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二十九节 忠奸 2

第一千两百二十九节 忠奸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色深深。
  
      长安城的东部三门,已经全部洞开。
  
      大批的士兵,正沿着城门入城。
  
      张越带着续相如、王平、黄安等亲信,登上这长安城的东城头,远远的眺望着那黑暗远方隐隐可见的点点火光。
  
      “将军,吾等先救有司官邸?还是先夺武库?”续相如在旁边问道。
  
      张越听着,呵呵的笑了起来,然后回头看向自己身边的这数十名将官,反问:“公等以为,吾当先救有司,肃清宫阙外围叛军?还是先取武库呢?”
  
      有司官邸,都集中在戚里、尚冠里一带,靠近未央宫北阙、建章宫。
  
      而武库位于长安城的中轴线上,居于御道、驰道的交汇点。
  
      这两者都是长安城内除了皇宫,最重要的地区。
  
      只是,无论是续相如提问,还是张越的反问,都已经不再仅仅限于军事了。
  
      就像续相如问张越,先救有司还是先夺武库?
  
      这其实就是在问:将军,您是要当汉室的忠臣?还是要做未来的权臣?
  
      忠臣嘛,当然是先救有司,如此便可以最大限度的将叛乱遏制在一个狭小区域,更可避免造成更大伤害。
  
      权臣,自是必取武库!
  
      武库之中,囤积的兵器与大量甲胄、箭矢,都可以在未来转换为真理去说服人。
  
      更紧要的是,武库拥有着一个独立的营塞。
  
      是长安城里除了宫城外,最适合当战略支撑与军事基地的。
  
      而且,因为武库位于长安的中轴线上,所以无论那个方向出了事情,武库大军都可以迅速支援!
  
      有汉以来,长安城的动乱,最终的胜方都是先取武库的。
  
      很显然,续相如已经嗅到了味道。
  
      或者说,他和一部分张越身边的将校,已经看清了部分局势。
  
      于是,抛出这个问题来试探张越的心意。
  
      而张越的反问,既回答了续相如的问题,在同时也将压力给到了其他人身上。
  
      他哪里是在问军事抉择?
  
      这分明就是让身边的部下选边站!
  
      你们是想跟我走,吃香喝辣,还是想要愚忠汉室,当刘氏舔狗,最终一无所得,甚至可能会被当成炮灰牺牲掉呢?
  
      这个问题无疑很诛心,也很敏感!
  
      而能在张越身边的,自然都是司马以上的中高级将官了。
  
      除了部分张越从河西带回来的旧部外,余者皆是北军出生。
  
      自然,他们听得懂张越话里的隐喻。
  
      一时间,无数人的面色都潮红起来,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他们互相看了看,然后续相如第一个做了表率:“末将谨从将军号令!”
  
      看似是不粘锅,但实际上却是清楚的表明了立场他会跟张越走。
  
      接着,棘门都尉宋襄也表态:“末将谨从将令!”
  
      于是,剩下的诸将纷纷跟上符合:“末将等亦谨从将令!”
  
      事已至此,他们除了跟着这位鹰杨将军一条道走到黑外,难道还有别的出路?
  
      不从鹰扬,难道要去给城中叛军屈膝投降?
  
      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要知道,当年,周勃陈平率北军入城诛杀诸吕,南军上下,几乎都被杀了一遍。
  
      便是弃械投降者,也难免一死。
  
      而今上元光亲政后,更是立刻就废黜南军,将整个南军都打散编入北军之中。
  
      教训如此深刻,哪个还敢掉以轻心?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他们相信张越!
  
      相信这位战无不胜的鹰杨将军,可以带领他们赢得胜利,赢得一切!
  
      “善!”张越看着眼前的众人,满意的点点头:“既如此,诸公,请随我号令,夺取武库!”
  
      “诺!”众人轰然应诺。
  
      而其中,许多人的脸色格外兴奋。
  
      张越看着,将这些人记在心里。
  
      这些都是未来的可用之才!
  
      “公等且去安排各部进攻武库之事……”张越挥手道:“续将军、宋都尉,留下与我规画大计!”
  
      “诺!”
  
      于是城头上瞬间冷冷清清,就剩下了张越与续相如、宋襄三人。
  
      此刻,已经差不多到子时了。
  
      月色清冷,星空璀璨。
  
      张越看着自己面前的两位大将。
  
      续相如不提,自是张越铁杆,与他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自己人。
  
      倒是宋襄……
  
      张越很好奇,这位北军都尉,为什么甘愿给他卖命?
  
      要知道,就在这几天,打着各种旗号,拿着各种名目接近宋襄,或收买,或胁迫,或威逼。
  
      企图让这位北军都尉反水,却都没有得逞。
  
      而张越确信,自己与宋襄从前并无半分交情。
  
      所以……
  
      “宋都尉……”张越看着宋襄问道:“都尉为何如此助我?”
  
      问这个话的时候,张越的手,已经按在了腰间剑柄,而续相如则悄悄的抢占了一个有利位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