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零六节 谣言 2

第一千两百零六节 谣言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其后数日,长安城中暗流涌动。
  
      几乎是一夜之间,仿佛整个长安城内外,都在流传着有关鹰杨将军的种种黑料。
  
      这些黑料就几乎全部是攻击张越的人品、私德,影射其暗含某种不为人知的野心的。
  
      于是,长安城的大街小巷,一时间谣言满天飞。
  
      有说鹰杨将军强抢他人未婚妻的-这个有实锤,还有苦主(卫延年),所以呢,很多人一下子就相信了。
  
      毕竟,当年韩卫退婚,可是这长安城里的一大新闻。
  
      只是,在这谣言里,张越不止抢了卫延年。
  
      还抢了居延许多将校的妻女,更有西域国王某某,不过是因其妻貌美,被那鹰杨将军看上索要,其王宁死不屈,而鹰杨将军勒索不成,竟发大军灭其国,夺其妻。
  
      这种八卦,长安百姓听的津津有味。
  
      特别是,当一本从居延那边传过来的名曰《良辰传》的话本,传入长安城的时候。
  
      这个流言瞬间达到鼎盛。
  
      几乎没有人不讨论这个事情的!
  
      实在是那话本写的够通俗,够直白,够狗血也够yy!
  
      其讲的乃是长安有名的贫民闾左闾一个姓叶名良辰的平凡少年,因从鹰杨将军往迁河湟,又随汉家大军深入西域,由此发生在其身上的一系列让人血脉贲张,难以自抑的传奇故事。
  
      一位位羌氐美少女,一位位西域美妇人,贯穿了这话本故事的始终。
  
      用这话本里的话说就是:一遇良辰误终身。
  
      若有穿越者看了,恐怕嘴角一撇,当时就知道此乃某个无良同行,抄的后世早期网文后宫种马小说。
  
      其始终贯彻的是后宫救国,大棒救世的真理,不过间杂着些扮猪吃虎,装x打脸的桥段。
  
      但长安百姓那里看过这种故事?
  
      顿时就被那些狗血到极致的故事,给吸走了三魂六魄。
  
      尤其是读书人……
  
      不管是今文学派,还是古文学派的年轻人,瞬间人手一本《良辰传》。
  
      这些人将这话本,看了一遍又一遍,讨论了一次又一次。
  
      没办法,话本里的主人公,不过是一个粗通文字,稍知典故的庶民而已。
  
      但他却靠着背熟的半部论语,游走于羌氐美少女之间,嬉戏于西域王宫内外,叫数不清的美人、贵妇倾倒、投怀送抱。
  
      仅仅是这些桥段,便足以令这些自诩天之骄子,以为文采飞扬的年轻人热血沸腾,恨不能以身代之了。
  
      而在民间,街巷的百姓们看来。
  
      这个话本最吸引他们的反而是那些装x打脸的桥段。
  
      特别是话本故事的中期,猪脚在西域疏勒国,破坏了匈奴贵族针对汉家的阴谋后,匈奴人恼羞成怒,派出骑兵追杀。
  
      猪脚带着对其爱慕非常的疏勒公主以及一干仰慕汉室的疏勒人,奔逃百余里,可惜最终却被数百匈奴骑兵围困于一个汉军废弃的塞堡内。
  
      本来,这是必死之局。
  
      话本更是不断以文字渲染着‘最近之汉军远在渠犁,尚距八百余里’,又形容猪脚一行‘人马具疲,弹尽粮绝’。
  
      于是那龟兹公主对猪脚说‘若虏贼杀进,妾绝不偷生’,连自尽的匕首也准备好了。
  
      结果,猪脚从那废弃的汉军塞堡里,找到一面残破的汉家黑龙旗。
  
      猪脚叫那龟兹公主修补好这军旗,然后,独自一人扛着那面修补好的汉军黑龙旗,走出塞堡,直面着气势汹汹的匈奴虏骑。
  
      于是,匈奴骑兵数百之众。
  
      在一人一旗之前,竟不敢动!
  
