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你管这也叫金手指 > 第三十章 暴雨

第三十章 暴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z月月的打赏和月票支持!感谢腹黑禦姊的月票和各位书友的推荐票支持!最近晚上应酬多,不好意思了啊!)   夜已深,迷迷糊糊中听到窗外传来阵阵雷雨声,夏洛特从睡梦中醒来,隐约听到雷雨中有人的呼声。   夏洛特心神不宁,他掀开被子从杂物间内的铁架床上翻身而起,因为无法被任何人察觉自身存在,这些时日他不得不睡在希尔维亚安排的阁楼杂物间。这儿阴暗潮湿,与夏洛特原本的其居住所全然不符,但慢慢的,他也习惯了这种生活。   阁楼的窗户无法打开,他隔着玻璃往外看去。豆大的雨点敲打得窗页哒哒直响,城堡内却火光通明,人们举着防水的火把,在城堡中四散巡视,似乎在搜寻着什么东西。   萨瓦堡内绝对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对于夏洛特这个局外人而言,萨瓦堡内发生的一切(除了希尔维亚)都与他无关,但这刻他却觉得莫名的心慌,总觉得今夜会发生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于是他穿上衣服,匆匆忙忙地离开阁楼赶往希尔维亚的房间。一路上,萨瓦堡内戒备森严、灯火通明,人人面色严肃、略带焦躁,除此之外,也有一些不耐烦的情绪。   再到希尔维亚房前,却发现她的卧室前围满了卫兵,萨瓦堡此时的主人——陆斯恩、伊格尔、克劳迪恩赫然全部在列。   夏洛特心脏咯噔一响,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情况,他走入卧室,看到陆斯恩和伊格尔面无表情,而克劳迪恩则悔恨交加、情绪焦躁。   究竟发生了什么!?   夏洛特大声询问,但显然没人会回答他问题。就在他不知如何是好时,亚伯拉罕匆匆走入房间,朝陆斯恩、伊格尔和克劳迪恩依次行礼。   陆斯恩和伊格尔尚能保持平静,但少年心性的克劳迪恩早已按捺不住,急匆匆地追问道,“怎么样!找到我妹妹了吗?!”   他这句话一出口,夏洛特就立刻意识到希尔维亚失踪了,于是直直盯着亚伯拉罕,恨不得拉着他的衣领催促他回答。   亚伯拉罕很快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找到公主的踪迹,这场暴雨洗去了痕迹,而且公主似乎也有意隐藏行踪。”   “你是说,妹妹是自己离家出走的!?”克劳迪恩继续追问,“你确定吗?不是进了盗匪吗!”   “太子殿下,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我认为当世没人能在两位陛下的眼皮底下掳走公主,除非那个人是……”亚伯拉罕自知失言,立刻闭嘴不说。   那个人是谁,在场之人心知肚明。能够在陆斯恩和伊格尔眼皮底下掳走希尔维亚,除非那人是幻之主艾丽妮。这个可能性当然不会成立。   伊格尔点点头,肯定了亚伯拉罕的判断,但陆斯恩却小声说道,“那也未必。”   “什么意思?”伊格尔听到了陆斯恩的私语,诧异地问道。   “那天……”陆斯恩犹豫片刻,似乎在斟酌语言,“我似乎在希尔维亚身边看到了一个人,虽然当时认为是太过疲倦而出现的幻觉,但现在想想,还是觉得很可疑。”   到了陆斯恩和伊格尔这种层次,对于身体和灵魂的掌控足以称得上超凡入圣。虽然并非不可能因为疲倦而出现幻视,但实话说,这种可能性真的微乎其微。   伊格尔露出沉思之色,问道,“要不要仔细搜查一遍萨瓦堡?”   “……也好。”   接下来的话夏洛特没有再听的欲望,他转身走出门外。陆斯恩和伊格尔的搜查注定无用,夏洛特知道没有人能在陆斯恩和伊格尔的眼皮底下掳走希尔维亚,唯一的可能就是希尔维亚独自离开了城堡。   但她为什么连自己都不说?   夏洛特旋即自嘲,现在的他在希尔维亚的心中顶多只能算是良师益友,以她现在的性格,一旦做出决定又怎会和别人商议?   他隐隐觉得是克劳迪恩那句“希尔维亚你不懂人心”对她造成了影响,但又觉得荒诞不经,毕竟以希尔维亚的冷淡,又怎会在意这些?或者说,希尔维亚其实一直在意自己与常人的不同,只是埋在心中、未曾发酵?   他紧张希尔维亚的安危,冒着暴雨走出城堡。城堡外四处有骑士、卫兵搜寻,夏洛特没跟随大部队行动,反而深入原始森林,在那参天巨树中寻觅芳踪。   随着时间推移,暴雨越来越大,狂风呜呜吹得山林呼啸摇曳,足下泥泞不堪寸步难行。气温在这暴雨中骤降,仿佛一夜之间来到北境严冬。   现在的希尔维亚虽然有些特异能力,但毕竟实力不强,时间一长,原本还能保持镇定的夏洛特越发慌张,他几乎忘了这只是一重幻境,担心希尔维亚能否在这极端气候中生存,于是在暴雨倾盆的山林中大声呼喊希尔维亚的名字。   但即便有法术加持,足以让声音遍传数里,他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在想,今天该不会就是希尔维亚离家出走的日子吧?但很快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因为从时间上看,她离开萨瓦堡时应该是在陆斯恩和伊格尔去世之后。   暴雨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凌晨三点左右,暴雨才突然停歇。此时就连遮蔽天空的乌云都已散开,一轮皎洁的明月散发柔光,将雨后的山林铺上朦胧的梦幻之色。   夏洛特用剑挑开前方拦路的藤蔓,走出这片山林,在空旷处举目眺望。他的万象魔眼具备有极强的观测能力,四处观察后,果然发觉了异常。   在东方的一处小山包上的大树下隐隐有人活动的足迹,足迹尚未被雨水冲刷,看来留下足迹者还在附近。   夏洛特没有再呼喊,而是不动声色朝那山包移动,踏上山包,转过那足以让五名成年人合抱的大树,果然发现希尔维亚抱着膝盖坐在地上。   她浑身湿透,目光悠远地抬头仰望天空的明月,活像一只迷途的流浪小猫。听到脚步声后,她也丝毫没有动静。夏洛特叹息一声,也不嫌泥地脏乱,同样抱膝坐在一旁。   “怎么想着玩一出离家出走的戏码?”夏洛特语气如常地问道,“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这样未免也太没效率了。”   “没效率吗?”希尔维亚悠悠问道,“那这样会不会让人觉得更像人类?”   “什么像?你本来就是人类。”   “但我没有人心。”   夏洛特一时无言,隔了一会才说,“我并不这么认为。”   “你在骗人。”   希尔维亚转过头来,冰湖般的双瞳似乎不容分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