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节 鹰扬 3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节 鹰扬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汉军骑兵很快就给出了答案!
  
  距敌大约七十步左右的时候,李陵看到了,那些奔驰而来,在高速运动中的汉朝骑兵,忽然将手伸向后背,然后,拿下背后的角弓。
  
  在急速运动中,他们统一弯弓搭箭。
  
  “风!大风!”三千人同声呼喝,借着这呼喝声达成了统一协调。
  
  嗡!三千把角弓同时震动,经过重新设计的骑兵用箭立刻从弓弦上射出。
  
  整个世界在这刹那阴暗了下来。
  
  当面的大宛长矛兵,只看到了一簇箭雨从天而降,然后,他们就纷纷栽倒在地。
  
  砰砰砰!
  
  密集的箭雨像雨点般从半空中直接扎进了大宛军阵的前排,越过了那看似坚不可摧的盾墙,也越过了那如林一般的长矛森林,扎在脆弱的人体上。
  
  巨大的动能随之将人群扎翻。
  
  原本坚固的盾牌前排,立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漏洞!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训练有素的汉军骑兵,曾经在日常训练中,无数次模拟过如何应对类似的敌阵。
  
  在敌军盾墙出现豁口的刹那,汉军骑兵们立刻平持弓箭,弯弓上弦。
  
  无数次训练的结果,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他们的箭,像长了眼睛一般,准确的从一个个豁口穿透进去。
  
  “啊……”正打算替补上前,堵住豁口的大宛兵立刻就被射成了马蜂窝。
  
  但灾难还在继续。
  
  汉军骑兵的阵型忽然散开,一排又一排的骑兵,在高速运动中迅速完成弯弓、瞄准、射击、转向。
  
  他们像天女散花般,迅速散开,让开道路,方便后排的骑士完成射击。
  
  而前排的骑兵们则立刻按照战术要求在另一侧完成集结、列队,并再次开弓。
  
  整个过程中,大宛人的军阵,就像他们训练中的移动靶一般。
  
  毫无还手之力,毫无应变之能。
  
  仿佛木偶一样,就如稻草人一般。
  
  这使得汉军的骑兵的弓箭准确率,近乎保持了训练时的水平。
  
  三千人轮番射击,不过两分钟,就将大宛军阵的前排,射成一片狼藉!
  
  短短两分钟内,至少有五百名大宛士兵,死于汉军骑兵的弓箭,伤者不计其数!
  
  而汉军才射完四轮。
  
  一万两千支箭,平均每四十五枝箭杀死一个敌人。
  
  看上去似乎效率很低,但实则,无论是现在还是后世,这个成绩都可以称得上恐怖!
  
  更何况,他们射伤的倍于毙杀的敌人。
  
  而在战场上,其实,伤敌比杀敌更重要!
  
  因为死人不会嚎叫,不会说话,不会求饶,但活人会!
  
  瞬间,整个大宛阵列前排,就变成一个鬼哭狼嚎的地狱。
  
  数以百计的伤兵,在地上打着滚。
  
  其中甚至有上百名雇佣兵,凄惨的嚎叫着。
  
  他们虽然穿着青铜甲胄,这让他们保住了性命,但他们运气太差,汉军的箭矢命中了他们缺乏防护的大腿、胳膊甚至下体。
  
  而那些没有青铜甲胄防护的倒霉蛋就更惨了。
  
  甚至有人身中了十几支箭,强劲的箭矢将他钉在地上,射穿了他的骨骼与肌肉甚至内脏。
  
  鲜血流满了周围的土地,他的长矛与圆盾早被丢在一旁。
  
  “救救我!救救我!”可怜的家伙,用着母语求饶:“伟大的宙斯啊,伟大的阿波罗,奥斯匹林的诸神,求你们救救我,我还不想死!我家里还有妻子、女儿在等我回去!”
  
  然而,没有什么人理会他。
  
  因为,有限的资源,必须用在救治那些更有价值的目标上譬如贵族。
  
  更因为,远方,汉军骑兵在短暂的修整后,再次运动起来,他们似乎打算围绕着大宛方阵,用大宛人的生命与鲜血来表演他们精湛的骑术、箭术以及完美的战术。
  
  大宛人的指挥官,看着这一切,怒目圆睁,他愤怒的咆哮起来:“骑兵呢!我们的骑兵呢!”
  
  事实上,直到此刻,奉命掩护他们的蒲类骑兵方才反应过来。
  
  “这……这…………这……”阿穆张大了嘴巴:“汉朝骑兵人人能在马上开弓?!”
  
  他满脸的不可思议,随即心底浮现起无穷的恐惧。
  
  无论是匈奴也好,西域也罢。
  
  能于高速奔驰的战马身上完成开弓射箭,并准确命中敌人的骑士,都是绝对的英雄,必然是受人尊崇的领袖!
  
  匈奴人号为射雕者,历来人数稀少,一个数百人甚至上千人的部族也未必能产生一个。
  
  但现在,在他眼前,汉朝的射雕者,像大白菜一样成批出现。
  
  而且一出现就是足足三千!
  
  三千射雕者,这意味着什么?
  
  阿穆很清楚!
  
  射雕者,不仅仅射术高超,更是斗战无敌的勇士!
  
  等闲三五人,根本不是这些可怕的骑士的对手。
  
  不止如此,他们每一个都身经百战,经验丰富,善于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
  
  当初,匈奴的老上大单于,就有一支由五百射雕者组成的精骑。
  
  依仗着这支精锐的王牌,匈奴骑兵横扫天下,鞭笞世界。
  
  “这还怎么打?!”阿穆绝望的闭上眼睛。
  
  可惜,这由不得他自己决定。
  
  身后,匈奴大营方向,传来了阵阵苍凉的号角声。
  
  “呜……呜……呜呜……呜呜……”声音一长两短,正是摄政王催促进军的命令。
  
  而他在匈奴人面前没得选择。
  
  阿姆知道,只要他敢不从令,那么,匈奴人绝对会将他与他的王国,从这个世界上抹去,而且是以最残忍最痛苦的方式抹去。
  
  所有男人,都会死,所有女人都会被抓去当成生育工具,供匈奴的奴隶们播种。
  
  至于孩子?
  
  甚至可能会被作为匈奴人献祭的祭品。
  
  没有办法!
  
  阿姆只好举起手里的流星锤,痛苦的大喊一声:“蒲类的勇士啊,跟着我冲!”
  
  于是,来自蒲类诸国的三千多骑兵,哗啦啦的列着稀稀疏疏的阵型,冲向汉军。
  
  他们将用自己的性命,给大宛的步兵们争取时间与空间。
  
  争取到足够那些长矛兵接近汉骑的空间,争取到他们重新整队的时间!
  
  这是在战前,匈奴主子给他们的任务。
  
  只不过,那时候,匈奴人的命令是若汉骑将要冲破大宛军阵,尔等立刻掩杀上前。
  
  如今,汉骑根本没有近身,就将大宛人射了个七零八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