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三百节 大魏皇帝之谋算

第一千三百节 大魏皇帝之谋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到了十二月的时候,卫律终于等到了从新江都那边快马送来的情报。汉朝人提出了一个让卫律既高兴又惊忧的要求——想要和谈?可以!
  帝位必须去。
  换而言之,大魏皇帝是不能再当了。
  最起码最起码,不能再对外宣称这一点。
  其次,卫律想给自己的太子求娶一位宗室公主的要求,虽然没有被驳回,但也没有得到同意。
  对方要求‘倘若贵国诚心尊奉天子,当表诚意’。
  这个诚意如何体现,他们一个字也没提。
  但卫律明白,左右不过入朝为质、朝贡请封这些套路。
  此事,他是清楚的。
  毕竟,当年在长安,他可也算统治集团的一员,和三公九卿也曾谈笑风生过。
  更紧要的是,大魏右皇帝,对如今那位禀国的大汉丞相,有着深刻的了解和认知。
  当年,弓卢水畔,被其打得夹着尾巴狼狈逃亡后,卫律就一直留心研究过那位如今的丞相的为人。
  西迁时,正是仗着这份了解,卫律才敢偷偷的与那位刚刚发动了宫变,掌握大权的汉室权臣私下里py交易,临了又拉了乌孙人垫背,拖住了汉军可能的追击,让整个西匈奴的残余力量得以顺利走出西域,随后攻破康居,进抵沩水,灭亡月氏,最终于大梁立国。
  现在,再次遭逢曾经的大敌。
  卫律自然知道,如何与其打交道。
  也明白,那位大抵是不会对他赶尽杀绝的——灭了他卫律,那位丞相哪里去找这么好的借口和机会,继续用兵身毒?
  难道连遮羞布都不要了,赤裸裸的以暴力来灭国并土?
  若是如此,他如何去说服国中士大夫?
  旁人不知道,卫律是很清楚中国士大夫的清高与洁癖的。
  那些家伙,嘴中动辄就是周公如何,孔孟如何,三代如何。
  仁义道德、上下尊卑、忠孝礼仪,更是万万不能丢弃的根本。
  不然,何以汉朝要留着西域王国,而不是直接吞并、灭国?
  不然,汉人又何必拐着弯,拿着乌孙人、羌人当挡箭牌,自己不去做那些贩奴的勾当?
  说到底,仁义、尊卑、忠孝,是中国的传统价值观。
  哪怕私底下男盗女娼之辈,表面上也得做出一副谦谦君子的姿态。
  所以……
  听完了臣子的报告后,卫律立刻就精神了起来。
  他挥手召来自己的太子卫河,对他问道:“太子,对此可有看法?”
  这便是要考校自己的继承人了。
  没办法,当年卫律被困漠北数载,期间,他辛苦培养的长子死于漠北的疫病,次子和从子也都先后死于箭伤。
  好不容易得到了漠北那几位的纵容,得以率军与李陵汇合,却又困顿于西域的焉奢、尉黎之间。
  于是,等到他和李陵率部西迁时,身边就剩下了三个儿子。
  西迁路上,又病死了两个,最终活着跟他来到这身毒的就剩下了排行第五的卫河。
  这个儿子很年轻,今年才将将十八岁而已。
  卫律为了培养他,一直将其带在身边,耳提面授。
  好在卫河很聪明,学东西也很快,这让卫律稍得安慰。
  “父皇,儿臣以为,汉人的条件,绝不可答应!”大魏右皇帝的太子恭身长拜。
  “哦……”卫律闻言,眼前一亮,心中颇为欢喜,问道:“为何?”
  “回禀父皇,我大魏虎踞身毒,兼有百国,又控堪薄天险,有大梁雄城可依,麾下虎贲精锐,足有数十万,汉人轻我,我等何必自轻?”
  “那汉朝若是果真来攻,我大魏虎贲,必可予其迎头痛击!”
  听得卫河的话,殿中的十余位大魏将领,都是暗暗点头。
  这些人都是卫律来到身毒后成长起来的新生代,西匈奴西迁,虽然不过十余年,但对这些人来说,却仿佛是一个世纪前的事情了。
  他们知道汉人很强,但不知道到底有多强?
