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都市长生一万年 > 第三十七章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什么最重要?

第三十七章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什么最重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进来吧。”\r
  柳含瑜为自己妹妹开了门。\r
  柳希音拿着自己的手机走了进来,解锁手机屏幕,点开了刚刚接收到的短信息。\r
  信息内容是:估计你们已经试过,那解药是假的,想要拿到真的解药,今晚十点来“泰刺激”。这次柳含瑜必须单独来,再敢带着任何人,后果自负!\r
  看过这条短信,秦飞笑着冷哼一声。\r
  “这个‘泰刺激’是泰渠公司旗下的一家酒吧,算起来也是冯家的产业。”\r
  柳含瑜提醒道:“晚上十点,酒吧里必然非常热闹,环境嘈杂,只要对方精心布置一番,恐怕……”\r
  她的话没有说完,绝美的瓜子脸上明显透着担忧。\r
  “我跟同学去过‘泰刺激’一次,那里确实很乱,我刚进去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r
  柳希音接话说道,此时她的神色还算正常,吃了饭后,精气神渐渐恢复饱满状态。\r
  “以后不论跟谁,都尽量不要去那种地方!”\r
  柳含瑜对自己妹妹嘱咐道:“鱼龙混杂的是非之地,女生去了最容易遭算计。”\r
  “嗯。”\r
  听到“遭算计”三个字,柳希音的粉嫩圆脸上仿佛又蒙上了一层阴霾。\r
  这一次被暗算,令她刻骨铭心,从小到大首次领教了这个世界的凶险。\r
  “姐,听爸妈说,你一直没休息,赶紧睡一觉吧。”\r
  柳希音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你都有黑眼圈了呢!”\r
  “是吗?我有黑眼圈了?”\r
  柳含瑜当即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确实有点神色憔悴,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慌忙跑进了洗浴室。\r
  她跟秦飞不同,无论是前世今生,她对于自己的仪容都是非常在意。\r
  洗过澡,她才发现,自己忘记拿干净衣服,只得披着一件浴袍回到卧室。\r
  “你身上的血痕好像都消失了,恢复得挺快嘛。”\r
  秦飞已经放下了自己的手机,背靠着床头板,笑眯眯地说道。\r
  “你可以不去睡书房,但是能不能继续睡衣帽间呀?”\r
  柳含瑜一副很郁闷的样子,虽说这家伙已经把自己的身体看过了一遍,可如果总是处于可能被他占便宜的情形下,她还是倍感别扭的。\r
  毕竟,彼此之间算不得真正的夫妻。\r
  “最近几天,几乎都是在为你们家的事情奔波,费心费力,你要懂得感恩。”\r
  秦飞貌似认真地回道。\r
  “不是不能感恩,难道仅仅是让你睡在我的床上,就算感恩,就能让你满足了?”\r
  “对。”\r
  “额……”\r
  柳含瑜没想到他回答得如此干脆,挥手道:“随便你吧,反正我也反抗不了。”\r
  她从衣柜里取出了一套内衣,然后躺在床上,用褥子遮住身体,隔着褥子穿戴内衣。\r
  看她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样子,秦飞不禁摇头笑了笑。\r
  “对了,你不看看那两只瓶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吗?”\r
  穿好内衣后,柳含瑜安稳躺好,侧身看着秦飞。\r
  “一会儿找个没人的地方看。”\r
  秦飞下了床,“你先休息吧,差不多该行动的时候,我会叫醒你。”\r
  “行,去吧。”\r
  柳含瑜闭上了眼睛。\r
  走出这间卧室,下了楼,秦飞从一楼的鞋柜上拿起了一只公文包,随即走出客厅。\r
  他没有离开太远,最终在这片高档小区北边的江滩附近停下脚步。\r
  此时是下午一点多,烈阳高照,天气炎热,江畔自然没人。\r
  立身在一片小树林中,站在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下,秦飞往周围看了看,而后打开公文包,从中取出了一黑一白两只小药瓶。\r
  呼!\r
  真气外放之下,几乎凝如实质的紫光,将秦飞的双手裹紧,同时也裹住了那两只药瓶。\r
  他先将白瓶的瓶塞拔开,白瓶并无异常,他一翻手,白瓶的瓶口朝下,有一股清水从中流出。\r
  确实只是清水,不是解药,也不是毒液。\r
  丢掉白瓶,秦飞拔开了黑瓶的瓶塞。\r
  瓶塞脱离瓶口的瞬间,就有一缕缕粉色雾气从瓶中缓缓飘出。\r
  在紫色的真气包裹下,粉色雾气无法散溢,更不能制造任何威胁。\r
  秦飞凝眸看了看,发现黑瓶中装的是一种粉色的液体。\r
  他翻转瓶身,倒出了瓶中的液体,在自己的紫色真气包裹下,继续观察。\r
  “应该是一种能令人迷失心智的催情药,看来霍春雷对小瑜仍旧存有邪念。”\r
  秦飞轻哼一声,一挥手,收了自己外放的真气,也甩掉了那团粉色液体。\r
  回到柳家的别墅的前院,他拿出手机又给姚大成打了个电话。\r
  他问:“大成,你回江州了吗?”\r
  姚大成回:“公子,我刚把芊芊从学校接回来。”\r
  他嘱咐:“你照顾好芊芊就行,不要给对方任何可趁之机。”\r
  姚大成说:“公子放心,我这边人手很多。”\r
  秦飞正要再交待几句,却发现有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卡宴停在院门口,从车里下来两人。\r
  二人没有按门铃,直接推开院门,走进院中。\r
  “秦飞,家里有人吧?”\r
  二人中的已有白发的妇人开口问道。\r
  “嗯。”\r
  秦飞挂断通话,点了点头,心知她问的是除了自己之外,这栋别墅里是不是有柳家人。\r
  他认识这二人,知道他们是一对母子,是苗瑛的娘家亲戚。\r
  上了年纪的妇人名叫苗美娟,她的父亲和苗瑛的父亲是堂兄弟,多年来两家经常互相走动,所以她认识秦飞。\r
  戴着大大的白色圆顶遮阳帽,拎着一只名牌包包的苗美娟,轻蔑地瞟了秦飞一眼,一边走向别墅的客厅大门,一边小声对自己儿子说道:“万健,看到没,跟个大傻子一样,见到亲戚就知道嗯一声,连句完整的话都不会说。”\r
  秦飞听清了她的这句话,但并没有因此发怒。\r
  此时的他,根本没闲心跟这种小角色计较。\r
  进了别墅客厅,秦飞仍旧没有跟那对母子打招呼,直接到了二楼的书房里。\r
  眼不见为净!\r
  柳家的别墅内,一楼客厅。\r
  之前在午休的苗瑛和柳百川,都已从卧室里走出,热情招待刚到的两位客人。\r
  “小瑛,你们的那个窝囊女婿越来越不像话了,刚才在院子里碰着,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r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