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节 猎人与猎物 1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节 猎人与猎物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深秋已至,大宛草原的早上,霜冻如雪,浓雾如云,伸手不见五指,气温直降到零下,几乎可以呵气成冰。
  
      “汉人的这些毛衣,还真是不错!”乌孙昆莫翁归靡穿上刚刚从国内送来的羊绒内衣与羊毛袍,有些感慨的道:“若我乌孙也能学会如何织造这毛衣就好了……”
  
      “是啊……”在他身旁原安糜也忍不住遐想起来:“若是如此,恐怕仅靠这毛衣贸易,我乌孙子民也能吃饱穿暖!”
  
      随着天气转冷,汉人的毛衣开始大量涌入西域。
  
      并迅速成为西域各国贵族与王室最宝爱的衣服与布料。
  
      一匹毛料,在西域价值已经能和过去最好的丝绸相媲美了。
  
      而若是羊绒所织的毛料,更是价值不菲!
  
      乌孙也通过与汉贸易,进口了许多毛料与毛衣,然后这些汉人所织造的纺织品,迅速风靡乌孙,更通过其国内的补给线,送到了前线,供给王公贵族们穿戴。
  
      现在,乌孙大军之中,甚至有些缴获不错的骑兵,也穿上了这种昂贵的毛衣。
  
      关键的是,这种全新的毛料与过去的丝绸不一样。
  
      丝绸,是汉人的独门绝技。
  
      乌孙人迄今不知,丝绸是用什么东西织出来的?
  
      只是听解忧公主和细君公主偶然说过,貌似是一种汉朝南方的虫子?
  
      只是虫子怎么织布?
  
      且,这种虫子吃什么?
  
      乌孙人一无所知,问那些陪嫁来乌孙的汉人官吏、宫女,也是问不清楚。
  
      只好将这个事情束之高楼。
  
      但这种布料就不一样了!
  
      翁归靡知道,原安糜也知道,甚至大多数乌孙贵族都知道——它们是用羊毛织出来的。
  
      唯一不懂的是——汉人是怎么将羊毛的杂质与腥臭去除,又是如何将这羊毛织成如此细致的纹理的?
  
      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国家出产的羊毛、羊绒,卖去汉朝,变成毛料,然后自己再高价买回来。
  
      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汉朝人,日进斗金,用着这毛料,轻轻松松的收割各国财富。
  
      黄金、白银、珠玉、奴隶、牲畜……西域诸国的财富,向流水一样,源源不断流进汉朝的口袋。
  
      而汉朝人却几乎只进不出。
  
      乌孙人虽然不懂什么经济,但也明白,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
  
      但不能破解这羊毛、羊绒是如何被加工的方法,他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情况继续下去。
  
      “汉朝人不是想娶我国公主吗?”原安糜眼珠子一转,忽然说道:“昆莫,不如,您向汉朝人请求他们将这毛料加工、织造技术作为聘礼之一,以授我国?”
  
      “这……汉朝人会同意吗?”翁归靡怦然心动,却不敢太过奢望。
  
      “同意不同意,试试再说……”原安糜劝道:“反正,哪怕不答应,我国也没有损失!”
  
      “嗯……”翁归靡点点头:“那这个事情,就由格里当你去做!”
  
      “您的意志!”原安糜笑着鞠躬。
  
      “对了……”翁归靡忽然想起一个事情,问道:“康居骑兵,现在到那里了?”
  
      在一个多月前,翁归靡的使者与康居王的使者,在大宛边境相会。
  
      然后,两方使者密切往来,终于在十天后促成了翁归靡与那位康居王的会面。
  
      在会面之中,翁归靡与那康居王‘药奴’(音译)杀白马而盟誓,约为兄弟之邦,约定两国共同协作,对抗匈奴。
  
      于是,康居王承诺,将派出其最精锐的骑兵一万人,来与乌孙汇合。
  
      而两国的目的,都很明确——决不能让匈奴人攻陷贵山城。
  
      因一旦贵山城为匈奴所有,那么匈奴人就可以在这药杀水之畔,葱岭脚下扎下根来。
  
      再想驱逐,几乎不可能。
  
      对康居人来说,这是梦魇。
  
      对乌孙人来说,这几乎是催命魔咒一般的可怕事务——傻子都知道,若匈奴据有大宛最富饶的地区,那么,他们下一步就一定会图谋乌孙人所占据的草原。
  
      然后,他们必然更进一步,图谋乌孙在尹列水的牧场。
  
      毕竟,匈奴人打不过汉朝人。
  
      “回禀昆莫,昨天有康居使者来报,康居骑兵,在其大将‘屠郅’的统帅下,已然于五日前出发,应该能在我军抵达贵山城西部的时候赶到与我军汇合!”原安糜立刻正色答道:“此外,奉昆莫您的命令,我也和精绝王联系上了,并借助精绝王的掩护,派人将您的口信送进了贵山城中……”
  
      “很好!”翁归靡笑了起来:“就让我们给匈奴人一个大大的惊喜吧!”
  
      现在他麾下有着乌孙最精锐的两万骑兵,这样,加上康居人的骑兵,足足有三万精骑。
  
      匈奴主力虽然号称十余万,但其骨干也就那四个万骑与疏勒等国的军队罢了。
  
      在作战兵力上,未必比他多。
  
      加上有心算无心,忽然袭击之下,匈奴人必定阵脚大乱。
  
      哪怕不能击败之,至少也可以解贵山城之围,将战争拖到明年。
  
      等到开春之时,汉朝大兵必然介入!
  
      这是汉朝的那位鹰杨将军的保证——使乌孙能延匈奴数月,则明岁王师必然讨之!
  
      若汉朝大兵加入战场,而且,统帅的还是那位鹰杨将军蚩尤神将!
  
      那么匈奴的败亡,已是注定!
  
      而乌孙届时则可以趁机假汉天子之名全取整个大宛王国,将这个让他们垂涎欲滴的国家并吞。
  
      从而实现自猎骄靡以来的野望——霸葱岭而绝西域!
  
      于是,这位乌孙昆莫心满意足的在奴隶们的搀扶下,坐到椅子上,让人抬着向前走去。
  
      此刻,这浓雾中,密密麻麻的乌孙骑兵在行进着。
  
      他们沿着草原的脉络,逐渐南下,抵近药杀水。
  
      现在,他们距离贵山城只有三百里了。
  
      在翁归靡看来,匈奴人因是绝对想不到,乌孙竟然敢冒着灭国的风险,撕毁两国盟约,首先翻脸!
  
      而那位匈奴统帅所谓的左大将王远,更不过是一个旧日的汉校尉,碌碌无为之辈罢了,根本不足为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