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节 疏勒会战 3

第一千一百六十九节 疏勒会战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深之际,李陵站在油灯前,看着手中的信件。r?a?  ?nw?en?w?w?w?.?r?a?n?w?e?na`c?o?m?
  
      信是汉人斥候用箭射给他派出去的瓯脱骑兵的。
  
      写信人是常惠,李陵看了,也确实是常惠的笔迹。
  
      但内容,却让他徘徊至今。
  
      “吾有遗腹子留世?”李陵皱着眉头,心绪难以安定。
  
      他看着昏暗的灯光,不由得想起了老母、妻儿、兄弟以及父祖。
  
      陇右李氏,曾经的光荣与荣誉,仿佛在他面重现。
  
      一门双将军,祖孙皆名将!
  
      自其祖父李广、李蔡兄弟开始,陇右将门的首领,就是成纪李氏,而成纪李氏最出名的则是飞将军李广。
  
      在他有记忆开始,所见所闻的,皆是乡党父老的尊重与拥戴。
  
      无论是谁,只要见到他,都会说:“那是飞将军的嫡孙,我们陇右人的希冀所在啊!”
  
      于是,他从小就承载着整个李氏甚至陇右将门世家的希望。
  
      而他也没有辜负乡党与宗族的希冀。
  
      十五岁就选为郎官,为天子羽林卫,十八岁就被拜为侍中领建章宫监,成为天子身边的侍卫大臣。
  
      于是在二十岁时,他率八百轻骑深入匈奴腹地数千里而还,天下震惊!
  
      于是拜为骑都尉,天子亲自命丞相与少府,从江夏、下邳为他选拔五千名良家子,交付与他,由他训练。
  
      那时,天下人都在吹捧他。
  
      那时,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未来必可为大汉军方领袖,继承和发扬父祖的伟业!
  
      可惜……
  
      浚稽山一战,丧师败亡,五千江夏健儿,埋骨群山。
  
      随后,他的宗族,包括将他抚养、教育长大的老母,以及从小青梅竹马的发妻及子女妻妾乃至于家臣,皆为汉所诛。
  
      李陵永远记得,当宗族被诛的消息传到他耳中时,他撕心裂肺的哭号了整整三天三夜,直至昏厥。
  
      待到醒来,他便提刀将那个据说被误传是他的降将李绪一刀斩杀。
  
      此后十年,尽管他已重新娶妻生子。
  
      但,他还是经常会梦到成纪老家的故里桑梓,梦见老母爱妻,梦见长安故居门口的桃树与李树。
  
      “难道这就是大人常常与我梦中相见的缘故??”李陵忍不住想了起来。
  
      对他来说,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了。
  
      他有子嗣留于长安!
  
      所以,老母与爱妻才会频频出现于他梦中。
  
      他也才会频频梦见桑梓故里,长安旧居。
  
      只是……
  
      捏着书信,李陵却忍不住怀疑起来。
  
      “常惠会不会是在欺瞒我?”想了想,他就笑了起来:“倒不至于,常惠君子,岂会行此小人之径?!”
  
      常惠、苏武被且侯单于扣押,极尽羞辱与折磨之事,却始终不堕志气,别说是他了,便是匈奴人也敬佩不已。
  
      这样的人物,怎会做小人之事?
  
      何况,他这样做的意义又在那里呢?
  
      单纯的想要扰乱他的思维吗?
  
      李陵摇了摇头。
  
      所以……
  
      “吾果有子嗣留于长安……”李陵激动起来:“吾与妻有后存世!”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虽然,如今他在匈奴已经重新娶妻生子。
  
      但那终究是在匈奴生下的,且是与匈奴女子所出,是没有继承家族事业的资格的。
  
      唯一能代替他,承袭父祖大业,家族荣光的,只有那个孩子!
  
      那个和他一般的遗腹子!
  
      想到这里,李陵就忍不住的流起泪来。
  
      因为他想到自己。
  
      他同样是遗腹子!
  
      乃父李当户,在他出生前就因病早夭,他是母亲一手拉扯抚养长大的。
  
      而现在……
  
      那个可怜的孩子,却连母亲也没有。
  
      一出生,就孤苦伶仃,甚至可能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
  
      说不定,会被人欺负。
  
      说不定,会被人嘲笑。
  
      说不定,会被人指着脊梁骨唾骂。
  
      “我儿!我儿!我可怜的儿啊……”李陵低声抽泣起,抱着头蹲了下来。
  
      片刻之后,他擦去眼泪,重新站了起来。
  
      他目光坚定,神色肃穆,捏着手里的书信,对自己发誓:“此战,必不能败!”
  
      “我必须击退汉军!”
  
      是的!
  
      他必须这样做,也必须如此做!
  
      因为,他必须要让自己变得更加有资格,更加有能力,更加有分量!
  
      不然,汉室刘氏,根本不会正眼看他。
  
      独有让自己表现的举足轻重,让自己变得更加有分量,甚至有威胁。
  
      汉室与刘家的天子,才不敢伤害他的儿子。
  
      早在当初得知宗族被诛的事情后,李陵就已经明白了。
  
      这个世界,弱肉强食。
  
      从来都是窃钩者诛窃国者侯!
  
      所以,李陵知道,此战若败,他的价值和分量就会在长安眼里直线下降。
  
      一旦长安天子知晓他有遗腹子在世,恐怕不会顾及他。
  
      只有此战击退,最好是击败那位鹰杨将军。
  
      长安天子才会对他正眼相待。
  
      才会即使知道他的儿子,也不敢伤害,甚至说不定会以国宾的礼仪相待、照顾。
  
      可是……
  
      该怎样,才能达到目的呢?
  
      李陵拿起油灯,走到帐中悬挂的堪舆前。
  
      这是他刚刚绘制好的疏勒国地图,整个疏勒,地方数百里,在他眼中一览无遗。
  
      看着地图,他的眉头紧紧皱起来,因为他知道,必须选择一个战场。
  
      一个对他有利,对汉军不利的战场。
  
      可是,疏勒之大,却极难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