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一十五节 图穷 2

第一千两百一十五节 图穷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诸位王兄莫慌!”刘据思虑再三后,看向在自己面前的这些‘兄弟们’:“仅凭那张子重,还翻不了天!”
  
      他确有这个自信说这个话。
  
      甚至,在内心中,刘据还为今日之事有所窃喜呢!
  
      作为太子,刘据对其父亲的了解,远比一般人要深刻的多。
  
      所以他很清楚,他的父亲,当朝天子是一个死要面子的君王。
  
      那孟氏之事,若没有牵扯到诸王,或者说,只牵涉到单独某位诸侯王,他还真没办法。
  
      但既然牵扯到了几乎所有先帝诸王子孙。
  
      那这个事情就有得商量了!
  
      民间有句话叫法不责众,宗室亦然!
  
      一念及此,刘据便对诸王道:“诸位王兄,明日早朝,诸位只须谴人向父皇上书,抢在那英候之前,告鹰杨骑兵擅闯民居,无令捕杀士民……”
  
      “千万记得,只告鹰杨骑兵擅闯民居之事,咬死了鹰杨骑兵乃是无令捕杀士民!”刘据叮嘱道:“至于剩下的事情,自有人去办!”
  
      刘据虽然没有参与诸王与群臣的议论与策划。
  
      但,事情他基本都是清楚的。
  
      孔安国、周严也都和他通过气。
  
      所以,刘据是知道,当前反张阵营的声势与力量是有多大的。
  
      只要诸王能抢在那张子重之前,把问题从孟氏造谣,往鹰扬骑兵擅闯民居,无令捕杀士民上引,就可以把水搅浑,更在那张子重头上扣上一个屎盆子。
  
      最起码,也可以叫其将精力与时间都浪费在这个问题上。
  
      等他把这个问题澄清清楚了,朔望朝已是尘埃落定!
  
      英候张子重,最起码也要丢掉一个重要职权!
  
      到那个时候,他就算是赢了,搞死了那孟氏,又有什么干系?
  
      孟氏造谣,弃市罢了。
  
      以孟氏换张子重重创!这买卖划算!
  
      至于诸王?
  
      那时候早已经全身而退,顶多不过丢几个替死鬼出来交差,那时自顾不暇的英候,难道还有气力死咬着这个事情不放不成?
  
      诸王听着,虽然不明白刘据的意思。
  
      但既然太子都肯出来接盘了,他们自然没有意见,纷纷喜笑颜开的再三顿首拜谢,然后纷纷吹捧和逢迎着刘据。
  
      这让刘据感觉无比舒坦!
  
      这才是太子、储君该有的待遇!
  
      ……………………………………
  
      廷尉官邸。
  
      廷尉随桃候赵始昌正准备着给自己温上一壶好酒,与新买回来的龟兹歌姬好好的在月下赏月饮酒,风流一番,却不料,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然后,他的一个家臣就急匆匆的跑来禀报:“主公,有太子使者持太子符信,前来拜谒!”
  
      “快请!”赵始昌立刻就放弃了之前的念头,连忙穿上朝服,郑重的出迎。
  
      刘据所料没错!
  
      赵始昌确实是一个胆子很小的廷尉。
  
      他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有汉以来最没有脾气和立场的廷尉了!
  
      任廷尉以来,廷尉诸事,他都是交给廷尉监丙吉等天子指派的属下去处置。
  
      而对所有案件,但凡涉及朝臣的,他都是先请示后决断。
  
      两年来,这位廷尉唯一一次硬气,还是跟着其他九卿,一起怼了一次丞相刘屈,将一部分权力从丞相府抢走。
  
      所以,当听说太子遣使来见,赵始昌顿时就一个激灵,冷汗都冒了出来。
  
      如今的朝政,他可是看得胆战心惊啊!
  
      哪里敢得罪太子?
  
      “臣廷尉卿始昌,恭迎家上使!”赵始昌亲自出迎,在那位持着太子符信的使者面前,胆战心惊的问道:“未知家上令使者前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家上命我来此,乃是稍话与明公……”来者冷淡的看着赵始昌,对这位鹰扬党羽,他当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硬邦邦的道:“卿欲为张氏臣乎?”
  
      赵始昌听完,亡魂大冒,立刻就跪下来脱帽谢罪:“臣岂敢!臣岂敢!臣刘氏臣也,天子臣、家上臣、太孙臣……”
  
      “哼!”来使哼了一声:“这样就最好不过了!”
  
      于是拂袖而去,留下被吓得三魂六魄都已经震动的赵始昌在原地像个木头一样。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呀!”赵始昌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张释之、张相如……一位位曾得罪了储君,然后下场惨的连其子孙至今都在哀嚎的前辈廷尉的名字浮上心头!
  
      而他赵始昌,只不过是一个侥幸靠着逢迎拍马,走了后门关系,才混到九卿的大臣而已。
  
      顿时,他便急的手足无措,连忙大声叫到:“快去请廷尉监丙公来!”
  
      现在,他知道,能救他的大抵也就只有那位聪明能干,又是天子所欣赏的未来能臣丙吉了事实上,天子叫他当这个廷尉,也多半是想要他给那位廷尉监打掩护罢了。
  
      去请丙吉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只是丙吉却没有请到,反而带来了一个叫他绝望的消息廷尉监吉,正在监狱,审讯英候送来的人犯。
  
      这立刻就让赵始昌明白了,太子使者的意思了。
  
      “卿欲为张氏臣乎?”
  
      换而言之,廷尉你想当刘氏臣吗?
  
      想的话,那就去给孤做些事情,证明爱卿的忠心,不然……
  
      卿就是要做张氏臣了!
  
      这突如其来的站队选择,让赵始昌整个人都不好了。
  
      太子他敢得罪吗?
  
      不敢的!
  
      他还想活命!
  
      更不想自己的子孙,沦落到如张释之子孙一样,在老家悲哀的高呼:“不能取容于世也!”
  
      但他敢去廷尉监狱,帮太子做事吗?
  
      也不敢!
  
      因为得罪了太子,太子想报复,怕也得等到登基。
  
      而得罪了英候鹰杨将军,报应恐怕马上就要来临!
  
      张蚩尤,可是手上沾满了鲜血的大魔王啊!
  
      况且,他在外界眼里,可是贴着鹰扬系的标签的!
  
      就这么跳反了,即使侥幸活命,撑到太子即位,但太子今年都四十多岁了,能当几年天子?
  
      可别到时候,太子刚刚即位,旋即就驾崩了。
  
      然后太孙殿下闪亮登场,那清单一拉,还是惨!
  
      思来想去,赵始昌的脸色立刻就变得黑漆漆的。
  
      若有可能,他真的是恨不能一头撞死在这里。
  
      “撞死?”赵始昌的眼睛一亮,他立刻大声叫来自己的家臣,高声惨嚎起来:“啊呦,痛杀我也!我的脚……我的脚……断了……”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当朝廷尉随桃候赵始昌一头栽倒在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