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节 月氏王哭汉庭 4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节 月氏王哭汉庭 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月氏王阙之那走在威严的汉宫之中,在大鸿胪派来的礼官引领下,步步踏上玉堂殿前的台阶。  w?w?w?.??
  
      “王请在此稍等……”待他登上宫阙前的平台,有礼官上前道:“待天子命至,方可入殿面圣!”
  
      阕之那点点头,然后转过身去,看着这眼前的壮丽景色。
  
      汉宫十八阙,长安七十二闾,尽在眼底。
  
      “汉……不愧是世界第一强国!”他感慨着:“若当年,先王能应允汉使之请,那该多好啊!”
  
      可惜,事已至此,无法改变。
  
      便是他这个月氏王,也只能跋涉万里,来这长安,卑躬屈膝,哀求汉人出兵,助自己夺回政权,夺回被翕候们篡逆的权力与人民。
  
      至于,汉人帮他拿回那一切后,未来会是如何。
  
      他已管不了这么多了。
  
      在薄知城,被软禁在王宫,架空为傀儡的日子,他再也不愿意过了。
  
      况且,汉距薄知,何止万里?
  
      汉兵再强,终归也是要回家的。
  
      大不了,届时多花点钱好了。
  
      就当请了一次昂贵的雇佣兵!
  
      在平台上,等了大约一刻钟,便有官员来到阕之那面前,以礼拜道:“王,天子有命,请王入觐!”
  
      于是,便有人上前,为阕之那整理衣冠、绶带。
  
      直到,那官员认为没有瑕疵,他们才簇拥着阕之那,走向那金碧辉煌的殿堂。
  
      “月氏王来朝天子!”有戴着高冠的官员,高声宣礼。
  
      同时,在玉堂殿后,一声编钟奏响。
  
      数十位郎中,齐声吟诵起了古老的《有客》之歌。
  
      “有客有客,亦白其马。有萋有且,敦琢其旅。有客宿宿,有客信信……”
  
      一排排武士,持戟而立,分为两侧。
  
      玄甲、重戟、猛士,扑面而来的肃杀之气,让阕之那感觉有些发毛。
  
      而更让他发毛的,则是这殿中,那些看着他的眼神。
  
      好奇、惊疑、不解……
  
      仇视、愤恨、厌弃……
  
      数不清的眼神,带着种种情绪,像箭一样射来。
  
      好在,阕之那禅定功夫良好,才没有露怯。
  
      让他得以顺利的走过这枪戟林立的殿堂,来到空旷的大殿正中。
  
      “月氏王,跪朝天子!”有人立于殿堂之上,高高的高台上的台阶上,用着一种抑扬顿挫的声调高声教导着他。
  
      阕之那于是立刻就按照这些天来学到的汉人礼仪,长身趋前,然后膜拜于地上,大礼参拜,再拜,顿首,方以生硬的雅语说道:“臣,月氏王,恭问天皇帝陛下安!吾皇万寿无疆!”
  
      “朕躬安!”高高的御榻上,传来一个苍老的男声:“月氏王请起!”
  
      阕之那于是按照被教过的程序,以额贴地,磕头拜道:“天皇帝陛下前,臣不敢起!”
  
      “朕准王起!”那御座上的人笑了起来:“宗正卿,请为王赐座!”
  
      便有汉官出列领命,然后躬身趋前,来到阕之那面前,将之领到一个准备好的座位上。
  
      这时,有人忽然起身出列,道:“陛下,今月氏王万里来朝,不知月氏王除献其先祖之器外,可还有其他珍宝朝贡?”
  
      在汉室,诸侯、列侯朝天子,都是需要将封国产出的三成,作为奉献的。
  
      同理,四夷藩国也是如此。
  
      这是宗周朝贡体系的根本。
  
      只不过,当年太宗时,废了国内诸侯的奉献之制。
  
      而域外诸国,当时的汉室,干涉不到,所以此制就成为了空文。
  
      但现在这个古老的制度,有人将这个东西擦了擦灰尘,从故纸堆里重新翻了出来。
  
      要说不是针对月氏王,别人都不会信!
  
      若换了其他人,此刻恐怕已经有些慌神了。
  
      没办法,现在,谁都知道,月氏王来朝,只带了十余随从,三辆马车两辆牛车而已。
  
      便是其上载满珍宝,价值也不过千万。
  
      何况,车上根本没有什么太多箱子。
  
      但,阕之那不是一般人。
  
      他是月氏国中有数的上师,还能在翕候们监视下,活蹦乱跳活到今天,岂是等闲人物?
  
      况且,他已经做过功课了。
  
      在大鸿胪官邸之中,请教了许多人。
  
      更托那位游侠,替他搜集了许多汉朝典故。
  
      是以,他闻言只是开始时乱了一下,很快就镇定下来。
  
      然后,这位月氏王便忽然起身,来到殿中,流着眼泪拜道:“好叫天皇帝陛下及诸位明公知晓……”
  
      “臣之月氏,国土广袤,纵横三千里有余,有大都薄知、安其提亚等城市,繁荣不下贵山,有人民百万,牲畜数百万……”
  
      “然而……”阕之那抬起头来,看着这殿中群臣,与那端坐高台上的汉朝皇帝,然后哭着不停的磕头:“臣的祖父,也就是当初天皇帝陛下命使者来我月氏联系时的国君,却在三十年前,为那贵霜、双糜等翕候所杀,其后,翕候们便将臣祖父的国土,一分为五,各自占有,将臣与臣父视作猪狗一般,关押在薄知城的王宫之中,不许臣父子与外人相见,甚至臣父子欲食蔬果,都不可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