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无限复制 > 第八百九十八章 元驼

第八百九十八章 元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c_t;他来自于一个古老的种族,号称可以掌控天下万兽圣法!

    虽然只是上品仙王,但是域外,却有着多次斩杀同阶存在的彪悍战绩!

    在域外的仙王榜单中,元驼可以位列前一千名的行列之中,这是一份极高的荣耀!

    普通的仙王都需要抬头仰视。[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_._.花_._.糖_._.小_._.說_._.網<>

    元驼脸上狰狞的神色更深,微微点头:“不错,我就是要斩杀这小子为我域外祭旗。闪电舞女虽然修为不济。可是她的祖辈却与我有些渊源!这小子杀了闪电舞女,需要将他的首级带回域外,为闪电舞女的族群做出一个交代!”

    元驼的语速很慢,慢条斯理,像是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在的眼中,这戈多仿佛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一般!

    凶残,暴戾的气息笼罩戈多,像是一个巨大的囚笼,让戈多无法挣脱!

    黑暗囚笼,这是域外之中一个古老兽族传承的的秘术,然而,元驼并不归属于那一族,却将那一族中的禁忌秘术给施展出了出来。

    黑暗的气息,缕缕垂落,每一缕都沉重无比,堪比一座绵延万里的巨大山脉。

    黑暗囚笼,代表的是永恒放逐的力量。

    一旦成型,便会被融入到虚空之中,找不到归来之路!

    一切都是,尘归尘,土归土吧!

    那元驼轻轻叹息了一声。戈多便是感受到了周围时空的流转和变动。黑暗囚笼,永恒放逐!

    一式禁忌秘术,不知道承载了多少强者的亡魂,才能够铸就出它那诸天显赫的威名!

    戈多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畏惧之色,反而是一种跃跃欲试的兴奋,在他的眸子里面绽放出来。

    左手为阴,右手为阳!

    太阴之力,显化为一轮弯弯的月牙,而太阳之力,则是变化成为了一轮烈烈燃烧的红日!

    阴阳同出,显化共济!

    太阴与太阳之力尽皆联合,演化成为了一尊流转不定的太极图案!

    阴阳共济,乃生太极!

    一轮太极图案,当空而起,照耀九洲,将那黑暗牢笼直接崩碎破灭,腾舞苍穹!

    “以道破法!”

    远处,驻足观望的大梦仙皇的分身露出了一抹诧异的神色。

    这戈多的手段,已经渐渐超出了他之前的预料。

    以道破法,一般在仙王层次很难领悟,就算是仙皇之中,也有很多人,都是不曾参悟出其中的真谛所在。[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道之所在,有所高低!

    阴阳之道乃是最为古老的道统之一。

    法由道生!

    像是阴阳之道,完全可以在境界上面破解绝大多数的法术。可是其中的火候和运用的方式,却是只能意会,不可言传,只有在偶然之间方可领悟。

    黑暗牢笼的禁锢失败。

    那元驼的脸上有些不搁,没想到,一个小辈而已,竟然挡住了他的一击。

    同时,另外的域外仙王也走出了三人和上官唯一,上官剑一,幻影仙王相互拼杀了起来,呐喊之声冲天,杀伐之意入髓!

    仙王之间的交手,动辄便是崩碎天地,打裂一方穹空!

    “三界真的没落了吗?无人了吗?仙王层次,仅能够派出四人出征!”

    其中一位域外的仙王怒吼。

    他没有寻找到自己的敌手,仅有的四位仙王,全部都被人给挑走了!他要杀敌,要立威,不想要白跑一趟!

    他声贯天地!动荡在整个白虎关内!

    很多强者,都是咬牙切齿,握紧了拳头。可是他们却要以大局为重,不能够鲁莽出关。

    域外生灵叫阵的目的很是明确。

    白虎关中,有最老的杀阵在守护。

    域外生灵难以突破险关。

    所以,他们只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叫阵来消耗白虎关内的有生力量!

    无数年来,也有诸多仙王因此陨落!

    “白虎关,真的很有意思!”

    大梦仙皇好像是根本就不关心白虎关的安危,目光远眺,看向了那戈多和元驼交战的场景。元驼选择的近身战。以肉身之力和戈多硬憾,拳拳咬肉,双方之间是你来我往。

    戈多虽然在法力方面不够精进。但是在肉身方面却还从来都没有怕过谁。他的血气翻滚,奔腾涌动,纵然是和元驼这种古兽出身的生灵相比也是不落下风!

    两人之间,你来我往,转眼之间便是已经交手了数百招。

    两人的胜负很平均,约莫在五五之数。

    他们的头顶,各自悬浮着一枚大圆满层次的血气法则的结晶,远古战象的身影在奔腾,五爪真龙的尾巴在甩动!

    每一式交手,都是崩天裂地,以龙象的数目来形容,简直就是神魔当空,龙象乱舞。

    “你真的很强reads;!”双方交手数百招,元驼和戈多的身影分开,他们的肉身尽皆是绽裂开来,双方的力道太大,纵然是以他们那几乎变态的肉身都是难以承受。

    戈多的左半边的胸脯被活活剖开。

    至于那元驼也是没有好到哪去,一只手臂被戈多撕裂了一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