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八十节 和谈

第一千一百八十节 和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陵的使者尚未出发,前方战场的战斗就已经停止了。
  
      数以千计的大宛人,放下了武器,跪在汉军骑兵面前,以额贴地,瑟瑟发抖的祈请着这些可怕的骑兵不要杀死他们。
  
      甚至有不少蒲类骑兵,因为来不及逃跑,也跟着跪在地上。
  
      汉军骑兵已经拿着马刀,穿梭在其中。
  
      只有不到一千多的蒲类骑兵与数百名大宛溃兵,狼狈不已的逃回了匈奴大阵,然后就和死人一样摊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
  
      西域各国的君王们,见到此情此景,心中的小算盘疯狂拨动了起来。
  
      但乌孙的小昆莫泥靡心里面的小算盘,比这些人拨的更快!
  
      “汉人竟强大如斯!”泥靡看着前方战场,内心的惊惧指数疯狂上升。
  
      他甚至在心中起过回国后立刻联系匈奴,两国重启盟约,共同对抗汉朝的想法。
  
      但这个想法,只存在了不过一秒钟,就被他彻底的掐灭!
  
      因为……
  
      在这个世界上,假如一个国家比其他国家要弱小,那么就必然要挨打,要受欺压。
  
      若其比其他国家强大,则必然会引起其他国家的警惕甚至是联合对抗。
  
      但……
  
      若其强大到其他国家加起来也不是对手的时候。
  
      那么,等待这个国家的只有其大军所过之处,民尽箪食壶浆,其意志所及之处,天下归心!
  
      哪怕拿包洗衣粉当成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会有数不清的狗腿子帮其洗地。
  
      即使其祖上,恶贯满盈,做尽一切人间恶事,也会被人当成世界灯塔,全球希望。
  
      没办法!
  
      打不过,就只能跪下来跪舔!
  
      不然,难道跳起来去吸引仇恨吗?
  
      所以,泥靡立刻就跑到汉军阵中,带着礼物,求见张越。
  
      一见面,他就执外臣之礼,恭拜道:“外臣乌孙泥靡,恭贺上国战胜凶顽!”
  
      然后,就噼里啪啦的一顿马屁送上。
  
      将今日之战形容成为正义战胜邪恶,真理击败异端的伟大胜利。
  
      更将张越与他的战士们的壮举比喻成为西域的救世主,万国的解放者。
  
      马屁拍完,泥靡适时的跪地叩首:“外臣诚惶诚恐,愿请将军怜悯,向伟大的圣天子求情,许下嫁一位大汉公主为夫人!”
  
      为了显得自己求娶帝国公主的决心,并彰显诚意,这位乌孙小昆莫毫不犹豫的开出了他的条件:“若蒙不弃,外臣情愿立公主为左夫人,并以左夫人所出之子为世子,更愿以良马五千匹、黄金五千金为聘,并请天子遣太傅、丞相为佐!”
  
      这就是要无条件的向汉室靠拢。
  
      甚至不惜破坏乌孙人长久以来的传统,不惜主动邀请汉家官吏介入乌孙内政。
  
      这几乎就相当于泥靡承诺若汉愿下嫁公主,那么将来乌孙王国的内政外交甚至军事就愿意接受大汉帝国的指导!
  
      这诚意不可谓不足!
  
      便是张越都忍不住用赞赏的眼光看了一眼这位乌孙小昆莫,对他的觉悟非常欣赏!
  
      反正,老刘家别的不多,公主帝姬要多少有多少!
  
      而且,张越真心觉得,刘家的帝姬恐怕都会喜欢这种差事。
  
      在长安,她们不过是金丝雀。
  
      出了玉门关,就是坐地虎。
  
      但……
  
      若就这么答应泥靡,张越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于是,他想了想,对泥靡道:“若小昆莫能允诺,未来在乌孙国中,以汉五铢钱为唯一法定货币,并废弃乌孙旧有文字,改以汉字小篡、隶书为乌孙国家文字,此事,本将便应允下来!”
  
      嗯,货币与文字,是直接和金融、经济、文化挂钩的。
  
      只要泥靡答应下来,那么别说嫁一个公主了。
  
      便是嫁十个,张越都肯答应!
  
      泥靡想了想,只是稍稍犹豫便拜道:“外臣仰慕中国久矣,若蒙天子不弃,许乌孙行汉钱、汉文,外臣焉有拒绝之理?!”
  
      在他想来,这只是细枝末节的事情。
  
      乌孙是没有货币这种东西的。
  
      乌孙人的大部分内部贸易,都停留在以物易物的阶段。
  
      只有在对外时,才会用到黄金什么的作为结算。
  
      因此,乌孙国内本就没有什么铸币业,更不存在金融这种东西。
  
      所以,立汉五铢钱为法定货币,在泥靡看来没有什么大问题。
  
      甚至可能还有便利这已知世界之中,谁不知道,除了金银制品,最为人接受和认可的就是汉人铸造的五铢钱?
  
      所以乌孙以汉五铢钱为法定货币,在泥靡看来,乌孙是赚了的。
  
      因为,从此以后,乌孙就可以和汉室绑定在一起了。
  
      至于文字?
  
      那就更无所谓了!
  
      乌孙现在能识字的,有资格受教育的,都是贵族。
  
      而贵族们自然是学汉字、背诵汉朝经典。
  
      难不成乌孙人还能去学精绝人的楔形文字或者大宛人的字母文字?
  
      乌孙可还没有堕落到那个地步!
  
      张越见泥靡答应下来,整个人立刻就笑了起来,走上前去,扶起这位乌孙小昆莫:“乌孙能有昆莫这般识大体的世子,乌孙社稷必当千秋!”
  
      ……………………………………
  
      一个时辰后,匈奴使者持着代表求和的节旄,来到了张越面前。
  
      来者正是多次来往居延的呼衍冥。
  
      只是,这位匈奴使者,如今再也没有了过去的心气,他整个人都是一副灰暗的神色,在张越等汉军将帅面前,更是瑟瑟发抖,战战兢兢,哆哆嗦嗦,以至于连话都有些说不利索,态度更是卑微到尘土之中,直接以外臣之礼,跪在张越面前磕头拜道:“奉我主单于之命,匈奴使者呼衍冥,再拜汉鹰杨将军英候张公:将军文韬武略,当世无双,匈奴上下敬服不已,愿请将军暂息雷霆之怒……”
  
      听着呼衍冥断断续续的将其使命说完,张越与他麾下诸将相视一笑。
  
      所有人都知道战争结束了!
  
      因为,匈奴人认输了。
  
      自汉匈交往以来,从平城之战算起,迄今已经一百零六年。
  
      若是赵将李牧与匈奴交兵算起,也起码有百五十年了。
  
      一百五十年来,匈奴人第一次正式低头认输,承认战败,并愿意接受一切惩罚,只求汉军停止进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