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节 仁义 1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节 仁义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五颜六色的粟米穗,沉甸甸的垂下来,随着秋风翻滚。
  
  五百里居延,已成为一片粟海。
  
  今年春天播下的粟米种子,现在已经接近成熟了。
  
  整个居延,旋即投入到了为秋收准备的战争之中,再没有人有什么心思去关心什么大宛战争了。
  
  哪怕是张越也是如此。
  
  “各部都要投入到粟米的抢收和晾晒、入库工作之中,其他所有事情,都必须让步!”张越端坐于军营之中,对着他的部将们下令:“除了公田,各塞私田、民田的抢收之事,各部也需要尽力提供帮助、协作,不可让一粒粟米,烂在田中!”
  
  “诺!末将等谨受命!”诸将齐齐恭身领命,旋即次第而出,奔向各地。
  
  整个居延汉塞,从此刻开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场名为秋收的战争之中。
  
  哪怕是张越亲领的鹰扬旅也不例外!
  
  没办法,这居延方圆五百里,水系密布,地形复杂,湖泊林立,沼泽遍野。
  
  汉家于此垦田数十万亩,以供给居延汉家二十万军民。
  
  张越接受后,重新规划居延垦田,以水淹十余万亩处于低洼、沼泽区的土地,又组织军民,开垦荒地二十万亩。
  
  使居延之田,达到了骇人的将近万顷!
  
  不过,居延环境特殊,气候特殊,条件特殊。
  
  过去,居延农业,素来走的是粗耕粗放的路子。
  
  什么精耕细作?根本没有这个概念。
  
  倒不是不想,也不是没有这个能力,而是没有这个条件!
  
  居延地广人稀,哪怕经过三十余年的发展,也不过二十万人口!
  
  其中,大部分青壮,都入伍为军人。
  
  在这个地方,在一开始,就是以商君的耕战思想建设起来的。
  
  兵民一体,以战为耕,铸剑为犁,铸犁为剑!走的就是古典的路子。
  
  只是,人口稀少一直桎梏着居延的发展。
  
  也就使得,居延之地,一直走粗耕粗放的路子。
  
  种子播下去后,基本就是看天吃饭。
  
  除草、翻土、捉虫这种事情,很少有人有时间和精力去做,至于施肥那就更是黑科技了。
  
  所以,居延土地肥沃,水力资源丰富,但亩产却连河西四郡的穷乡僻壤都不如。
  
  常年平均亩产不过两石,有时候甚至只得一石。
  
  至于绝收这种事情,也常有发生。
  
  但,自张越接手后,这个情况便一去不复返!
  
  首先是大批先进农具引入,曲辕犁、耧车、水车以及各色铁器,纷纷通过商路来到居延,换走居延本地出产的毛纺、皮料、玉石。
  
  这些工具的引进,使得居延农业开始具备了精耕细作的条件。
  
  其后,随着汉匈协议达成,大批奴婢引进,令得居延的劳动力大大增加。
  
  尤其是公田,现在基本都已经由西域引进的奴婢负责耕作,而汉人只需要充当监工,指导和督促他们劳作。
  
  于是,翻土、捉虫、除草、施肥一条龙上马。
  
  加之张越从空间培育的优良粟种潜力巨大,各项指标都远超旧日的粟种。
  
  于是,自春播而至如今,整个居延的粟米田之中的粟米,都是长势良好,丰收有望。
  
  及至如今,各地汇总的报告,都显示今岁居延粟米的产量将远超预期,极有可能创下一个有史以来最高的数据。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因居延多雨,河流湖泊密集。
  
  所以,秋收的时间是有限的。
  
  往年数据显示,立秋之后,居延就可能陷入一段连绵的阴雨天气。
  
  所以,若不能赶在秋雨之前,将收获归仓,那么一岁辛苦可能都会付之东流。
  
  故而,在粟米将熟之时的如今,张越自也就再顾不得什么大宛匈奴乌孙了。
  
  走出军营,张越立刻就率部,前往居延各地巡视。
  
  自黑城塞向南,一路看去,偌大的居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军营。
  
  汉军将士纷纷卸甲,投入各烽燧、塞堡之间的粟田,而百姓妇孺,则在家里、城中,搭建谷仓,清理旷野,平整土地,以做晾晒场。
  
  数以万计的奴婢,则在军队的监督下,拓宽路面,修葺桥梁、道路。
  
  而居延近万顷粟田,粟苗壮硕,粟穗饱满。
  
  随便从田中,掰下一穗,放在手里轻轻一捻,黑色、黄色、白色的粟米粒便盈满手心。
  
  “起码有四石吧……”张越掂量了一下手里的粟粒,心里已有数。
  
  若居延今秋亩产平均能接近这个数字……
  
  那么,仅仅是所产粟米怕就可以收获两三百万石!
  
  扣除掉基本的口粮与奴婢所食后,还能结余百万石左右。
  
  而且,居延如今,还不止农业有产出。
  
  畜牧业也发展的不错!
  
  原本,居延在李广利时代,便已有规模的畜牧业了。
  
  居延的塞堡之外,广袤的近塞草原里,放牧着十余万头牛羊以及数万匹马。
  
  张越接手后,通过贸易,从西域、匈奴、乌孙购入大批牲畜。
  
  又自李广利手里接下了其从西域所掳的三十余万牲畜。
  
  由之,居延牲畜数量亦逼近百万之数,光是奶酪湩乳之类的产品,每月能有两三千石之多。
  
  而负责放牧这庞大牲畜的,照样是奴婢。
  
  只不过,这些奴婢不是外购,而是历次汉军所俘的匈奴人以及河西属国部族所献,来为天子服务的马奴。
  
  他们说是奴婢,实则地位高于奴婢,相当于雇工。
  
  不止有钱拿,还有生产资料。
  
  张越更许他们可以从每岁繁育的牲畜里,取三分之一,为其私产。
  
  所以,这些人的积极性,远高于张越自西域匈奴、乌孙所引进的奴婢。
  
  而农业与畜牧,两产并举,毫不夸张的说,只要过了今年,居延就可以自给自足,除非必要,否则不需要中枢大量转输钱粮了。
  
  “将军!将军!”忽然,远远的,有一骑疾驰而来,飞奔到张越跟前,就翻身下马,拜道:“将军,左官渠的奴婢反了!”
  
  张越听着,眉头皱起,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左官渠,他知道,乃是距此数十里外,属于甲渠候塞的一条外延边墙,因其边墙之内,有当年路博德所修的左官渠而名之。
  
  其地不算大,大约只有两三千人,属于比较偏僻的地方。
  
  但,当地的奴婢数量却是不少。
  
  起码有个三五千人!
  
  因为,在当地,有一个石炭山,张越便命人在那,建了一个石炭矿,采掘石炭以供给居延各塞燃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