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七十七节 挫折

第一千两百七十七节 挫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数万里外的身毒腹地。大魏右皇帝的行在南陵(华氏城)。
  卫律和往常一样,骑着马,带着数以千计的大魏骑兵,结束了为期三个月的冬猎,回到了这座古城之中。
  “陛下,您回来了……”一个拖着长裙,身材粗矮的女子,来到卫律面前躬身行礼:“大将军他们已经在皇宫等候了!”
  “嗯!”卫律跳下马,尽管他已经五十余岁,头发也开始发白,但身体依旧矫健,动作依然灵活,甚至依然能拉得开硬弓强弩。
  他扶起面前的女子,道:“辛苦皇后了!”
  这女人,就是他现在的妻子,给他生了四个儿子的功臣,来自过去匈奴的贵种,四大氏族之一的呼衍氏!
  不过,如今,在大魏,再也没有什么孪鞮氏和四大氏族了。
  当年在大梁城中(蓝市城),卫律和李陵除了废黜了那个小单于外,同时废黜了四大氏族。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曾经威震匈奴,让单于都忌惮的四大氏族,除了低头外,没有其他任何反抗的办法。
  于是,他们只能按照李陵与卫律的命令,解散了各自的军队,交还了大权。
  就连姓氏,也全部被强迫改了过来。
  李陵命令,过去的须卜氏与兰氏,全部要改姓司马氏。
  还要奉已故的汉太史令司马谈为祖,以已故的汉太史令司马迁为伯。
  这当然是大魏左皇帝,在听说了老友当年为了他,而身受腐刑,将要亡嗣的事情后,做出来的补偿。
  卫律索性也有样学样。
  他命令呼衍氏和丘林氏,改萧姓,以汉瓒候萧何为祖。
  命令这些人必须和汉朝的萧丞相家族一样,世世代代的保护和拱卫卫家的富贵和权势。
  当然,作为交换。
  他规定,自己的皇后以及子孙的皇后与太子,必须是出自萧氏。
  如此一来,大魏右皇帝就和萧氏牢牢的绑定到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而卫律也因此,得到了一个庞大的贵族阶级的支持。
  靠着和萧氏的联合,卫律得以有效的控制和统治所有被他征服的地区。
  不过,卫律当然也担心,自己死后,外戚难制。
  于是,这些年来,他又推出了名为‘抬举’的制度。
  所有大魏的士兵、官员,甚至奴隶,只要功劳出众,就可以被‘抬举’,赐姓萧甚至卫,列入宗谱登记,享有萧氏或者卫氏的权力、待遇、地位。
  这是卫律从身毒这边独有的所谓‘种姓’制度上结合实际改良过来的。
  如此一来,经过他的改革,萧氏和卫氏,实际上就相当于过去身毒人的婆罗门与刹帝利的综合体。
  其他的大魏战士,则介于刹帝利和吠舍之间。
  至于被征服的王国与地区,卫律命令因其俗,而就其风。
  要尊重当地人民的生活习俗与宗教信仰,不可擅自动作。
  只是,对这些地区中出现的英雄豪杰,用‘抬举’制度进行招揽,不让这些人流离于统治之外,成为不可控的因素。
  这样一来,尽管大魏的征服者,总数不过二三十万。
  然而,他们却统治和奴役了上百个王国、城邦,数百万的人民。
  以寡民而制大国,且采取了极为残酷的剥削与奴役制度。
  但,这片土地上的百姓,却没有丝毫反应。
  他们任劳任怨,勤勤恳恳的耕作,缴纳钱粮,供养着上层贵族们,还要供养大魏的征服者。
  这就不知道是卫律的‘抬举’制度的功劳,还是这片土地的神奇所在,又或者两者兼而有之了。
  总之,现在的大魏身毒部分,形势一片大好。
  假如不是……
  在数千里外的黄支海滨,发现了汉朝人的话……
  牵着马,卫律忧心忡忡的皇后的引领下,来到了大魏皇宫——永宁宫中。
  永宁宫是卫律在攻下华氏城后,以其旧王宫改建而来。
  所以,卫律对这个皇宫很不满意。
  从前年开始,就在永宁宫的对面,征调了数万的身毒本地奴隶,开始仿照汉长安未央宫的形制,兴修起全新的皇宫来。
  不过,那个新皇宫的工程,起码要到明年才能完工。
  所以,卫律现在依然住在这由过去的身毒王宫改建而来的所谓永宁宫中。
  永宁宫的正殿,名曰宣和殿。
  若有熟悉宣室殿的人至此,恐怕一眼就能认出来,这就是旧年未央宫宣室殿的格局。
  卫律一进宣和殿,数十名贵族就纷纷起身迎接:“陛下!”
