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七十二节 兵临城下

第一千两百七十二节 兵临城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赤红色的龙旗,将帕提亚人的王都,团团包围。大魏皇帝的仪仗,在数以万计的骑兵簇拥下,盛大出场。
  每一个站在泰西封的城头上的帕提亚士兵,都用着恐惧、敬畏的眼神,看着那在无数龙旗簇拥下出场的大魏皇帝。
  当代的帕提亚皇帝,那萨特鲁斯的眼中,更是明显出现了懊悔。
  他心惊胆战的问着自己的兄长,帕提亚的格塔尔泽斯:“哥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格塔尔泽斯看着明显已经被吓破了胆子的堂弟,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他心中甚至想着:“伟大的阿尔沙克大帝,若是知道自己的子孙中出现这样的懦夫,恐怕会从坟墓里爬出来,将这个懦夫砍成碎片!”
  他更是懊悔不已。
  痛恨自己当年的眼睛怎么就瞎了,竟支持这样的懦夫、蠢货登基!
  三年前,帕提亚帝国在全盛时期,遭到了来自东方的悍然入侵。
  彼时,帕提亚帝国,已是如日中天。
  帝国的军队,在一代雄主伟大的米特拉梯二世的领导下,已经灭亡了帕提亚的世仇,塞琉古王朝,并处死了末代塞琉古皇帝德米特里三世。
  随后伟大的万王之王,派出他的使节,与西方罗马的苏拉在幼发拉底河东岸会晤,并签订了《幼发拉底河条约》,划定了罗马与帕提亚的边界——两国将以幼发拉底河为界,东归帕提亚、西属罗马。
  自此,伟大的帕提亚,成为了从幼发拉底河到阿姆河的庞大土地的主宰。
  万王之王的威严,在东方无人可敌。
  无论是罗马人、身毒人乃至于亚美尼亚的提兰格、本都的米特拉达梯,都纷纷遣使来拜见,并不得不拉拢帕提亚。
  可惜,在帕提亚的最鼎盛时刻。
  在太阳升到正中时,一支从东方而来的军队,摧毁了一切美梦。
  他们首先征服了帕提亚的西南边境王国阿卡齐尔(奄蔡),然后以阿卡齐尔为前哨站,试探着进入帕提亚的国土。
  最开始,只是些少数的骑兵。
  但,这些可怕的侵略者,却有着远超帕提亚人想象的骑术、武器与战术。
  即使只是三五百人的小规模部队,却常常击败甚至击溃、歼灭两三千的帕提亚军队,将帕提亚的东部与南部边境搅的鸡犬不灵。
  但彼时,人们依然没有足够警惕。
  于是,在三年前的那个夏天,当这些自称‘大魏’的可怕征服者,在他们的皇帝率领下,第一次以三万人规模入侵帕提亚时,整个帕提亚,毫无反应。
  让他们长驱直入,深入到了呼罗珊地区,并兵临拉伊(今德黑兰),帕提亚才如梦初醒,老迈的米特拉梯二世决定率军迎战,却在拉伊遭遇到了一场帕提亚建国以来最惨痛的失败——拉伊会战,十万帕提亚大军,全军覆没。
  米特拉梯二世在亲卫骑兵的保护下,方才勉强逃回泰西封。
  随后,伟大的帕提亚帝国,不得不与那些强盗签订条约。
  割让呼罗珊以东的所有土地,分十年赔款一百万金币,并将老皇帝最疼爱的两个孙女送去——那些征服者称之为和亲。
  在做完这些后,曾经战无不胜的万王之王,帕提亚最伟大的皇帝——米特拉梯二世,便在惊惧与忧虑之中去世。
  而其留下来的帝国皇帝之位,却无人敢坐。
  不管是掌握着两河的格塔尔泽斯还是他的兄弟,控制着帕提亚本土的奥德罗斯,都不敢再坐上这个位置了。
  于是他们兄弟只能退而求其次,将堂弟那萨特鲁斯扶上帝位。
  哪成想,这个混账,居然给他们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
  这个蠢货,竟敢去招惹那些已经被金币喂饱了的大魏人,拒绝支付赔款,甚至羞辱了他们皇帝的使者。
  于是,终于给帕提亚惹来了这样的麻烦。
  而且,比起三年前,那些可怕的东方征服者更强大了。
  他们现在不仅仅有着数以万计的强悍骑兵,更有着二十多万的仆从军!