  只是隐约记得,少年时跟着父祖,狼狈逃离西域故土时的事情。
  但这份记忆并不牢固,因为,当年西迁时的苦难,没有太大。
  不过一年,西迁大军,就已经灭亡康居,进入了温暖富饶的沩水流域。
  倒是那些年长的大臣贵族们,眼中满满的都是忧虑。
  他们知道,而且明白,汉军的强大之处!
  当年在西域,在汉军鹰扬旅的威压下,瑟瑟发抖的记忆,依然深耕于这些人内心的最深处。
  自是明白,虽然如今的大魏,看似强盛。
  但说到底,所谓的数十万虎贲,其实其中有七成以上乃是仆从军。
  真正可以依靠的能打的,也就那么七八万骑兵。
  就算是这些人,可堪与当年的汉军相媲美的,最多两万罢了。
  而汉朝有多强?多大呢?
  两万骑兵,恐怕不过是汉朝如今一个都护府的兵力。
  况且,即使侥幸能胜过汉朝一回,恐怕,带来的不是和平与安稳,而是更大的危险!
  一旦那位丞相暴怒而起,亲自将兵而来。
  即使只率一万之军,恐怕也能将整个大魏连根拔起,全数屠灭!
  张蚩尤之名,可非浪得虚名!
  卫律高坐龙座上,俯瞰着自己的大臣、贵族们的神态,心中已是明了。
  他看向卫河,微微摇头,道:“痴儿!”
  “汝之判断,倒是正确,奈何想法不对!”
  “朕之大魏,确实不该应允那都护的条件……”
  “但不是为了抗拒汉朝,更不是和汉朝为敌!”
  “与汉为敌,吾等将死无葬身之地!”
  “旁的不谈,如今我大魏虽然兵强马壮,控弦数十万,领有百国,横跨万里之土!”
  “然则,在汉军面前,恐怕难撑数载!”
  “光是那汉人精锐,所谓火枪营、火炮营,便已非人力所能敌!”
  最初汉人建立新江都时,卫律曾经试探过。
  结果是,数千大魏精锐,葬身于火枪的硝烟与火炮的轰鸣之中。
  自那时起,卫律就明白了,他西迁这十余年,固然强大、兴盛了起来。
  更通过压榨、剥削与掳掠各国,积攒起了庞大的财富和数不清的工匠,有了仿制汉朝马蹄铁、马刀和甲胄的一定能力。
  仗此,大魏铁骑,纵横万里,入主身毒,压服万国。
  而李陵更是兵锋直指远西,灭国无算,打下了‘宙斯之鞭’‘万王之王’的名头。
  可是,这些年,汉朝也没有闲着。
  他们发展的速度,远超想象!
  出现了让卫律无法想象的火枪、火炮,其骑兵中更是出现了全身具甲的铁骑兵,为火枪兵之羽翼,火炮之屏障。
  仗此兵甲之利,汉军得以跨海而来,不过两三千之众,便灭国屠城,更在野战中全歼了一整支的大魏万骑!
  如今,那新江都中起码有数千汉军精锐,火枪、火炮之数,更是翻了数倍。
  真惹毛了汉人,那位丞相只需要跨海再运两万之兵,就可灭亡他的大魏,让他和他的大臣、贵族,夹起尾巴,再次逃窜。
  若再引来其西域之兵马,海陆并进,他恐怕连跑都未必跑的了。
  是以,和汉人打交道,不能依仗蛮力,那是自寻死路!
  “父皇,那您为何?”卫河有些跟不上自己父亲的思路。
  “太子想说的是,为何朕明知不能胜之,偏偏却要拒绝汉人的要求和条件吧?”卫律坐在宝座上,呵呵的笑着:“毕竟,其实汉朝的条件,也并非不可答应……”
  “左右不过是个虚名而已……”
  放弃帝号,这对卫律来说,完全没有问题。
  因为,他可以假装放弃,就像当年南越王赵佗一样,假作放弃称帝,实则关起门来,该怎样还是怎样!
  而汉人好虚名,未必会较真。
  至于质子长安,更非难题。
  太子卫律舍不得,皇子还舍不得吗?
  旁的不说,他来这身毒后,日夜耕耘,生下了十几个皇子,别说送一个了,就是全送去也不心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