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节 战争与和平 1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节 战争与和平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战争很快就爆发了!
  
  延和三年夏六月十八,第一支疏勒军队于当天黄昏时分,渡过红水(克孜勒苏河),进入大宛境内。
  
  旋即直扑大宛东部边境最重要的战略要地红河山口。
  
  在经过简单的战斗后,疏勒军队击溃了驻守当地的数百大宛军队,将此地占领。
  
  然后,匈奴骑兵次第渡河,到得六月二十日,作为匈奴主力的坚昆、危须、姑且三个万骑已全部从红河进入大宛境内。
  
  此外,疏勒、莎车、休遁、姑墨、尉头等国组成的仆从军,也随之进入大宛境内。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匈奴西征,仆从军的主力是以疏勒、莎车为核心!
  
  其中,疏勒王国出兵达到了空前一万三千余人!
  
  冠绝西域,让人侧目以对!
  
  可以说,疏勒人这次是倾国出动了!
  
  对疏勒人来说,这次匈奴西征,可谓是他们最好的机会了疏勒与大宛是邻居,也是死敌!
  
  两国都同处丝绸之路的南线,有着竞争关系。
  
  本就分赃不均,矛盾剧烈。
  
  当年汉伐大宛,疏勒人又给汉军提供粮草、饮水,甚至派出向导给汉军带路,让两国仇隙更上一层一楼,几乎成为不死不休的死敌!
  
  而大宛战争结束后,大宛臣汉,疏勒重归匈奴,在两个超级强权的压力下,疏勒与大宛的矛盾,更进一步。
  
  对疏勒人来说,没有比打大宛人积极性更高的事情了!
  
  他们甚至表现的比匈奴人还积极!
  
  先头部队拿下红河山口后,就马不停蹄的直插大宛腹地。
  
  并于六月二十一日,抵达药杀水北岸的飞鸟谷。
  
  直到此刻,大宛人才知晓匈奴入侵的事情,宛王银蔡慌忙下令收缩各地军队。
  
  命令在药杀水以北、郁成城以西的所有军队、人民,收缩至郁成城。
  
  命令在药杀水以南、贰师城以东的军队、人口,收缩至贰师城一带。
  
  同时,银蔡紧急派人去向康居、月氏求援。
  
  但,信使刚刚出发,噩耗再次来临。
  
  乌孙也进攻了!
  
  几乎就在匈奴人渡过红河差不多的时候,八千乌孙骑兵,自火湖盆地倾斜而下,直扑大宛的西南边境。
  
  几乎没有费什么劲,乌孙骑兵便突破了大宛西南边境重镇黑城,然后沿着药杀水的支流,突入了大宛富庶的西南草原地区。
  
  短短两天内,就有十余个邬堡失陷,数千大宛军民被杀被掳。
  
  更麻烦的是,大宛在当地没有坚城可以防御。
  
  他们只能向后撤退至郁成城,或者跋涉千里,撤回贵山城。
  
  听闻此事,哪怕现在是盛夏酷暑,但银蔡依然如堕冰窟,遍体生寒。
  
  而贵山城内,大宛贵族们,也陷入了慌乱与绝望之中。
  
  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亡国灭种的危机!
  
  上次汉军来伐时,他们也未像现在这样慌乱过。
  
  因为那时候他们知道,汉人只是来报仇,而不是来灭国的。
  
  但现在……
  
  乌孙、匈奴,都是来灭亡他们的!
  
  于是,针对国王银蔡的怨言与不满,日益强烈。
  
  “都怪银蔡,要不是他,我们怎么会触怒汉朝人?以至引来匈奴、乌孙?”无数人都这样议论着,在城中散播着对银蔡不满的言论。
  
  也是在这个时候,这些人终于想起了曾经在汉朝庇护下的幸福与安逸。
  
  “我早就说了,汉是大国,是强国……不要得罪他们……”一个大宛的高阶贵族与他的朋友说道:“可那些人偏不听,偏要得罪,现在好了吧……没有汉的保护,我们什么都不是!”
  
  这种言论,若在从前,只要有人敢说出来,等着他的必然是群嘲。
  
  但在现在,在这贵族身旁的许多人,都是赞同的道:“您说的对,雅典娜在上,怎么就不能将她的智慧赐一些给银蔡呢?!”
  
  “从前,我们只需要向汉定期派出使者,送些汗血马、黄金等财物,就可以安享和平……有汉的庇护,不管是多么凶恶的野蛮人,都不敢侵犯我们的领地与利益……”
  
  “就连月氏人,也要与我们交好!”
  
  “我们每年都可以通过丝绸贸易,赚上无数金币!”
  
  “现在好了……一切都完蛋了……”
  
  “那银蔡就是个废物!”
  
  “大家说的都对啊……”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就算我们现在杀了银蔡,也来不及挽回汉朝了!”
  
  无数人扼腕叹息,悔恨不已。
  
  而在这时,一个消息传来银蔡居然召回了他曾派去汉朝纳贡的使团,只是为了区区五万金币!?
  
  顿时,全城的贵族都暴躁了起来。
  
  要不是现在,匈奴、乌孙大军压境,而且,他们也需要银蔡继续留在王位上吸引火力,当一个替罪羊,恐怕如今,他们能立刻发动政变,杀死银蔡!
  
  而银蔡,自也发觉了自己的处境似乎很不妙。
  
  于是,躲在王宫中,蜷缩在自己的寝殿里,连门都不敢出。
  
  国家大事,全数委托给了他的王后以及副王柯折。
  
  …………………………
  
  万里之外,汉塞阳关。
  
  张越亲自率领骑兵,一路将乌孙小昆莫护送至此,然后目送着他走出城塞。
  
  嘴角不由得溢出丝丝笑容,“匈奴和乌孙,应该已经打入大宛境内了吧?”张越扭头问向来阳关向他汇报的常惠。
  
  常惠如今,被王莽任命为护龟兹校尉,负责着西域都护府对西域诸国的渗透与收买。
  
  做这种事情,常惠自是非常拿手的。
  
  而且,他还有着一个别人不具备的优势乌孙如今的左夫人,汉家嫁去的解忧公主与他是故旧,甚至有传言,当年两人有过一段暧昧。
  
  如今,常惠与解忧公主重新搭上线。
  
  借助这位公主殿下在西域与乌孙多年的经营,常惠在西域诸国之中的情报网络经营的有声有色。
  
  可以这么说,匈奴人也好,乌孙人也罢,他们的想法、战略与虚实,现在都已经暴露在了汉家面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