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节 凉州为尊 1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节 凉州为尊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居延的八月,气温渐渐凉爽起来。
  
      秋风吹过田野,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秸秆堆,林立于视野之中。
  
      道路两侧的空地,随处可见晾晒的粟米场。
  
      五颜六色的粟米粒,看的人心花怒放。
  
      驱车而来的人,更是眼睛都看的直了起来。
  
      “居延丰收,看来是真的了!”从车帘缝隙之中,向外看去,朱安世感慨万分。
  
      河西四郡,皆是移民所建。
  
      而且,历史尚短,所以类似内郡那样可以独霸州郡的豪强世家,暂时没有成型。
  
      但同样的,河西新土,有的是机会。
  
      纵然是布衣,只要有手腕有能力有机会,便可以在这里飞速成长。
  
      何况朱安世这样闻名天下的游侠巨头?
  
      三年前,朱安世率长安游侠数百人,迁为居延屯田戍卒,但因为他的名声实在是太大了。
  
      所以,他才抵居延,便立刻迎来无数仰慕者。
  
      登门来拜访他的人,自九原而至居延,络绎不绝。
  
      其中,不乏州郡之中的头面人物,甚至就连贰师将军李广利也对他伸出橄榄枝,想要延聘他为门客。
  
      当然,这些人大部分打的主意,不过是想要拿着他朱安世刷刷名声,当个吉祥物一般罢了。
  
      真正肯用他的没几个。
  
      这一点,朱安世心知肚明,所以对大部分延聘和招揽请求,他都是婉拒。
  
      甚至主动避入山陵,以表明自己没有重操旧业的心志。
  
      而那些凑热闹的人一看朱安世不想再为人黑手套,当狗腿子了,自然大多四散而去对这些人来说,朱安世唯一的价值,大抵就是他在长安给公卿们当过黑手套的光辉履历了。
  
      现在,他不愿再当打手、狗腿子,去做那些脏事,价值自然立刻清零。
  
      当然,也有真心实意,想要延聘他做事的人。
  
      这其中,就有着故武威太守冯珂。
  
      冯珂是关中人,早就已经听说过朱安世的名声,而且清楚他的为人。
  
      所以,三番五次遣使登门拜访,甚至亲自上门游说。
  
      朱安世为其诚意感动,于是应允后者,接受冯珂的举荐,自居延迁武威武成塞,从一个边墙烽燧校尉开始干起。
  
      两年下来,朱安世在武威经营的有声有色。
  
      率众辟田两万余亩,更建起了一条三十多里的渠道,引狐奴水支流西直河以灌武成塞周围数万亩田地。
  
      由之被提拔为武威东部都尉丞,秩比六百石,成为武威郡内有数的头面人物。
  
      唯一可惜的是,当初亲自登门延聘他的武威太守冯珂岁前卒于任上。
  
      朱安世以义子身份,亲自为冯珂扶棺,披麻戴孝,送回关中故里,上个月才返回河西任职。
  
      这也让他错过了,贰师将军与鹰杨将军交接的时间。
  
      以至于没有第一时间登门拜谢。
  
      如今,看着眼前的情景,回忆着当年与那位刚刚入仕的鹰杨将军的约定。
  
      朱安世终是内心忐忑起来。
  
      “也不知张鹰扬会否怪罪于我?”朱安世嘴里轻轻呢喃着,而前方道路一转,黑城塞的轮廓,已是映入眼帘。
  
      朱安世抬眼看过去,却见原本宽敞的大道上,如今车水马龙。
  
      数不清的车马,将整条道路堵的死死的。
  
      数以百计的男子,奔走于道路之间。
  
      更多的人,则负剑而立,围在一辆辆马车之侧。
  
      彼此推诿、咒骂、威胁之声不绝于耳。
  
      而百余名披甲骑士,策马于道路侧,威风凛凛的列队巡逻。
  
      他们手里挥着马鞭,见到有太过分的人,便是一鞭子抽上去,打的后者哇哇大叫,然后老老实实的缩了回去。
  
      正是因为这些骑士的存在,这条被堵的水泄不通的道路,居然没有混乱。
  
      虽然嘈杂了些,然而秩序井然。
  
      朱安世感叹着道:“能让这河西四郡的贵族、官员、豪强,聚于一地而不乱,仅以百骑而约其序,鹰扬之威,不同凡响!”
  
      于是,朱安世掀开车帘,对着护卫在他马车左右的扈从、家臣吩咐:“尔等务必收束个性,不可张扬,不可与人争锋,不然触怒鹰扬,神鬼莫救!”
  
      “诺!”众人纷纷应诺。
  
      哪怕之前有桀骜之心的人,看到眼前的情况,也不敢再跳了前方车马之中,不乏有太守、郡尉之家,然而,就算是这样的两千石人物的家臣,在那些骑士面前,也与车队里的商贾、豪强之家没有区别。
  
      谁不守规矩,就是一鞭子抽过去。
  
      而其主人,竟不敢言语,甚至要唯唯诺诺,向那些骑士致谢。
  
      只是看到这里,众人眼中,远方的黑城塞,已如一尊散发着无边威势,让人不敢直视的神人。
  
      其神三头六臂,额生一目,神光如焰,照遍天地。
  
      “以一人而鞭一州,莫不敢言……吾曾以为,此蚩尤戏中故事,却不料能亲眼目睹……张子重,果为虎狼一般的人物!”一个声音,突兀的从旁边道路传来。
  
      朱安世扭头看过去,却见一个褐衣男子,率众策马而来。
  
      其人年纪约莫三十上下,生着一张粗狂的国字脸,髯须长而粗,口音听上去,仿佛是燕赵一带的。
  
      “尊驾是?”朱安世轻轻将手按在腰间剑柄上,不动声色的出言问道。
  
      “在下九原郡马恢……”那人轻笑着对朱安世微微颔首,有些张狂肆意的问道:“敢问阁下是?”
  
      “嘿!”朱安世轻声一笑:“我原以为是什么英雄人物,竟敢于吾面前,诽谤鹰杨将军,原来不过是九原郡的浪荡子!”
  
      马恢的名声,朱安世素有耳闻。此人乃是九原当地望族马氏之子,而马氏,故九原太守马直之后,其家族从二十年前开始就把持着九原地方的大权,也出过不少校尉、都尉。
  
      但同样的,不成才的废物也不少。
  
      其中,尤以这位马恢最是厉害!
  
      其事迹,哪怕是朱安世在武威都听说了不少。
  
      据说,最近马家又巴结上了那位在九原塞外的龙城的姑衍单于。
  
      借助着那位天子册封的姑衍单于,塞外之王的威势,垄断了整个九原与塞外的商路,特别是毛料贸易之路。
  
      只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