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七十八节 非暴力不合作

第一千两百七十八节 非暴力不合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巨大的风帆,在广袤无垠的大洋上,顺风而前。洁白的风帆下,一艘巨大的舰船,迎风破浪,驰骋于海疆之中。
  常威拿着手里的罗盘,走上甲板,问着负责领航的水手:“新江都还有多久能到?”
  “回禀都尉,大抵也就这一两天可以到了……”骑在桅杆上的领航水手头也不回的回答。
  常威点点头,从腰间摸出携带的水壶,喝了两口。
  他是正月的时候,奉命从番禹港出发,沿着交趾、日南、扶南,直抵都兰,再经过长峡,这一路上,足足航行了将近四个月。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汉家楼船开始尝试设计和制造适应海洋环境的船舶,掰着手指头算,也就八年而已。
  虽然说,这八年中船舶制造与设计技术突飞猛进。
  连炮舰都搞出来了。
  但这航海,终究不是只有技术就行的事情。
  去年,辛庆忌远航身毒,能够成功,运气是占了绝大部分的成分的。
  所以,后来者就不能和辛庆忌那样赌命了。
  特别是,从番禹出发的船只,都不如辛庆忌麾下,从北海楼船衙门直接抽调的坚船。
  于是,汉室的南向航线,就只能用笨办法。
  一个,从永始元年开始,就被应用于联系交趾、日南、番禹之间的港口的笨办法——沿着海岸线,每隔一百里,就寻找一个能够躲避风浪,用于泊船的港口码头。
  过去,安南都护府最大的政绩就是这个了。
  他们沿着漫长的海岸线,一路设置和建造各种灯塔、港口。
  以便船舶停靠、补给、躲避风浪。
  所以,在当初派遣船舶南向,搜寻失踪的辛庆忌舰队时,番禹方面也顺手在沿途路过的都兰、扶南等国,招募当地土著,建立起一个个简易港口码头,用于泊船和补给。
  而汉室的面子,这些南洋的土著还是会卖的。
  所以,一年之间,从日南到都兰之间,数十个简易码头、港口拔地而起。
  常威此行,便是从番禹出发,一路靠着海岸线航行。
  然后从扶南横渡大洋,抵达都兰,进入长峡。
  每隔一天,或者三天,他和他的船队,就会在一个简单的码头上靠岸,然后用丝绸和黄金、茶叶、香料,从当地土著手里购买饮水、食物。
  这样一来,安全性自然是大大提高。
  唯一的问题是——太慢了。
  将近四个月才能走一趟身毒,若是来回的话,起码八个月。
  错非身毒那边缴获了大量黄金珍宝,否则的话,即使丞相发话,恐怕下面的人也没有什么积极性。
  但,当辛庆忌将缴获的黄金珍宝,送抵番禹后。
  整个番禹疯了。
  然后随着那些珍宝船一路向北,广陵、雒阳也都疯了。
  最后,长安也宣告失守!
  所以常威的船队离开番禹时,番禹码头内外,都被人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不知道多少人走关系,请托、贿赂,想要将一个自己家的孩子塞到常威的船上,好跟着常都尉在身毒发大财!
  船队离港之日,更出现了数以百计的百姓,冲破码头守备的拦截,企图爬上这支将要驶向身毒这个金山银山所在的船队。
  那个场面,常威迄今都无法忘却。
  心里面正感慨着,前方的舰船上,忽然有欢呼声传来。
  “都尉,陆地!”这时,一直骑在桅杆上的领航员也大声的欢呼起来。
  常威于是转头向南,顺着领航员的手指看去。
  却将在海天一色之间,影影绰绰的陆地轮廓,已经映入眼帘。
  新江都,要到了!
  常威于是走到甲板上,掏出怀中携带的千里镜,望向那片陆地。
  他看到了码头,看到了汉室标志性的炮舰,也看到了城塞。
  更重要的是,他还看到了数不清的夷狄,成群结队的出现在城堡与码头之间的空地。
  数量多到几乎不可胜数!
  “子真这次算是阴沟里翻船了……”放下千里镜,常威叹了口气,辛庆忌在这新江都乐极生悲,捅了篓子的事情,常威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知道了——当时他正在长峡的一个简易码头上修整,顺便补充淡水与食物,然后就遇到了从新江都那边回国的商船,自然就知道了辛庆忌捅篓子了。
  常家和辛家从永始之后,就走的很近。
  常威的儿子还和辛武灵的孙女定了婚约,彼此也算亲戚了。
  所以,常威和辛庆忌是认识的。
  不止认识,他们还是永始四年的武苑楼船速成班的同窗。
  长安城内外的勾栏瓦舍官私寮子,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但私人交情与家族交情,终究抵不过现实的利益。
  本来若无身毒奴叛乱之事,辛庆忌应该会和常威交接了职务后,返回长安,接受封赏与丞相教训,然后在丞相带领下,拜见小天子,接着,他会带着可能是身毒都护府都护或者身毒都督府都督一类的职位,回到身毒,继续为汉家开疆拓土。
  但有了这么一遭,辛庆忌短时间内就回不来身毒了。
  如此一来……
  常威舔了舔舌头,他知道,这是他最好的机会!
  辛庆忌回朝述职,而他将成为新江都太守——这是朝堂的人事安排。
  也就是说,只要自己可以弹压住那些造反的身毒奴,就肯定能在朝堂那边留下一个‘果敢’‘知身毒’的印象。
  就有机会,攫取本当是辛庆忌的功劳与荣誉。
  所以……
  “子真啊,真是多谢了!”虽然还不是很清楚,辛庆忌是怎么逼反了那些身毒奴,更不懂为何汉家大兵,迟迟不镇压那些造反的夷狄。
  有一点,常威很清楚——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
  当天晚上,率着舰队抵达新江都港口的常威就在新江都的官署里,见到了阔别年余的辛庆忌,在简单的寒暄过去,常威就和辛庆忌来到了一间密室。
  “子真贤弟……”常威叫着辛庆忌的表字,拱手相问:“城外的身毒奴,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何城防士兵不去弹压?”
  这也是常威奇怪的地方。
  大汉的武将文臣们,从永始之后,肩膀上就多了一个弹压地方的责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