现有异。
  
      首先是这手中酒杯,碧青若绿,触手光滑冰凉,犹如宝物。
  
      再则是这杯中之酒,清澈透明,全无过去所饮之马奶酒、黄酒的浑浊。
  
      微微一尝,火辣的口感入喉,顿时就让他身体热了起来,他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赞道:“好酒!好酒!”
  
      这白酒醇厚辛辣,推出以来,哪怕在居延,也就是武将猛士喜欢,一般商人、士民真的很难接受这种辛辣的酒类。
  
      特别是,它很容易上头,过去号称千杯不倒,酒精考验的酒场豪杰,也未必能在这白酒面前撑过几个回合。
  
      但,属国都尉的贵族们、西域各国的贵族们,却对其爱慕有加。
  
      不惜重金大批采购。
  
      甚至,还有匈奴人拿着抓来的奴隶,抢来的黄金、珠宝至渠犁换酒喝。
  
      张越自是有意将这白酒打造成一个新的出口创汇的拳头产品,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推销。
  
      每有来使、来客,都以白酒招待。
  
      久而久之,居延白酒,竟也创出了些名头。
  
      如今,每月外销白酒将近百石!
  
      看上去数字很少,但它值钱啊!
  
      一石白酒,便要卖黄金一金,或者价值相当的商品货物。
  
      如今,泥靡来访,张越自是不会放弃这个宣传推销的机会。
  
      “昆莫喜欢就好……”张越笑意盈盈的介绍起来:“好叫昆莫知晓,此乃我居延所出之美酒,最是醇厚绵长,只有大丈夫方能品味其中真谛!”
  
      泥靡听着这话,忍不住再尝了一口,然后点头道:“将军所言甚是!此等美酒,唯英雄豪杰方能知其真谛!”
  
      张越一听,就知道这买卖稳了。
  
      从此以后,白酒vip客户又将再添一位。
  
      嗯,你没有看错,张越现在是将白酒买卖当成奢侈品在经营的。
  
      只卖给贵族,所以定价奇高。
  
      靠着这样的手段售卖白酒,所得利润,张越将之全部变成白酒,储存起来,以做未来战场消毒、救治之用。
  
      泥靡放下手里酒杯,对张越拜道:“将军阁下,外臣此来,是有要务相询,不知将军阁下能否如实答复?”
  
      张越轻轻一笑,问道:“昆莫可是为大宛之事而来?”
  
      泥靡点点头,道:“自是瞒不过将军!”
  
      “吾前时不是已经答复了贵国使者了吗?”张越笑着道。
  
      “将军何必骗我?”泥靡笑了:“以汉之强,以贵国英雄之多,岂会坐视匈奴并吞大宛?”他站起身来,看着张越,郑重的道:“汉与匈奴之间的事情,外臣不愿干涉,也不想干涉……”
  
      “只是,乌孙小国寡民,实在承受不其两强相争,所带来的影响……”
  
      “其望将军明察之!”说着泥靡就重重的跪在张越身前,稽首而拜,再拜而俯。
  
      “乌孙小国寡民?”张越心里笑了起来,感觉像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般。
  
      乌孙要都是小国寡民了,那龟兹、车师、莎车、且末算什么?
  
      袖珍王国?
  
      事实上,作为穿越者,张越很清楚也很熟悉当前的国际形势与局面。
  
      因他有着回溯自后世的地图!
  
      虽然古今变迁巨大,现在的戈壁,在后世可能是绿洲,如今的绿洲草原,在后世可能已化作荒漠。
  
      两千年的风化与河流改道、洪水侵袭,也彻底重塑了许多地区的地貌地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