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节 猎人与猎物 2

第一千一百四十八节 猎人与猎物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延和三年秋九月十五,贵山城西北八十里。
  
      经过长达十余日的行军后,乌孙骑兵的先锋终于抵达此地,然后按照命令,在山峡之中隐蔽起来,接应后续兵马。
  
      十六,乌孙昆莫翁归靡亲将其本部抵达。
  
      十七日,康居骑兵数千,在副王屠郅的率领下抵达。
  
      十八、十九,乌孙骑兵主力陆续抵达。
  
      至此,乌孙人在贵山城西北组成了一支拥有至少两万可战骑兵的突击集群。
  
      翁归靡豪情万丈,于是亲自登上山峦,眺望远方的贵山城。
  
      视线之外,山峦的远方,贵山城的轮廓隐隐约约,若隐若现。
  
      眺望着那远方的雄城,翁归靡回头问曾经去过贵山城的原安糜:“格里当,你来说说,这贵山城有何特点?”
  
      “昆莫……”原安糜道:“以臣之见,贵山城在雄壮与规模上,当不下汉之坚城大都!”
  
      他想起了数年前,自己曾以汉天子使者的身份,抵达贵山城时的见闻。
  
      那是一座庞大而坚固的城市,且城市构造,有别于汉城、西域城邦,更与大宛本国的其他要塞,有着明显的差异。
  
      其中,最明显,最让他印象深刻的莫过于,那座雄城独特的防御系统!
  
      “贵山城城高数丈,城周足有二三十里,其城墙以青石筑成,厚而坚固,城墙内侧,分为上下两层,上层列以弓手、步卒,而在下层则开其城墙孔洞,装有类似汉人弩车一类的武器……以匈奴人之能,怕是轻易难以攻下!”原安糜感慨万分的说道:“故而,当年汉贰师将军亲帅汉军精锐数万,围攻数月而不能下!”
  
      “若我是大宛守军,一定不会让匈奴人知道,我在城墙下层,还有射击孔,可以发射重型弩箭的事情!”
  
      翁归靡听着点点头,道:“难怪当年宛王蝉封敢夸口,哪怕贵山守军仅有一万,也能在十万敌军围攻下支撑一年!这确实有些门道!”
  
      “既然,贵山城坚固,那我们不妨再等等,等马力恢复,精力充足,时机成熟,再与匈奴人论高低!”
  
      “您的意志!”原安糜深深鞠躬。
  
      “派出瓯脱骑士吧!”翁归靡下令道:“清扫我军附近三十里,一定不能让匈奴人发现我军抵达的事情!”
  
      “您的意志!”原安糜领命而去。
  
      ……………………………………
  
      贵山城中,如今的情况,已经出现了巨大变化。
  
      在数日前,有人悄悄的趁着夜色,将有援军的消息,投递进城中后。
  
      对宛王银蔡忍无可忍的大宛贵族们,发动了政变,杀进王宫之中,毫不费力的废黜了银蔡,并将其软禁起来。
  
      然后,这些大宛贵族们拥立已故的宛王蝉封之子纤寡为摄政官,同时遥尊远在汉朝长安的质子素银为王。
  
      做完这个事情后,本来一盘散沙,各自为政的大宛贵族们,一下子就找到了主心骨,振作了起来。
  
      他们在其副王牵祭的指挥下,重整了守城力量。
  
      面对匈奴人日益紧迫的攻城态势,牵祭直接使出了举世无敌的金弹神功!
  
      他宣布——凡是愿意上城防御的人,每人每天可以拿到三镑小麦与一镑马肉;所有正规军的军饷,全部翻番,同时他还宣布,任何人,无论是谁,只要能杀死一个敌人,那么就可以到他这里领取一个金币的奖赏!
  
      为了取信于人,这位副王直接将银蔡藏在王宫里的金库搬了出来。
  
      大宛王国数百年来积攒的财富,堆磊如山,数十万枚金币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这立刻振奋了守军,刺激了士气。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于是,就连奴隶也纷纷开始主动报名,愿意参与防御。
  
      整个城市,无论男女老幼都动员起来,参与到各种战争活动之中。
  
      而贵族们,则不遗余力的向每一个居民宣传着城外敌人的恐怖与贪婪、残忍与暴虐。
  
      使得城中居民都确信了——一旦敌人入城,那么所有人,包括奴隶、平民、商人,都将无一幸免!
  
      当然,为了给人们希望,贵族们同时保证,援军已至,只要坚持几天,就能解围。
  
      在这个情况下,贵山城中低落的士气,迅速提升。
  
      整个城市的防御系统,更是立刻高效运作起来。
  
      于是,在当天就给了来势汹汹,欲要登城的疏勒军队一个迎头痛击!
  
      疏勒人在贵山城下,至少丢下一千具尸体,仓皇撤退。
  
      这创造了自围城以来,匈奴攻城部队最大的一次损失!
  
      而李陵,亲眼目睹了疏勒军队败亡的整个过程。
  
      “宛之先,果有遗泽于其子孙也!”李陵看着那忽然在城墙中上部张开的孔洞,以及从其中激射而出,射程多达两百步的重型弩箭,忍不住感慨道:“疏勒人败的不冤!”
  
      “左大将!”李陵对身旁的王远吩咐:“汝去亲自犒赏疏勒人,告诉疏勒王,此番他们立大功了!”
  
      能用疏勒人的生命,换到大宛人的这张底牌,对李陵而言,无疑是超值的。
  
      这样,他的本部精锐就有了防备,不会轻易的落入对方重型弩箭的射程。
  
      “另外……”李陵又道:“告诉砲车都尉,给我继续轰击!”
  
      “诺!”王远领命而去。
  
      李陵则转过身,将视线投向远方。
  
      “瓯脱骑兵派了多少出去了?”李陵问道。
  
      “回禀主公,末将按照您的命令,在西北、西南、东南三个方向,各派出了三百最有经验的瓯脱骑士,命他们沿着药杀水与山脉,向各自方向搜索两百里,一有情况立刻回报!”一个中年将官道:“只是,暂时还未得到回报……”
  
      李陵点点头,想了想,问道:“到现在为止,可有瓯脱骑士未按照正常频率回报情报?!”
  
      匈奴人乃是马背上的民族,本就非常重视搜索区域、侦测敌情,建立警戒线。
  
      早在百年前的冒顿时代,匈奴就在王庭立瓯脱王,以孪鞮氏出任,专责搜索、警戒、驱逐之任务。
  
      等到赵信、卫律、李陵等先后降匈奴,他们又带来了汉家先进的斥候骑兵建设制度与搜索、回报制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