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节 可怜夜半虚前席 2

第一千两百节 可怜夜半虚前席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渭河畔发生的事情,自然不止建章宫中的天子得到了消息。
  
  托无处不在的八卦党们的福,不过半个时辰,大半个长安城就已经知道了。
  
  而在那之前,没有去迎接太子的公卿贵族们,也知道了消息。
  
  闻讯,长安城的暗流,立刻涌动起来。
  
  “张蚩尤要给昌邑王诊治?”八卦党们神采飞扬,激动不已。
  
  而有心之人,却是忧心忡忡。
  
  “若此事叫张子重办成了……”一位衣衫华贵的贵族,满脸忧愁的道:“吾等岂非死定了?!”
  
  傻子都知道,当今天子如今最挂念的必定是长生不老,其次是长寿千秋。
  
  而那张蚩尤起家就是靠的养生、益寿延年之术。
  
  若此番,他治好被天下名医都束手无策的昌邑王,那么,天子必然不会容许任何可能伤害到这个宝贝疙瘩的事情发生。
  
  有了天子依靠,又手握重兵。
  
  这位英候真的可以为所欲为了。
  
  “怎么办?”这贵族问着他的家臣。
  
  “主公……”有人弱弱的起身拜道:“或有一人,可为主公分忧!”
  
  “嗯?”
  
  “城南孟氏!”那人轻声说道。
  
  “孟氏?”贵族眉头紧锁,犹豫不决:“这不太好吧……”
  
  其他家臣,也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纷纷起身劝道:“主公,还望三思!”
  
  这长安城中,最有钱的自然是袁氏,最有权的当属张氏,最富贵的首推卫氏,而最让人忌惮和畏惧的,当属孟氏!
  
  这四大家族,并称为长安四忌。
  
  而其中,袁氏之富天下皆知,张氏英候权势滔天,卫家作为外戚,富贵无人能比,这些都是人所共知的事情。
  
  独独那孟氏,非是长安城经营日久,根深固蒂,熟知朝野秘闻者是不会知道的。
  
  甚至可能连听都没有听说过!
  
  盖这孟氏,乃是纵横家!
  
  而且是纵横家诸流派之中的一个特殊存在。
  
  战国时期,纵横家的大能苏秦张仪,合纵连横于天下,以列国为棋子,以万民为刍狗,搅动风云,执掌乾坤。
  
  但有一个流派,却并不愿意为苏秦张仪。
  
  他们转而专精于更小的东西,活跃在更具体的领域。
  
  一国朝政,一郡内务。
  
  他们以人心为棋子,以人性为棋盘,布下一局局让人头皮发麻的棋局,将一位位位高权重的高官显贵,绞杀在人心与私欲的囚笼之中。
  
  燕之乐毅,赵之李牧,秦之白起、蒙恬,据传都曾是他们的猎物。
  
  自然,这样的一个流派,在大一统的汉室,成为了统治者绞杀的对象。
  
  然而,易经有云:大道之数五十,其用四十九。
  
  波云诡异的汉家正坛上,百年来,你方唱罢我方登场。
  
  复杂的正坛,催生出了需求。
  
  于是,这孟氏成为了落网之鱼,变成了那遁去的一。
  
  孟氏近数十年来,最让记忆深刻的一次出手,莫过于当年帮助丞相武强候庄青翟,将时任御史大夫张汤从手握重权的三公,变成阶下囚。
  
  那一次,孟氏策划的种种方案,安排的种种事情,让人叹为观止,闻之变色。
  
  将人心玩弄于鼓掌之间,其狠辣阴毒,便是当年的中尉王温舒也拜服不已。
  
  可惜的是,孟氏终究棋差一招,没有料到张汤居然以自杀来澄清那些加诸在其身上的诸多谣言与罪名。
  
  于是,在胜利前夕被张汤大翻盘。
  
  丞相武强候庄青翟等人身死族灭,而当时参与策划的孟氏诸子,也是有一个算一个,统统下狱处死。
  
  但孟氏并未就此消失匿迹。
  
  他们依然活跃在长安城,依然是许多长安正客们谋划对付其正敌时求助的对象。
  
  只是……
  
  这贵族想着那孟氏的传言与传说,终究不敢下定决心。
  
  “不至于吧……”他轻声道:“吾可没有想过,要与英候生死相斗……”
  
  请孟氏出手,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因为孟氏家族有一句名言:不会造谣就不要当官!
  
  这个家族的人,最擅长的就是无下限造谣,狗皮膏药的一样黏着他们的猎物。
  
  在他们眼中,没有禁忌,也没有底线,只有搞死自己的猎物。
  
  哪怕同归于尽,即使万劫不复,他们也在所不惜!
  
  他们就是一群疯子!一群神经病!
  
  请他们出手,就意味着,与那位英候不死不休。
  
  这贵族可没有这个胆量,也不敢痴心妄想,能拉那位英候下马。
  
  他只是想混点功勋,吃点好处而已。
  
  何至于此呢?
  
  “主公……”那家臣却是深吸一口气,长趋拜道:“您以为,您如今还能置身事外吗?”
  
  “且夫您以为您不去请孟氏出手,其他人就不会了吗?而一旦他们请了孟氏,待到事败,您可以置身事外?若是成功,您又能分润到什么好处?”
  
  “且,一矣英候权位稳固,掌握内外大权,您如今所作所为,能瞒得过他?”
  
  “以其为人,恐怕……”
  
  那贵族听着,终于意动。
  
  他叹了口气,道:“如今做亦死,不做亦死……”于是握紧拳头,对那家臣道:“只好,破釜沉舟了……希望那孟氏如今,还能有其先祖八成能耐!”
  
  “主公放心!”家臣长身拜道:“以臣所知,当代孟氏家主孟碧歧,虽是妇人,但狠毒阴险青出于蓝!”
  
  “年前,太常卿便是其之战绩!”
  
  “商丘成?”贵族闻言惊道:“他不是因私与太子臣属胡言乱语而为陛下所忌致死吗?”
  
  “您以为,商丘成会蠢到在公开场合与人无所忌惮的言谈那种话吗?”那家臣笑道:“即使是的,这些话又岂会轻易的传到天子耳中,主公您想,便是您都在宫中有贵人相助,能得其帮忙,商丘成为太常数载,素来简在帝心,何以其当日之言,能立入天子耳?”
  
  贵族听着,若有所思,于是叹道:“不会造谣就不要当官……孟氏,其毒如蛇蝎!”
  
  但,若要对付那位英候,要攻破其在长安人心中以及天子心中的形象。
  
  还真非得这样无下限的小人出手!
  
  …………………………
  
  张越一行,入城之后,立刻就被天子派来的使者,请入建章宫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