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七十节 疏勒会战 4

第一千一百七十节 疏勒会战 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张越看着众人,却没有说作战部署,反而问道:“续将军,我军军粮还可以支撑几日?”
  
      “最多只能再支撑三天了……”续相如低头道:“三日后,姑墨等国送来的军粮就将消耗殆尽……”
  
      汉军自出龟兹,一路西行,全军只携带了三日分量的干粮,一路急行,在七天之中,跨越两千里之地,穿越了姑墨、且末、莎车等十余个西域大小国家的国土,直抵此地。
  
      一路上,军需补给,基本全靠当地国家及其贵族、商贾的捐输。
  
      而为了保证速度,通常征粮只征当天军粮,最多将第二天的军粮与草料也准备上。
  
      正是因此,汉军才能完成这不可思议的进军。
  
      自初七日出塞,十四日便抵达疏勒边境。
  
      而代价自然是作战续航能力被削弱到根本无法进行长期作战的地步!
  
      “三天吗?”张越想了想,下令道:“请续将军去通知各国,务必要在两日内再给我军送来至少一万石军粮,不拘乳、麦稻、牲畜!”
  
      “将军去转告各国贵族、商贾:凡能捐输军粮者,皆案太宗‘输粟捐爵’之策而论功,只需捐输军粮一千石或者牛羊一百头,便必得汉之五大夫爵!”
  
      输粟捐爵乃是汉太宗采纳晁错的建议曾实施过的一个政策。
  
      其具体做法就是允许天下商人、地主、贵族、平民,自主运输粮食至长城边塞。
  
      然后,国家根据其输送的粮食数量,给与不同等级的爵位补偿。
  
      如今,张越旧事重提,拿着这个政策出来诱惑西域各国贵族、商贾。
  
      他相信,应该会很有吸引力,至少凑足一万石各类粮食,应该不难!
  
      而一万石粮食,应该够数日作战之需。
  
      这样,再加上原本的存粮,汉军的作战时间可以延长至少十天。
  
      换而言之,张越根本没打算将战争拖过十月。
  
      他要速战速决!
  
      这也是他答应李陵要求的缘故若是常规作战,匈奴十万大军分散在疏勒、莎车甚至大宛境内。
  
      汉军或许能败李陵,但却很难胜之!
  
      而在冷兵器时代的战争,击败敌人,将其击溃,其实远算不上胜利。
  
      具体可以参考楚汉彭城之战。
  
      高帝输的连裤子都当掉了!
  
      甚至差点把自己小命都在里面了,然而,待其脱困,不过数月就又是一条好汉。
  
      原因其实很简单冷兵器时代的军队,没有什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士兵们的作战意志大部分也都很薄弱,打不过就跑。
  
      通常情况下,一次会战,战胜方的斩首能达到敌军总兵力的一成就已经是辉煌胜利了。
  
      毕竟,不是谁都是白起、霍去病。
  
      不打则已,一打就盯着消灭对方有生力量,寻求大迂回、大包围,天天想着将敌军包饺子。
  
      但大部分人没有那个能力,也缺乏那样的野心。
  
      所以,在事实上,彭城之战,项羽赢是赢了。
  
      但汉军主力,也都跑的差不多了。
  
      高帝刘邦回去重新收拢一下溃兵,哗啦啦就又拉起了一支军队。
  
      而游牧民族就更夸张了。
  
      上次乌孙人被李陵按在药杀水摩擦,昆莫狼狈奔逃,勉强捡回一条命。
  
      但是……
  
      乌孙人到底损失了多少?
  
      能有一成吗?
  
      对于游牧民族而言,打不过就跑,从来不丢人。
  
      留下性命,保存性命,是他们天生就会的事情。
  
      在事实上,自卫青霍去病后,汉与匈奴大小会战上千次,汉军赢下了其中起码七成的战斗。
  
      然而,以张越所知,所有战斗的斩首数与斩获加起来,也没有超过霍去病的生涯斩首记录,直到张越去岁击破漠北王庭,才堪堪破了霍去病的记录。
  
      如今,情况也是一般。
  
      面对李陵兵团,汉军击破可以,但想要消灭却是异想天开!
  
      送走续相如,张越命人将制作好的疏勒沙盘抬来。然后他站到沙盘前,召集众将,道:“下面,吾与诸公商议作战之事!”
  
      他看着沙盘上显现的战场,拿着一根特制的指挥棒,指向红河上游,李陵约定之地,对众人道:“此战,我有八字,送与诸公……”
  
      “只打仆从,不碰匈奴!”
  
      众人听着,都不懂张越的意思。
  
      战场上还能选择打谁不打谁?
  
      张越看着众人,解释道:“公等放心,比起吾等,李陵比谁都要宝爱他的本部精锐!”
  
      对张越来说,汉军是他的同袍,是战友。
  
      而对李陵而言,他的本部精锐,是他争权夺利的工具,是实现他野心的依凭。
  
      他怎么舍得让其本部精锐来与汉军硬碰硬呢?
  
      若是那样的话,他岂会提议什么君子之战,还不擒二毛、不重伤?
  
      那不搞笑吗?
  
      在提议的那一刻起,张越就已经笃定,李陵的本部绝对不会在正面战场上直樱汉军锋芒!
  
      打头阵和送死的,一定是他的仆从军和炮灰们!
  
      除非汉军出现败势,不然,李陵的本部就绝不会动。
  
      张越甚至还猜测,就算是其大军战败,仆从军和炮灰们被打的崩溃,李陵的本部主力也不会出动。
  
      因为,李陵现在手里的那几个本部万骑,就像晚清李鸿章手里的北洋舰队一样。
  
      那不是用来对付汉军的!
  
      而是用来镇压异己,打击政敌的。
  
      李鸿章能保船避战,李陵同样可以保兵避战!
  
      说不定,在战场上,一旦出现颓势,第一个跑的就是李陵的本部!
  
      当然了,也不排除李陵脑子坏掉了,非要和汉军死磕。
  
      但那样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张越看着众人,道:“诸公,请务必牢记,此战,从李少卿约战之时,就已非寻常意义上的战争了……”
  
      “这不是一场为了争夺地方,消灭敌人的战争,甚至不是一场通常意义上的军事活动!”
  
      “无论是对我军,还是对匈奴,都是如此!”
  
      “这是一场基于正治,而非军事的战争!”
  
      “从一开始,就是如此!”张越指着自己的脑子说道:“所以,公等请放下军人的思维,改以官员、朝臣的思维,考虑此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