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节 月氏王哭汉庭 1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节 月氏王哭汉庭 1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已是初夏,又到了柳絮飘飘的季节。
  
      因去年疏勒之战的缘故,横门成为了长安城最繁华、人流与车流最多的城门。
  
      自开春以来,每天天一亮,城门口便水泄不通。
  
      来自天下郡国以及西域四夷的商旅,纷至沓来。
  
      他们带着各地的特产与世界的财富,往来于此。
  
      这也让屯守此地的汉军士兵们的脾气日益暴躁起来。
  
      汉家商旅还好,递上些‘凉茶钱’,请这些大爷消消火,也就不会刁难了。
  
      但四夷来的商旅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便是想和汉家商贾一般,找机会递‘凉茶钱’也是不可能。
  
      因为,汉商们早就联合起来,打点了整个京兆尹和卫尉有司,于是,城门卫兵们在面对夷商时就格外严格了。
  
      动辄便要检查其货物,看看有没有携带违禁品,甚至有时候还有那大司农的官吏抽查夷商们的车船税缴纳情况。
  
      一旦发现不对,动辄就要查扣货物,甚至抓捕商贾。
  
      运气不好的话,夷商们连命都得搭在长安城的监狱里。
  
      尽管如此,但,来长安的夷商依然是前仆后继,络绎不绝。
  
      没办法,来一次长安,只要能够进去,将手里的货物出手,再购到汉朝商品回国,这一来一回,纯利润少说也是三五十倍!
  
      如此巨大的利润,别说冒险了,便是叫让将脑袋栓在裤腰带上,也是有无数人肯干的。
  
      由之,长安游侠们,在横门外开拓了一个新产业夷商代办。
  
      担保、协助通关、兑换货币,货物售卖、买入,他们一条龙包办。
  
      当然,得给些辛苦费了。
  
      这反过来,又使得横门变得格外难进出。
  
      以至于长安城的居民甚至官吏,就算有事北出,也不走横门了。
  
      他们宁肯绕上一两个时辰,也不来此。
  
      这也使得横城门在长安城人口中被称为胡门,临近横城门的横门大道被称为胡人街。
  
      士大夫们没有事情,是决计不会靠近这附近的。
  
      但游侠们却爱死了这里,为了争夺地盘,为了把持生意,每天横门内外的小巷与护城河里都能发现十几具来历不明的尸体。
  
      搞得京兆尹不得不派出大量官吏,入驻横门大道,维持治安。
  
      但,城外的事情,他们就爱莫能助了。
  
      这也使得横门外,成为了长安百姓闻之变色的混乱地带。
  
      这日正值正午时分,烈日灼烧大地,气温飙升到三十度以上,哪怕是横城门,也变得冷清起来。
  
      把守城门的卫兵,早已经坐到了长安城内豪强商贾们为他们出资修建的凉棚中,摇着蒲扇,喝着别人孝敬来的冰镇凉水,吃着如今市价高达百钱的井水西瓜。
  
      军官们甚至能尝到冰鉴里拿出来的冰镇酸梅汤。
  
      而在城门外,游侠儿就没有这么好命了。
  
      他们只能蹲在自己搭建起来的简易木棚中,眼巴巴的看着城门口那些端坐在凉棚、凉亭里,吃着西瓜,喝着酸梅汤的军人,眼中满是羡慕。
  
      “俺要是当兵就好了……”秦二流着哈喇子,看着那城门口被士兵们丢弃的西瓜皮,羡慕万分:“哪怕不能在鹰杨将军手下为兵,就是能在这长安城看城门,这辈子也值了!”
  
      “秦二,汝发梦呢!”伙伴们听着,立刻就笑了起来:“汝连七尺都不足,军爷们那里肯要你?!”
  
      “俺听说,今年关中募兵的标准,北军六校尉,身高要求已经到七尺三寸了,至于鹰扬旅,传说其不止要求至少七尺三寸,更要求能骑马,会开弓……”有人说道。
  
      “啊……”秦二闻言,垂头丧气的道:“去岁北军征兵,不还是只要七尺就行了吗?”
  
      “去岁是去岁!今年是今年!”秦二的老大,同时也是他长兄秦大郎走进木屋里,沉声道:“今年便是身高达标了,也有许多人被黩落!”
  
      “俺们同闾的王家三郎,这次就没选上北军,只能去京辅都尉为兵,过几个月,恐怕你们就能在长安城城门口看到他了!”
  
      “啊……”秦二目瞪口呆:“王三郎都选不上北军吗?!”
  
      其他人也都是一脸震撼!
  
      因那王三郎,是他们闾里有名的壮士!
  
      年不过十八,便已身高七尺四寸有余,勇武无双,等闲三五人休想近其身。
  
      闾里内外都以为,王三郎这次选北军应该是十拿九稳了。
  
      哪成想,这等壮士都选不上北军!
  
      “嘿!”秦大郎嘿然道:“今年选北军,可不止是要勇武了!娘的!北军今年居然还要考识字,要能读写至少五百个字!”
  
      “这他们是选军士,还是选当官的啊?”秦二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起来:“这关中哪有这许多既能识字,又符合他们标准的壮士啊?!”
  
      “关中没有,但天下有啊……”秦大郎悠悠的道:“去岁鹰扬旅败西匈奴于疏勒,西匈奴献土纳款以降,六千鹰扬骑兵,人人都发了大财!”
  
      “然后,国家开发西域,天子诏命北军六校尉轮换往西域都护府用事……”
  
      “天下豪杰闻之,无不疯狂!”
  
      “俺听说,这次连交趾都有豪杰应募而来……”
  
      众人听着都是叹息起来。
  
      “这可如何是好啊……”秦二更是忍不住叹道:“大兄,咱们家的大郎,再过几年就要十八呢!”
  
      秦大郎点点头,脸上露出郑重之色。
  
      他们兄弟与闾里的同族,每日顶着烈日,辛辛苦苦在此奔波忙碌,甚至不惜将脑袋拴在裤腰带上与人斗勇争狠,为的不就是希望能赚到更多钱,将自己的子嗣培养成人,让他们能入募汉军,成为鹰扬骑士,至不济也要进入北军。
  
      如此,便能有机会光宗耀祖,摆脱这世世代代都要给人当刀子使的命运!
  
      但……
  
      如今,天下豪杰纷纷来争。
  
      这压力一下子就暴增了起来。
  
      “俺想好了!”秦大郎沉声道:“过几日,便托人去将俺家大郎送去城外的王公门下,请王公教其识字读书……”
  
      “这读书识字,可是要许多钱当束的啊!”秦二惊道。
  
      如今,关中地界,想送子弟进学,可不比往年了。
  
      因为,天子已经开始诏下京兆伊、左冯翊、右扶风,从今年开始,关中官吏,除荫举、察举外皆以考举取之。
  
      所以,关中私塾也好,蒙学也罢,束钱暴涨十数倍。
  
      而且,逢年过节,还得给老师孝敬,不然就可能会被人指责不敬师长,名声受累,甚至可能会被开革出门庭,终生蒙羞。
  
      然而即使如此,关中百姓不分贵贱,依然前仆后继的想方设法的想要将子孙送去进学。
  
      但,名士高人收门徒弟子,极为严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