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节 鹰扬 2

第一千一百七十七节 鹰扬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汉军骑兵一动,正在前进的大宛军队立刻就开始紧张起来。
  
      虽然说,他们知道,他们的长矛方阵,是骑兵的天然克星!
  
      他们像虔诚的狂信徒一样,疯狂迷信自己的长矛!
  
      特别是那些雇佣兵们!
  
      他们是底比斯人!
  
      亚历山大所摧毁的底比斯!
  
      那位伟大的征服者,毁灭了底比斯后,将所有底比斯人,统统变成奴隶,然后带着这些奴隶,踏上了那场伟大的东征。
  
      亚历山大死后,趁着他的帝国的混乱,底比斯人获得了自由。
  
      然后,他们从此开始为金币而战。
  
      他们的祖先曾在征服者塞琉古麾下效命,也曾给大流士三世卖命,然后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分散到各地。
  
      留在东方的这支,就成为了现在这些雇佣兵。
  
      本来,这些雇佣兵是不可能被银蔡所雇佣的,但三十年前,随着巴克特里亚王国的覆灭,他们失去了在东方的根据地,只能四处流浪。
  
      给奄蔡人、康居人甚至是塞人卖命,以此换取金币与酬劳,最终与其说是银蔡找到了他们,不如说是他们找到了银蔡。
  
      而在东方的他们,自然也开始慢慢的变成了一个混血族群。
  
      时至今日,他们的面貌与肤色,已经和他们的祖先完全不同了。
  
      这从他们的外貌就能看出来,金发碧眼有之,黑发褐目有之,深鼻褐目有之。
  
      看上去就像一个大杂烩。
  
      只是,肤色与面貌虽然改变了。
  
      但,他们对军团的信心,始终不变!
  
      “记住高加米拉!”领头的首领,举着手里的圆盾,大声吼着,鼓舞士气:“骑兵,永远只会是我们手中长矛的牺牲品!”
  
      “永恒的太阳,永远庇护着我们!”
  
      “无论前方的敌人,有多少军队?不管他们有多少战象!”
  
      “阿波罗之子的长矛,必将穿透他们!”
  
      这时,天空中的乌云忽然散去,阳光从缝隙之中直射下来,落在了前进的军团身上。
  
      他们的盾牌,变得耀眼无比,他们的长矛,闪烁着光芒。
  
      于是,无数人欢呼起来:“伟大的阿波罗,您是永恒的太阳!您是光,您是秩序,您是庇护者,您也是裁决者!”
  
      就连其他大宛人,见到此情此景,也忍不住兴奋起来。
  
      甚至有人跪下来,向那太阳祈祷。
  
      祈祷那位传说中的神明显圣,赐予他们力量,并庇护他们!
  
      由之,将近六千的大宛军阵,一下子就变得严整而有序,他们的战斗意志与士气疯狂上涨。
  
      然而,那些奉命在左右两侧遮蔽的蒲类骑兵们的神色,却变得古怪起来。
  
      “这些大宛奴隶疯了吗?”蒲类后国的国王阿穆皱着眉头,骑在马上,摇着头道:“他们难道不知道,他们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人吗?”
  
      “那可是汉朝人!而且是汉朝军队中的精锐,蚩尤将军统帅的骑兵!”
  
      汉朝骑兵,有多么可怕?
  
      蒲类人一清二楚。
  
      他们跟随着自己的匈奴主子,参与过数之不尽的战斗。
  
      而每一次,无论是胜还是败,蒲类人都心惊胆战。
  
      汉朝骑兵的英姿与无畏,令他们震惊、恐惧、害怕。
  
      要不是手上沾了太多汉朝人的血,阿穆此刻早已经冲上去,跪到汉朝马蹄前,亲吻他们脚下的泥土,痛哭流涕的请求投降了!
  
      没办法,在阿姆的认知里,汉朝人是不可战胜的!
  
      哪怕是他们的主子,匈奴的精锐,想要对付六千精锐汉骑,不投入三万以上骑兵是不可能占到优势的。
  
      一汉当五胡,乃是当今世界的共同认知!
  
      是以,阿姆知道,就凭现在他的这点兵力和那六千大宛兵。
  
      撞到汉朝精骑手里,根本讨不了好!
  
      但,没有办法,主子的严令,他无法拒绝。
  
      蒲类后国,只是一个小国。
  
      与他的亲戚车师、楼兰这样人口数万,甚至接近十万的大国,根本无法相比。
  
      蒲类后国的总人口,也就不到一万。
  
      这次他带了五百骑兵跟着匈奴人西征,已经是全国总兵力的七成了。
  
      相当于倾巢而出。
  
      而他的表兄,蒲类前国的国王穆尼相对要好一些,蒲类前国有差不多一万五千的人口,所以能拉出九百多的骑兵。
  
      剩下的几个蒲类国家,则比他还要惨。
  
      总人口三千、五千不等,能拉出来的兵马就那么两三百。
  
      如此孱弱的国力与兵力,自然让他们在面对匈奴时,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于是,只能硬着头皮出战。
  
      只能寄希望,汉朝人要留力气对付匈奴骑兵和其他西域联军,不会对他们赶尽杀绝。
  
      不然的话……
  
      阿姆看着那前方,已经列阵完成的汉朝骑兵。
  
      他们的战马,高大而神俊,他们的衣甲,鲜艳而威武,他们的身姿,伟岸而强大!
  
      而这仅仅是表象!
  
      阿姆清楚,当这些汉朝骑兵发动之时。
  
      会如山崩顷大地,犹如洪水漫山野。
  
      在天山会战、余吾水会战之时,阿姆就亲眼目睹过,无数次的汉骑冲锋。
  
      那些举着长戟的重骑兵,轰隆隆的催动着战马,踏着风雷而动。
  
      所过之处,只有满地断肢残骸与破碎绝望的军阵。
  
      唯一能阻滞他们的,只有人海。
  
      只能靠着不断的派兵迟滞和阻碍这些重骑兵,将他们的马力与体力耗尽,最终用数倍的兵力围杀,才有机会消灭。
  
      只是……
  
      阿姆抬眼看着,仔细观察。
  
      他发现,眼前的汉骑,不是他见过的重骑兵。
  
      他们没有拿着恐怖的重戟……
  
      也就是说,不是重骑兵?
  
      不是重骑兵?
  
      那汉朝的重骑兵去那里了?
  
      仔细想想,阿姆下意识的点点头:“也对,汉朝的重骑兵行动不便,不可能跟上来……”
  
      既然不是重骑兵……
  
      也没有看到他们的玄甲……
  
      那么,换而言之,是不是有机会呢?
  
      阿穆忽然振奋起来。
  
      就要下令,催促自己的兵马跟上。
  
      忽然,他听到了一声鼓响。
  
      咚!
  
      然后,一声又一声战鼓从远方传来。
  
      咚咚咚!
  
      牛皮战鼓沉闷的响声,传遍天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