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九十八节 使团 3

第一千两百九十八节 使团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庞贝港,罗马最大港口,共和国的明珠,几乎所有从海外殖民地运来的财富与物资,都会从这里中转。只是,近年来,罗马人的日子很不好过。
  
  哪怕是庞贝城中的角斗场,最近的上座率也开始堪忧了。
  
  “都怪该死的卢库卢斯!”许多人诅咒着那个战死在埃及的前东方执政官:“要不是他擅自挑起战争,伟大的共和国,怎么会沦落到现在的地步?”
  
  私底下,一些马略派的余孽,也在兴风作浪,趁机将锅甩给卢库卢斯的盟友与靠山——罗马终生独裁官苏拉。
  
  但更多的人,则充满了迷茫与失望。
  
  “东方殖民地彻底没了……”年轻的凯撒,站在庞贝港的码头上,远眺着那些从东方陆陆续续撤回来的舰队与军人,他的眼中和其他人一样,充满了迷茫。
  
  从去年埃及战败开始,罗马人就逐渐的被迫放弃在小亚细亚与美索不达亚的殖民地。
  
  数百年来,无数先辈用鲜血与热血开拓的东方殖民地,如今已经基本丧失。
  
  从黑海到亚美尼亚,再到小亚细亚,罗马军团在仓皇中撤退。
  
  没办法,再不走,恐怕就没有办法走了。
  
  本都、阿萨息斯、塞琉古、埃及还有那个莫名其妙出现的大魏……所有东方的罗马敌人都联合了起来。
  
  而曾经无敌世界的罗马军团,在面对那些凶悍、可怕的‘国、军’骑兵时,一败涂地。
  
  方阵与重步兵,根本不是那些踩着马镫,用着钢刀与马弓的敌人的对手。
  
  反而陷入了打不能打,跑又跑不掉的悲惨结局。
  
  在全新的敌人的强弓劲弩面前,罗马的战术与纪律,就和小孩子的玩具一样脆弱。
  
  在埃及战场上,就出现了一整个军团,被敌人的弓箭活生生的射崩,然后被马刀像割草一样收割的事情。
  
  那些自称‘大魏’,被阿萨息斯与本都人称为‘夏人’的可怕敌人,所使用的武器、装备、战术,全面领先和超越了罗马军团。
  
  就连个人身体素质与技战术,罗马的军人,也远远不如。
  
  想着这些,数年前就已经写完了《俄狄浦斯》这一伟大悲剧文学作品的凯撒,内心不禁涌现出浓浓的悲哀与绝望。
  
  因为,现在罗马的敌人,已经控制了埃及、亚美尼亚、波斯与黑海。
  
  他们的舰队,也开始控制红海与一部分地中海沿岸的制海权。
  
  若不是,那个大魏皇帝忽然下令停止了军事行动。
  
  恐怕,就连这些东方殖民地的军队与移民,都无法撤回来了。
  
  只是……
  
  “恐怕,他们停止军事行动,比直接攻击更可怕……”凯撒叹息着。
  
  东方的情报,瞒不过人。
  
  特别是那位大魏皇帝,根本不想瞒人!
  
  他的命令,直接下达给了他的所有属国、封君与贵族——焚毁一切非‘国字’文书,禁止任何人私自持有‘夷文’书籍——这是那些‘夏人’对罗马文字与波斯文字、希腊文字的称呼。
  
  而且,惩罚非常重——不如令,皆族!
  
  短短数月,东方就已经有数十名贵族违反禁令被全家老少一锅端。
  
  波斯人、本都人与埃及人,也尝试了反抗——他们发动起义,声势浩大,然后就被迅速镇压,叛乱者的首级,被插到了木桩上,立在道路中,作为威慑。
  
  听到了这些情报后,元老院中弹冠相庆,认为那些可怕的敌人,暂时不会渡海来攻打罗马了。
  
  只有像凯撒这样的人,才明白这恰恰是灾难之源!
  
  “若被他们完成了焚毁文字,毁灭书籍的事情……”
  
  “十年,或者二十年后,整个东方,就都会变成那些‘夏人’的土地……”
  
  “我们再也无法撼动他们在当地的统治了……”
  
  这是不需要太过复杂的推理,就可以得出的结果。
  
  自称‘大魏’的黄皮肤‘夏人’,一旦完成了对波斯、本都与埃及文明的毁灭,那么,他们也就可以彻底消化那些王国与人民。
  
  东方的世界,有多少人口?凯撒不知道,但他知道,肯定比罗马多!
  
  所以……
  
  不远的未来,罗马就要面对东方世界出现一个强大、统一而且侵略性无比强大的敌人。
  
  而且,这个敌人和罗马曾经遇到过的敌人都不一样。
  
  无论是迦太基,还是马其顿、希腊或者本都。
  
  他们和罗马的战争与分歧,不过是领土、商业利益、殖民地纠纷。
  
  而这个全新的敌人,既要灭亡罗马这个国家,恐怕还要毁灭罗马这个文明——从精神上、肉体上再到文字上,全面毁灭!
  
  每次,只要想到这个事情,凯撒就会全身心的颤抖、恐惧。
  
  好在……
  
  不止是他一个人对此恐惧,那位终生独裁官也同样对此恐惧。
  
  也不止罗马人知道面临的敌人的可怕。
  
  希腊、马其顿,这曾经的敌人,也同样醒悟了过来。
  
  还有在东方的本都与塞琉古、埃及,都有明白过来的人。
  
  凯撒在这里,就是在等一位使者。
  
  而他也没有等太久,一艘海船,便驶抵港口。
  
  船上悬挂着的旗帜,让人能一眼就认出来——这是一艘本都的船舶。
  
  凯撒立刻迎上前去,这时,船上的甲板也出现了一位男子。
  
  “尊敬的本都兄弟,我是罗马的凯撒,请容许我代表罗马伟大的终生独裁官苏拉阁下向您与尊贵的米特拉梯陛下致敬!”凯撒单手抚胸,向来者致敬。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