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七十四节 安息人也想当儿子

第一千两百七十四节 安息人也想当儿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了二月份,帕提亚的帝都泰西封,已经被围三个月了。三个月中,守军的粮食供应,渐渐有些不支了。
  虽然,匈奴的包围圈,一直有意无意的留了个口子,甚至是故意将许多从帕提亚各地而来的运粮队放进城市。
  但进去了,想要再出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所以,越多的运粮队入城,也意味着城市的人口越多。
  到得现在,泰西封城中,已经囤积了三十多万军民。
  每天的粮食与饮水消耗,都是天文数字。
  渐渐的,运进来的粮食,已经跟不上城市的消耗。
  更可怕的是——从去年十二月,泰西封被围以来,守军尝试了大小七十多次的出城野战。
  而无一例外,全部败绩,且其中起码有一半以上的野战,守军全军覆没。
  就连帕提亚最勇猛的大将,米特拉梯二世的孙子弗拉基奥也战死了,其首级被人用长杆挑起来,挂到了阵前。
  而这个情况,使得即使对军事丝毫不懂的帕提亚奴隶也明白了——泰西封是守不住的。
  那些自称‘大魏’来自于东方的‘夏人’,迟早会攻入泰西封城中,然后将整个城市的贵族、男人,全部杀光!
  就像当年,帕提亚灭亡塞琉古一样。
  然后,这些东方来的征服者,会成为这片土地新的统治者。
  不过,大多数的奴隶与市民,都对这个未来,毫无感觉。
  因为,对泰西封城里占多数人口的波斯人来说——从数百年前开始,他们就已经是亡国奴了。
  马其顿人、塞琉古人、帕提亚人,轮番称王。
  伟大的居鲁士大帝与大流士大帝的子孙,已经寄人篱下很久很久了,所以也不在乎再多换一次主子。
  这座城市中,也就是帕提亚人,特别是帕提亚的贵族们,才整日忧心忡忡的看着将泰西封围的水泄不通的‘国。军’与其仆从的大营。
  匈奴人在汉匈战争中,学会了野战营寨的建设。
  而在遥远的西垂之地,他们有着充足的人手,来帮他们建设。
  所以,在过去三个月里,匈奴人不断的驱使着大批奴隶,加固着他们的营垒。
  将一个个军营,建成了刺猬一样的营寨。
  鹿角、拒马、壕沟、箭楼,一应俱全,营寨更是用夯土与当地的木材、石块修筑,高达两三丈,以帕提亚人的能力,别说攻陷了,就连靠近都是不可能。
  除此之外,匈奴人还打造了上百台配重式投石机和数不清的攻城塔,已经具备了攻陷泰西封的一切能力。
  但他们偏偏选择了围而不攻。
  这让被包围的帕提亚贵族们,在煎熬与担忧中,度日如年。
  “他们在等什么?”每一天,格塔尔泽斯都在问自己这个问题。
  可惜,他想不清楚,那些东方来的征服者,为何选择围而不攻。
  因为,在帕提亚、塞琉古和罗马、希腊甚至是马其顿人的战争史上,都未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大军顿兵城下,明明有巨大优势,却不选择进攻。
  这种选择,让人费解,也让人无法琢磨。
  更给城中的帕提亚人巨大的心理压力。
  就像一柄刀,悬在脖子上,锋利无比,只要落下,必是身首分离。
  但刽子手却只是握着刀柄,既不挥下,也不抽离。
  这种感觉,让这位帕提亚的皇室成员,彻夜难眠。
  于是,他终于忍耐不住这种煎熬,去找刚刚率军从帕提亚来援的哥哥奥德罗斯商议。
  奥德罗斯比格塔尔泽斯大了足足八岁,他留着帕提亚人传统的浓须,穿着希腊化色彩极为明显的长袍,额前已经秃顶了,所以他习惯戴上一顶圆帽子来遮掩秃顶的前额。
  而格塔尔泽斯则截然不同,他是拜火教的教徒,对希腊文化和希腊人都很不友善。
  是以长期以来,这两兄弟势同水火。
  哪怕是他们的父亲在世时,也照样针锋相对。
  但当格塔尔泽斯推开奥德罗斯的房门时,过去见面就要仇视的兄弟两,却热情的拥抱到了一起。
  “哥哥,您能来泰西封,真的是让我太感谢了!”格塔尔泽斯紧紧抱住自己的哥哥,亲热的说道。
  “弟弟,你能来见我,我也同样很高兴!”奥德罗斯热情的道。
  便领着格塔尔泽斯,走到他房间里面,这里已经点起了蜡烛,一副从敌人哪里缴获来的地图,则被挂在墙壁上。
  格塔尔泽斯只是一眼就被这副地图所吸引。
  因为,它的测绘技术和精度,远超格塔尔泽斯的想象。
  只是,地图上,标注的方块字,让他有些稍微不适应。
  “亲爱的弟弟,你看……”奥德罗斯站到地图前:“这是我在米底得到的夏人地图……为了得到它,我的亲卫队死了三百多人……”
  “但这是值得的!”
  格塔尔泽斯点点头,出神的看着地图,道:“这是无价之宝!”
  帕提亚人从未见过如此详细和精密的地图。
  这地图上,山脉、河流、平原、城市与军事要塞,一览无遗,而且都有标记。
  只是,用的是方块字。
  格塔尔泽斯虽然看不懂这些方块字,但他知道这些文字的含义。
  “夏人,称我们为安息……”奥德罗斯道:“而他们则自称‘大魏’……”他模仿着敌人的发言,别扭的说出那拗口的称呼:“若用我们的语法的话,音译过来,应该是‘chichi’,希腊语发音的话当是‘seres’”
  “而他们所来的东方之国,应是一个叫‘震旦’的国家,祂位于太阳升起之地,我将那个地方称为‘秦尼斯坦’……”
  “哥哥,你说这些话的意思是?”格塔尔泽斯不理解了。
  奥德罗斯叹了口气,道:“弟弟,你可能还不知道,米底已经失守了……”
  “我们委派的米底总督,在上个月,向那些征服者投降,整个米底地区,落入了那位皇帝的手中!”
  格塔尔泽斯闻言,浑身剧震。
  米底的沦陷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
  那意味着,帕提亚人崛起的老巢,帕提亚再也无险可守。
  更意味着,东方来的敌人,已经用能力,切断罗马与帕提亚之间的联系——至少能让罗马人不敢再全力来援。
  如此一来,城外的敌人,只需要围住泰西封,就足以将这座城市饿死、渴死。
  将所有帕提亚人,统统围杀在这里。
  也是直到此刻,格塔尔泽斯终于明白了,那位大魏皇帝的意图——他想将所有的帕提亚人都杀死在这泰西封。
  他没有打算照搬这片土地千百年来的传统——用几百年的时间,慢慢的同化和消化他的敌人。
  他要一根子就打断整个帕提亚的脊梁骨,然后将帕提亚人从历史长河中抹去。
  把阿尔沙克大帝的光荣,米特拉梯一世与二世陛下的风光伟绩,统统埋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