      猪脚于是带着娇妻美妾与疏勒义士们,高举着黑龙旗,大大咧咧的从数百匈奴虏骑面前耀武扬威的扬长而去。
  
      话本中说‘奴甚怒,然而终究不敢动!盖良辰之所持者,汉天子之龙旗也!其虽一人一旗,却胜千军万马!’。
  
      这个后世的战狼桥段,一被迁移到这西元前的话本故事里。
  
      所产生的冲击和涟漪,以及由此激发起来的民族自豪与情绪,自是如同海啸。
  
      几乎是一夜之间,长安城内外所有的蚩尤戏,都变成了《良辰传》。
  
      蚩尤戏的乐人们,一遍又一遍的在酒肆、闾巷里,给百姓演绎着这个桥段。
  
      观者如云,听者如雨。
  
      连带着,鹰杨将军张子重的那些黑料,也随之迅速传播开来。
  
      不止是强抢女子了。
  
      现在,随着《良辰传》热度不断攀升,讨论度高涨。
  
      有心之人,趁机将更多谣言发散开来。
  
      有人说,鹰杨将军把持新丰工商署,又操纵河湟种植园与居延织室,敛财无算。
  
      其家中窖藏黄金以十万金计。
  
      便是连其便器,都是纯金打造!
  
      也有人说,鹰杨将军居居延,暗蓄死士,私交豪杰,朝堂派去居延的官吏,稍不合其意,就要死于非命。
  
      更有人言之凿凿,如今整个河西四郡,都已经是鹰扬系的人了。
  
      鹰杨将军结党之势,满朝无人可及。
  
      没有鹰杨将军点头的国家大策,根本无法通过!
  
      而在这些言论之中,又夹杂着种种故事,种种流言。
  
      其中最恶毒莫过于,传说鹰杨将军常常夜宿禁宫,与宫中宫女有私,甚至白日宣淫的事情。
  
      照理来说,这么多流言,如此多的故事,满城传唱。
  
      那位鹰杨将军即使不屑,也该上书自辩。
  
      甚至上表乞骸骨隐退!
  
      纵然不愿,也该申明一二,澄清一二吧?
  
      可是,流言与谣言满城飞了两三天,鹰杨将军却纹丝未动。
  
      既不上书自辩,也不澄清。
  
      任由市井的舆论发酵,也依然无动于衷,一副‘与我无关’的模样,好像那些谣言与流言,他压根就不知道没听说过一般。
  
      于是,便是孟碧歧也皱起了眉头。
  
      孟氏百年,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
  
      “他难道就不怕自己的名声有污,让天下人甚至子孙后代误解?”孟碧歧摇着头,百思不得其解。
  
      孟家从前遇到的猎物,都有着这样或者那样的担忧。
  
      既怕天子误解,也怕世人相信,更畏惧春秋之诛。
  
      所以,只要他们一开始造谣,其就会落入陷阱。
  
      因为有些事情,不是靠澄清就真的能澄清的。
  
      越澄清越脏,越澄清漏洞就越大!
  
      然后,自乱阵脚,自败其势,终究沦为阶下囚,化为尘埃。
  
      但,像今次这样的猎物,孟碧歧发誓她是第一次遇到,也是他们孟家百年来首次遇到的对手。
  
      他竟任由谣言渲染!
  
      而且……
  
      有证据显示,他甚至在暗中加油添醋,有意的创造了方便谣言流传的环境。
  
      那部《良辰传》,便有证据显示,乃是鹰杨将军莫府中人放出来的。
  
      而且很可能是受到鹰杨将军本人指使的一般人那里有这样的魄力,一次就将数千册《良辰传》释出。
  
      能做的了这样的事情的人,怎么可能是小人物?
  
      但……
  
      孟碧歧不知道,那位鹰杨将军为什么会这样做!
  
      这世界上还有嫌自己名声太好,黑料太少的权贵?
  
      他便不怕这些谣言,影响他将来的前途吗?
  
      想来想去,孟碧歧终于忍不住叫来一个下人,对其吩咐:“汝且持我信物去见那赵王太傅,请太傅组织御史,弹劾一下……”
  
      “我倒要看看……”孟碧歧咬着牙齿道:“那位张蚩尤,是否真的能忍得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