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节 战争与和平 3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节 战争与和平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郁成城大屠杀的事情,通过商旅和西域各国的贵族,迅速在西域传播。
  
  匈奴人得意洋洋,毫不避讳的炫耀着自己的武功与霸道。
  
  他们甚至,将一些被屠杀的人的首级,送回西域,沿途展示。
  
  以达到炫耀与震慑的目的。
  
  而效果自然是极佳的!
  
  短瞬之间,匈奴在西域的统治就变得稳固起来。
  
  特别是那些原本不服摄政王李陵的贵族,一下子就服服帖帖,高呼起‘摄政王万岁’来了。
  
  没办法,匈奴人就是这样的。
  
  有奶就是娘,谁能给他们带来胜利,带来好处,谁就是大佬!
  
  他们其实并不在乎什么孪氏。
  
  只在乎自己!
  
  然而……
  
  当这些消息,传进天山北麓的龟兹、尉黎之时。
  
  情况发生了彻底的改变!
  
  因为几乎整个汉室控制下的西域地区的王公贵族,都清楚的记得,大约在半个多月前,那位鹰杨将军大张旗鼓,派出了使者,前去警告匈奴与乌孙,并要求两国在战争中:万请持之以君子之风,行之以先贤之道,以仁义之师而自省,以不重伤、不擒二毛为要!
  
  言尤在耳,郁成城大屠杀的事情就传来了。
  
  而且,匈奴人根本没做掩饰,他们大吹特吹了他们在郁成城的行动。
  
  他们送回示威与炫耀的首级,也证明了他们不仅仅在战场上虐杀了他们的敌人,更在他们的敌人投降后,进行大规模的屠戮、虐杀。
  
  死者,不止有军人、青壮。
  
  更有老人,甚至小孩!
  
  甚至还有匈奴的萨满祭司,残忍的使用了几十名不幸婴孩的尸骨制成祭祀的法器。
  
  于是,立刻所有目光都看向了阳关与玉门之后的汉朝本土,看向了那位屯兵于居延的鹰杨将军!
  
  尉黎、龟兹、楼兰国内的汉家商旅与军人们,首先对此发表了意见。
  
  自然,这些人是不懂什么叫谨慎,更不知何为外交语言。
  
  他们只会口嗨,也只会管自己爽。
  
  才懒得管什么大局不大局呢!
  
  于是,瞬间,整个汉治区,都被这些人的言论占领。
  
  “这些匈奴人可真是胆子肥啊!张蚩尤都敢挑衅!活腻了呢!俺看,王师大军恐怕已经整戈待发,只待将令了!”
  
  “可不是嘛!张蚩尤何等人物啊?当年一介布衣,就敢打丞相之孙,刚拜侍中,就敢和水衡都尉、太仆这样的强权对着来,还将他们踩死了……奉诏出使,结果出使到了匈奴的龙城与圣山,打的匈奴四分五裂!现在这些匈奴人居然敢挑衅蚩尤?俺觉得,张蚩尤怕是要睁开神目,露出三头六臂的真身了!”
  
  类似的言论,瞬间将汉治区的各国王公贵族洗脑。
  
  使得他们对汉军的报复可能,毫不怀疑!
  
  在龟兹,龟兹君臣甚至开始讨论起来若王师征讨匈奴,自己得派多少人,才能彰显诚意?
  
  而这些议论,很快就又出口转内销,传到匈奴控制下的西域各国之中。
  
  顿时,情况立刻反转。
  
  诸国人心惶惶,各国留守贵族一日三惊,连睡觉都不敢合眼,生怕一个不小心,汉朝骑兵就冲杀进来了,而自己却没有准备好投降,结果不小心给宰了。
  
  于是一个个都在家里准备好了全套的汉家衣冠,有条件的甚至还准备好了《春秋》《论语》《尚书》这等自汉室进口的书籍,此外,他们还在自己的领地里,暗中开始排练欢迎王师进入,拯救‘水深火热’的人民与百姓的演练。
  
  新鲜的鸡蛋,当季的水果,还有无数口炉灶都已经就绪。
  
  就等王师进来,就表演一套‘箪食浆壶’,再来一套‘久慕王化之忠臣孝子喜迎王师’的表演。
  
  至于匈奴与汉的战争前景?
  
  几乎没有一个人持乐观态度!
  
  原因很简单,在整个西域,特别是靠近汉治区的诸国都知道,去年的大战,匈奴其实是一败涂地。
  
  连日逐王先贤惮都在战争之中‘受伤不治’,更不止丢掉了龟兹、尉黎,连白龙堆也一并落入汉室控制。
  
  也就是匈奴人自己挽尊说什么‘不胜而胜’,讲什么‘挫败了汉朝进攻’。
  
  实际上,在大多数人看来,匈奴人是连内裤都一起输掉了。
  
  最后的那一战,不过是遮羞布而已。
  
  更何况,如今汉朝换将,坐镇令居的那位,可是只带着几千汉军就能横扫整个漠北,直接导致如今匈奴四分五裂的元凶!
  
  他若出手,必是雷霆万钧!
  
  匈奴人能不能撑住?
  
  几乎没有人对此有信心!
  
  于是,短短数日之间,天山以南的匈奴控制区,一片鸡飞狗跳。
  
  留守危须、焉奢、莎车的匈奴部族们,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只能到处灭火,但局势却越来越混乱。
  
  而在这个时候,一直在令居等候消息的张越,也终于接到了他一直等待的那个消息。
  
  “匈奴破郁成,屠之,流血三日,死者以万计,尸骸暴于野,郁成居民,百无遗一!”看着王莽送来的报告,张越笑了起来:“果然是狗改不了吃翔!”
  
  对于匈奴人会不会在大宛大肆屠杀?
  
  张越一直有着十足的信心!
  
  匈奴人若不搞屠杀,那还是匈奴人,还是夷狄吗?
  
  现在,匈奴人不出所料的进行了大屠杀,这等于将刀子,递在了张越手中。
  
  “将军,可要末将等立刻召集大军?”辛武灵在旁边跃跃欲试。
  
  哪怕是续相如等人,也同样摩拳擦掌,就等张越一手令下了。
  
  别看他们最近做生意做的飞起,赚钱赚到手抽筋。
  
  但是,对一个武将来说,一切都是虚的。
  
  独有军功才是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可以依靠和作为家族底蕴的东西。
  
  钱财,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东西罢了。
  
  况且,他们最近也发现了,与其和匈奴人做买卖,让钱被匈奴人分走一部分,不如自己来卖,赚头更大!
  
  张越看着众人,轻轻一笑,摇头道:“不急,不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