  这些仆从军里,有被帕提亚灭亡的塞琉古人,也有被他们征服、灭亡的呼罗珊、亚美尼亚、阿卡齐尔甚至是埃及人。
  此外,他们甚至有盟友——来自本都的米特拉达梯六世也亲自率领六万军队,参与到了他的‘父皇帝’的复仇战争中来。
  对的!
  在黑海与亚细亚,强盛一时的本都王国的国王,现在已经膜拜在了那从东方而来的大魏皇帝脚下。
  认那个大魏皇帝为父,被其收为义子。
  连国名与姓氏都改了!
  如今的本都王国,对外的正式称呼是:大魏天子所庇护的被天神与日月眷顾的黑海王国。
  而米特拉达梯六世那个小人,更是厚颜无耻的将其姓氏更为李氏,自称是大魏黑海国王李忠夏。
  这是三年前,拉伊会战后的事情——当年,拉伊会战后,东方来的征服者,调转枪口,直指亚美尼亚,并灭亡了亚美尼亚王国,彼时,米特拉达梯六世与亚美尼亚的提兰格二世有血盟,所以率军援救。
  然后,被那些悍勇的骑兵,包围在亚美尼亚北方的一个峡谷中。
  见势不妙的本都人在其国王的率领下,立刻就变脸。
  不止毫无廉耻的在没有经过战斗的情况下就投降了对方,米特拉达梯六世更是在对方的一个将军的建议下,赤裸上身,背着一捆荆棘,口中衔着国王的权杖,跪着来到大魏皇帝面前,卑躬屈膝的请降。
  大魏皇帝李陵,欣然接受,还收此人为义子,赐李姓,改名忠夏。
  在随后的两年内,这位大魏皇帝,开始在他所征服的地区,复制了相同的行为。
  去年,他和他的军队,打到埃及,埃及的托勒密十二世投降,也被赐李姓,取名全忠。
  此外,塞琉古的王子,安条克十世的儿子德米特里三世的侄子安条克十一世也被赐名为李尽忠。
  总之,在如今,大魏人所征服和臣服的广袤土地上,从黑海到亚美尼亚,从埃及到呼罗珊。
  大魏皇帝李陵,已经建立起了一个由他的强大军队为主导与义子们为外围的强大国家。
  偏偏,那萨特鲁斯却不知死活的想要挑衅这个前所未有的强敌。
  竟妄想通过这样的举动来树立权威!
  而后果则是,大魏皇帝的暴怒与攻击。
  现在,帕提亚历代先王的陵寝已经被敌人所占领,就连伟大的泰西封,也被团团包围。
  亡国,似乎近在眼前——除非,他们可以得到援救。
  而援军会不会来呢?
  格塔尔泽斯将视线投向西方,在幼发拉底河的西岸,罗马人的领地,帕提亚过去的死敌——罗马的终生独裁官苏拉。
  现在,帕提亚也只能寄希望苏拉了。
  但问题是,罗马人或者说那位终生执政官,刚刚借助大魏骑兵入侵,成功肃清了马略派的苏拉,会不会,敢不敢冒险来救?
  “应该会吧……”格塔尔泽斯喃喃自语着:“苏拉应该还不至于老到连那些东方来的征服者的危害都看不出来!”
  从那些自称‘大魏’或者‘匈奴’的东方人出现在世界上直到现在,最多也就五年时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