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孤才不要做太子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帝王出行

第二百五十二章 帝王出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承乾无奈道:“你们想多了,父皇虽然出行,但是长安他一定会留下不止一个后手,根本用不着咱们操心。再说了,别以为你们存在的有多隐蔽,百骑司要是不知道你们的存在,才是怪事。以后做事情的时候收敛一点,不要太多的掺和这些事情,一旦你们的存在产生了威胁,就会立刻被父皇下重手祛除,到时候,你们让孤眼不见为净呢,还是为了你们跟父皇死磕?”、
  
  王晟立刻为难了起来。
  
  起身拍拍王晟的肩膀,李承乾说:“好好的把自己的日子过完,那些出了宫的,只要有一条活路就好,不能再奢求更多。也不是孤看不起你们,秦朝的赵高是怎么回事,不用孤跟你们说,你们也清楚吧。安分守己才是存活之道,千万不要对权力透露出一星半点儿的想法,否则,到时候对你们这个群体,都会招来严厉的打击!”
  
  赵高是谁,王晟自然清楚,见太子说得严厉,只能连连的点头。
  
  见自己已经震慑住了他们,李承乾才转身离开。
  
  几乎每个朝代,都会出一两个权力熏天的宦官,作为宫内且没有后代的人士,好多时候他们都会得到皇帝的信任。可是不知道是史书的可以丑化还是真的如此,得到大权的宦官,好像真的没有干正事儿的。
  
  可怜和可恨总是能相通的,李承乾可不希望自己手下的这些可怜人变得可恨起来。
  
  跟清净的甘露殿不同,两仪殿里都忙翻天了。皇帝要出行,还要带上皇后,所以所有的事务基本都落到了长孙的头上。
  
  不过长孙不愧是一代明后,忙碌的只是宫女宦官,她坐在;两仪殿里时不时的下一个命令之余,还有心情说儿子和儿媳妇的闲话。
  
  “到底是个开窍的,本宫去苏家看苏家闺女的时候,看到了你写的信,结果那丫头羞的钻到屋子里,本宫都没能再叫出来。这样也挺好的,虽然坏了规矩,可能保证你们婚后能够和谐美满。如果这样的所为不是过于骇人听闻,本宫都想以皇后的身份推行了。”
  
  长孙母仪天下,这样的事情确实在她管辖的范围内。不过拿儿媳妇取笑儿子,这得是什么样的恶趣味啊。
  
  “母后说得极是,不知道您有没有开解开解她?这傻丫头,当初听说王家有意跟皇家结亲,就觉得儿臣要抛弃她了。听长乐说,眼睛都哭的像桃子。”
  
  经过几次以后,李承乾的脸皮也变厚了起来。婚前先恋不就是超前了一点嘛,好多人羡慕还羡慕不来呢!
  
  “自然是开导她了,不过承乾,苏媛这丫头心地善良,虽说这是好事,可当皇后的,还是要学会严厉才行,一味的宽松,是管理不出和谐的后宫环境的。”
  
  “好了好了,儿臣知道了,您还是忙着吧,儿臣有些事情还要回东宫处理一下,明早儿臣会过来送您的。”
  
  从怀里掏出两个香囊,塞给豫章和长乐一人一个,再给贪吃鬼李治一袋牛肉干,李承乾才离开。
  
  长孙的孩子,一般都是她亲自带着,从小养到大的。这个“一般”,就是在他身上破坏了百分百,当初明明只有八岁,他却不得不跟长孙分开。
  
  不过这样的安排还是好的,至少他的秘密,这样一来就不容易暴露了。
  
  睡觉说梦话,是他最大的恶习,不过好在张赟等人听不懂什么“小电驴”、“十元蒸菜馆”、“电瓶没电了”之类的话,只当是胡说的。
  
  下午还是房玄龄的教导时间,这一次虽然是他监国,但是主要拿主意的还是房玄龄。传国玉玺的玺印被皇帝收了起来,不给任何人看,所以这期间朝廷的奏折上只能添加太子和中书的印章。
  
  在东宫混了一顿晚饭后,房玄龄才沟满壕平的迈着步子回家。
  
  送走房玄龄后,躺在东宫的床上,李承乾不由得幻想起来,如果他在未来妃子的床上也说梦话,会是什么样的?
  