  和西迁的李陵不一样,卫律身边跟随的汉室降臣很少,总数不过百余人,身居高位的也就三五人。
  其他的大将贵族,基本都是过去的匈奴贵族、西域国王。
  而且他们的身份,也都是王侯级别。
  “免礼,都坐下来说话……”卫律走到御座上坐下来,随口吩咐着。
  “诺!”贵族们纷纷鞠躬,然后坐回座位。
  “卿等如此急切的派人催朕回来,可是黄支那边有什么事情?”卫律问道。
  “喜事!”一个贵族起身道:“陛下,黄支那边的身毒奴叛乱了……”
  “据斥候传回来的报告,起事者足有数万之众,他们封闭道路,断绝对黄支城的粮食与蔬菜、饮水供应……”
  卫律一听,立刻笑了起来,开心得不得了。
  但旋即他反应了过来:“身毒奴叛乱?”
  “这黄支的身毒人,竟顽固至斯?”
  “不太像啊!”
  若身毒这块大陆上,能有一个数万的不惧强权,不畏强军的群体。
  他们又何至于斯呢?
  作为这片土地的新主人,卫律研究过身毒人。
  他知道,这片土地上,那规模多达千万以上的身毒人,从来不会反抗征服者。
  甚至他们对征服者特别顺从。
  以卫律审讯的许多月氏、大夏贵族的供词来看,在过去的两百年间,身毒这片土地,从西方与东方涌入了起码四波征服者。
  大夏人、安息人、月氏人还有塞人。
  每一个,都曾镇压了身毒数百邦国,让那些国王、贵族低头,奴隶束手。
  就像这华氏城,曾经的主人,乃是一个叫孔雀王的家伙。
  而这孔雀王,本来是给大夏人的祖先,一个从山与海之外而来的征服者养孔雀的人。
  后来,征服者的皇帝死了,国家四分五裂,驻扎在这里的军队撤退,那个养孔雀的趁机杀死征服者留下的老弱,建立了所谓的孔雀王朝。
  就这,都被身毒人吹成了无上大帝。
  “回禀陛下,汉朝人在黄支是犯了众怒!”卫律手下,为数不多的一个汉朝降将,被卫律任命为京兆尹兼大鸿胪的郭闻美滋滋的报告。
  “众怒?”卫律更糊涂了。
  身毒人有怒点吗?
  或许有吧,但那都是针对他们的手足同胞,甚至是同等级、低等级的种姓。
  若是在强弓硬弩的征服者面前,这些人比羔羊还温顺,比牛马还听话。
  便是杀了他父母,抢了他妻儿,他们也只会在地上打滚哭泣哀嚎,而不会反抗。
  若征服者可以丢给他一点补偿,那么,这些家伙甚至连哭号都不会了,马上就会开开心心的捧着补偿离开。
  当年,卫律率部初入身毒时,还一度有些担心,屠杀太过,剥削太狠,会导致反抗。
  所以推行过一些怀柔和恩赏的政策来拉拢民心。
  但他很快就发现,这些政策鸟用没用。
  而且,身毒人,特别是最底层的身毒人,其实根本不在乎他们杀了多少人,要收多少税。
  这些人就像虫豸一般,多的数不胜数,也如蝼蚁一样,只要能活着,就不会有意见。
  便是马上要饿死了,也不会反抗。
  因为,他们坚信,自己死了就能投胎,下辈子就不用受苦了。
  然而,汉朝人这才来了多久啊?
  他们到底在黄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卫律一下子就好奇起来?
  他们是刨了身毒人祖坟?
  不对……
  刚到身毒那会,卫律的部下,没少刨人祖坟和王陵。
  但身毒人没有任何反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