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三十二节 人心 2

第一千两百三十二节 人心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心中想了许久,张越最终憋出了一句话:“汉室待吾等不薄……贸然举大事,我恐天下不服……”
  
      嗯,不是不愿自立,而是因为‘天下不服’。
  
      换而言之,要是天下人服了。
  
      那效仿三王故事,也不是不可以哈。
  
      总之,既不拒绝,也不答应,更不承诺。
  
      这种后世渣男的三不原则,用在此时,效果还是不错的。
  
      瞬间就拉满了士气!
  
      因为,张越已经告诉了大家他不是那种愚忠的人。
  
      刘老板要是待大家不好,咱们就反了他,皇帝轮流做,今年到我家!
  
      想叫穿越者和历史上的霍光一样,去念及旧情,最终把全家老小连带着部曲旧臣的三族一起搭进去。
  
      只能说是想多了。
  
      刘家确实对张越还行,刘进更是张越的朋友。
  
      然而……
  
      交情归交情,朋友归朋友,生意是生意的道理,早在穿越前很久张越就已经理解的很透彻了。
  
      若没有现在这一出,张越或许还会安心的做一个汉室的大忠臣。
  
      但现在却已是不可能了。
  
      看着处于亢奋之中的众人,张越摆了摆手,道:“公等各自回去后,安抚士卒,鼓励袍泽,告诉全军:平乱之后,人尽功臣,人人爵升一级,俸禄加倍!”
  
      此言一出,欢呼声立刻响彻内外。
  
      钱、权、爵,永远是激励士气的最好武器。
  
      正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只要钱到位了,就不怕没有人卖命!
  
      而张越有的是钱,信誉足够高。
  
      “此外!”张越又火上浇油:“平乱中所得斩首,以军法倍之!”
  
      气氛于是立刻攀升到顶点!
  
      这么优厚的条件,别说是下面的士兵了,即使是在这库房里的将校们,也是忍不住怦然心动,跃跃欲试。
  
      ………………………………
  
      几乎是在同时,建章宫北阙之外。
  
      一箱箱的黄金,被人搬到了空旷的御道上。
  
      箱子全部被打开,露出了其中盛满的金饼。
  
      黄橙橙的,哪怕是在黑暗之中,也如太阳一般耀眼。
  
      这些黄金,是刚刚被从太子、宫、丞相府、执金吾官邸、霍府以及数不清的公卿大臣诸侯王王府里搬来的。
  
      足足有数百个箱子。
  
      光是武刚车,都用了上百辆!
  
      总价值,可能已经超过了六万金!
  
      此外,在这些箱子旁,堆满了各色丝帛、毛料、皮毛、珍珠、宝石。
  
      这些东西的价值,就已经不下于那数万金的金饼。
  
      太子刘据,举着火把,站在这些金箱上,高声对着左右围观的士兵们道:“孤,太子据也!”
  
      “今国家危难,社稷倾覆只在旦夕,贼臣挟持天子,凌迫诸王,欲行大逆无道之事!”
  
      “祖宗神灵告警,社稷神器动摇!”
  
      “孤闻,孔子曰:十室之邑必有忠信!今国家有难,忠臣义士,若能随孤杀贼救国,解救君父,事成之后,此地黄金丝帛珍宝,孤愿尽赏有功之臣!”
  
      在黄金与珍宝之前,休说是本就已经被刘据等人用大臣公卿之血绑架了的中垒校尉、左右式道候兵马了。
  
      便是刚刚被迫入伙的有司官兵、纠集起来的家臣私兵,甚至是临时组织的民兵、游侠们,也都是呼吸急促,难以自持。
  
      在这金山面前,什么国法汉律,统统已经抛之脑后。
  
      原本的恐惧、畏惧,更是一扫而光!
  
      “愿为家上效死,愿为汉室效命!”数不清的人高声呐喊。
  
      他们的喊声,震动天地,响彻于宫阙之中。引得无数守城将官探头观望,然而黑暗阻隔了视线,他们只能隐约看到,有数以千计的火把,正围绕在建章宫外围。
  
      数不清的人头,似乎在黑暗中蠢蠢欲动。
  
      “叛军,这是要攻城了吗?”总责建章宫宫阙防御的赵充国,走到城头上,看着这一切,冷笑起来:“可惜,此辈乌合之众,如何能成大事?”
  
      “倒是太子与霍子孟今夜的表现,出乎意料啊!”
  
      “确实!”上官桀点头:“若使太子早能如此,何至于有今日?”
  
      “不谈这些了……”上官桀极目远眺,问着赵充国:“鹰扬将军如今何在?”
  
      对建章宫内的众人而言,这宫阙外的叛军,不值一提。
  
      只要天一亮,这些乌合之众立刻就要大祸临头。
  
      不知多少附逆之人,将沦为刀下之鬼。
  
      而他们数十年积累的财产、土地、奴婢,统统将成为他们这些功臣的囊中之物。
  
      真正让他们担心的,始终只有行踪不定的鹰杨将军。
  
      倒不是怕这位鹰杨将军引兵来攻,而是怕他干脆丢下长安,带着麾下的精锐,北走河西。
  
      然后引河西大军,来长安讨公道。
  
      届时,恐怕天子不得不拿他们这些人的脑袋来给那位鹰杨将军出气了。
  
      而这一点,是不需要怀疑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