  羞臊的看了一下微微隆起的被面,给了自己一拳,才开始数羊睡觉。
  
  第二天一早,不到天明的时候,李承乾就在嘈杂的声音里醒了过来。
  
  没办法不醒,丽正殿虽然在东宫正中央,可是外面人喊马叫的,汇集起来依旧扰人清梦。
  
  穿戴完毕起身,刚走出殿门,就看到了于泰。
  
  于泰行礼说:“殿下,东宫门外囤积了大量左武卫的兵马,聒噪的军士,属下已经教训过了,但是战马的嘶鸣,可不是能管束的了。”
  
  “无妨,前面开路,孤要去送父皇和母后。”
  
  出了门才只带皇帝这一次丝毫没有随便出行的意思,地方上虽然免除了黄土垫道、地方官员上贡之类的礼节,但是在出行的规模上,他却不打算妥协。
  
  皇上出行乘坐的也就是黄金装饰的御辇,虽然好多地方只是金箔,可这一辆车下来价格也是非常骇人的。手执大刀的、手执弓矢的、手执的尾枪的近身护卫,一共有三十人。不过这些人手里拿着的武器装饰性要多过实用性。手执荷殳戟的各殿前执曲柄黄盖的一人、执净鞭者四人。在华盖之间,除十匹仪仗的马外,有骑马的卫士千人。
  
  不算随行的官员和大军,单单大军防护下的内部队伍,就接近两千人了。
  
  除此之外,皇上出行五十四个华盖、七十二个执扇.....
  
  根本没有削减的意思。
  
  看到停驻在皇宫门前的队伍,李承乾忽然想到了一个字:“壕”!
  
  皇帝其实跟暴发户也没多大区别,又不是下扬州,不过是到岐州逛逛,住两天、做做亲民的样子而已,用得着这样的阵仗?
  
  “太子殿下也觉得陛下小题大做了?”
  
  “没有,绝对没有,礼制规定,帝王离京三十里就要这样的阵仗,如今到岐州何止三十里了。”
  
  很意外,本来应该在家闭门思过的魏征,今天居然穿着常服出现在这里,他又不会随行。皇帝想要旅游散散心的时候,是不希望一个讨厌鬼在身边的。
  
  “呵呵,子不言父过嘛,老夫理解。”
  
  “你理解个屁啊!”
  
  李承乾很想这么说,不过也只能在心里吼吼罢了。
  
  其实对于皇帝的行为,也不难理解,当了皇帝嘛,在这个没有电视网络的年代,不给百姓和底层官员展示一下自己的样子,跟锦衣夜行有什么区别?躲在宫里,算什么皇帝,只有站到好多人的面前,享受那种山呼海啸的声音,才能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地位。
  
  “魏大夫为何不随行?孤听说您被父皇斥退后,可是一点都没有再反驳哦。”
  
  魏征嘿嘿一笑:“这次不过是岐州而已,莫说陛下,最近酷暑难耐,朝中大员在官署都苦熬,出去散散心没什么。不过下次陛下若是再想要得寸进尺,老夫可就断然不会答应了!”
  
  说完,远远的看到皇帝的轿子从宫里出来了,魏征就告罪一声,灰溜溜的离开了。他闭门思过要明天才能出来,皇帝特意选择离开后再把他放出来。
  
  拍拍脸,李承乾只能迎上去。
  
  一只脚才踏到地上,李世民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李承乾,指指李涧说:“朕把李涧留给你,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儿,缓和的就派红翎急使送信,焦急的就让他处理。除非必要,不要打搅朕的雅....不要打搅朕巡视乡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