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一十六节 图穷 3

第一千两百一十六节 图穷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这建章宫城墙阁楼之上,张越等了估摸有一个时辰。
  
      然后,他的家臣田水就急匆匆的爬上城墙,来到他面前,恭身再拜,凑到耳畔耳语起来。
  
      张越听着,眼神渐渐凌厉。
  
      “真是……”他有些无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了。
  
      若是旁人,他或许还能理解。
  
      但那人……张越就无法理解了。
  
      图什么呢?
  
      不过,无所谓了,该走的留不住,该死的总会死。
  
      而且……
  
      张越微微眯起眼睛:“真的只有他背叛了我吗?”
  
      不可能的!
  
      常识告诉他,风起的时候,树上的叶子不会只有一片掉下来。
  
      特别是,他的小团体里,其实成分复杂的很。
  
      投机的有之,慕强者有之,倒戈者更有之。
  
      只有少数人才是他真正看重和培养起来的。
  
      大部分人,本就和他不是一路人。
  
      从前,因利而合,现在因利而散也属于正常。
  
      “也好,借着这个机会,清理门户,或许还是好事!”张越心里想着。
  
      鹰扬系要维持战斗力,要保持上进和开拓的雄心。
  
      就必须不断的清理掉那些可能会拖后腿的,可能会影响群体情绪的人。
  
      特别是,鹰扬系崛起太快了。
  
      满打满算也才三四年的时间,就已经膨胀成为了汉室第一军功贵族集团。
  
      这里面浑水摸鱼,投机依附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如今,眼看着满城征讨,又传出了天子厌弃的传说,自然这些人的跳反不意外。
  
      想到这里,张越就对田水招了招手,将其喊道自己面前,低声吩咐道:“汝且去戚里,面见光禄大夫金公,就说是我说的,请金公明日不必来上朝了!”
  
      “金公会明白我的意思的……”张越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金日是天子近臣、心腹,侍奉御驾二三十年之久。
  
      更是张越这个鹰杨将军的亲家。
  
      若金日明日没有出现在朝会上,那么别人会怎么看?怎么想?
  
      毋庸置疑,这会一定会刺激许多人的胆子。
  
      即使,城外就驻扎着大军!
  
      ……………………………………
  
      太子、宫。
  
      酒宴已经散去,诸王们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各自在太子大臣的引领下,回到已经给他们安排好的宫阙之中休息。
  
      但,在原本的宴席上,一场家庭内部会议,却才刚刚拉开帷幕。
  
      太子刘据作为主人,坐于上首。
  
      他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兄弟与儿子们,脸上闪过一丝阴暗之色。
  
      因为他刚刚得到报告英候鹰杨将军张毅已然连夜入宫。
  
      换而言之,那位英候抢在他之前,拿着那孟氏的口供,去见天子了。
  
      虽然不清楚,天子会如何反应。
  
      但,有一点可以确认他这个太子又输了一步!
  
      明天的朔望朝上,想要搅浑水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想到这里,刘据的心情就难免有些糟糕。
  
      他勉强挤出笑容,举起酒樽,对着在坐的兄弟们与儿子们道:“今夜,吾等兄弟手足,父子骨肉之间,该好好的聚一聚,谈谈心!”
  
      “燕王!”刘据看向自己最小的弟弟燕王刘旦,道:“孤听说,王在燕蓟,天天沉迷于术算天文之道,连国家政务也荒废了……这可不好,若父皇知晓,恐怕少不得要责罚了……”
  
      刘旦一听,自然听出了刘据话里面的弦外之音。
  
      但他丝毫不惧,起身道:“大兄有所不知啊,寡人素来才德浅薄,无有治世之能,故只能退而求其次,以黄老清净无为之术,令民自治之……”
  
      “垂拱而治,亦是正道……”刘旦笑眯眯的说着。
  
      “燕王……”刘据抿着嘴唇:“太自谦了吧!”
  
      “寡人是有自知之明!”刘旦躬身道。
  
      对现在的燕王来说,最大的兴趣,是把日地距离这个难题给啃下来。
  
      至于其他的事情,真的不想多管!
  
      更不提这刘据话里话外,都在想让他站队。
  
      他哪里愿意?
  
      他又不傻!
  
      贸然卷入这老父亲、哥哥、侄子还有手握大权的大将纷争里面,这不是找死吗?
  
      无论是谁赢了,他未来都没有好日子过!
  
      就算是真要站队,他也不会站刘据。
  
      因为,他在燕地为王,很清楚也很了解,真正统治这个国家的人是谁?
  
      是那些拿着刀枪剑戟的武臣啊!
  
      现在,英候鹰杨将军,依然手握重兵。
  
      这兵权在手,就已是立于不败之地。
  
      没有任何人,能在没有瓦解那河西十几万大军之前,就能对鹰杨将军下手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