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尸香门第 > 新书发布

新书发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诡医夜行》发布,大家多多支持啊!o(_)o哈哈~      ******      第001章岐黄阴术玉帝掀棺      七岁那年,我爹被我娘做成了人头天灯,挂在了大门上。      那天早上,我正在茅房里撒尿,就听到外面奶奶一声惊叫。      我还以为奶奶摔了,赶紧提起裤子就跑了出去。      就见奶奶背对着我站在院门口,嘴里发着惊恐的呜咽声,身子抖得跟筛糠一样。      我喊了一声奶奶也没人应,我刚来到奶奶身边,就被爷爷从身后捂住了眼睛,陈昭别看!      可我还是看见了。      那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幕,在那大门的门楣正中,冬日浓雾萦绕之下,一个血淋淋的人头被一根红绳悬在那里,随风晃动。      虽然只是短暂的一眼,我已经看得很清楚。      那人头里面的东西被人掏空了,眼珠子跟舌头,也都被人挖了出来,人头里面还点着一盏油灯,幽绿色的灯火从眼睛口鼻中透射出来,跟活的一样。      第一眼我还没看出来,等到被爷爷捂着眼睛之后,我才后知后觉地想到,那个人头,怎么那么像我爹……      黑暗里,我听见奶奶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造孽啊!陈玄麟,都是你造的孽啊!      陈玄麟是我爷的名字,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我爹死了,奶奶为什么要怨在我爷身上。      奶奶那一声造孽刚落音,另一声惨叫就从我娘的房间里传了出来。      转过身,我娘浑身是血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溅满血的脸上表情木讷,一双眼睛瞳孔缩得只剩黄豆大小。      我早就被吓傻掉了,以为自己只是在做梦,连哭都忘了。      “红霞……”奶奶吓得声音都变了腔。      我娘跟没听见一样,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许久,竟忽然笑了一声。“错了……都错了……”      即便是在梦里,这话也能让我不寒而栗。      我浑身的寒毛竖起,躲在爷爷怀里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      我娘看着我冷笑一声,又说了句,都错了……      随后,我娘没有任何征兆的,直接就跑过去一头扎到了井里!      短短一天时间,我爹我娘就这样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离开了人世。      这一切都实在是太过诡异,太过匪夷所思,以至于他们死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没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我娘为什么要杀我爹?而且还是以如此残忍的方式?      她为什么又要说都错了?还有她当时看我的那种眼神,难道她真正要杀的,是我不成?      还有,为什么奶奶会把爹娘的死,怪在了爷爷的头上,说是他造的孽?      爹娘死的当天,爷爷就把他们合在一起草草下葬,然后就带着我跟奶奶急匆匆地离开了从小生活的村子。      爷爷是怕,像是在躲着什么。      我们在新的地方安顿下来没多久,奶奶生了一场大病,即便是精通医术的爷爷,也没能留住她,没几天就去世了。      经过这一次之后,爷爷一夜之间老了很多,整个人也变得异常阴郁。      原本好好的一个家,一下子全毁了。      我曾不止一次地问过爷爷,关于我爹娘的事,小的时候,爷爷不让我多问,后来长大些之后,爷爷才第一次跟我说,娘之所以对爹做出那种事情,是因为娘得了阴病。      这世上有些病,不是常人能理解,也不是普通医生能治的,因为那些病,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爷爷说那种病,就叫阴病,老话讲叫犯阴!      可我仍然不明白,娘好好的怎么就会得了阴病呢?      我总觉得,爹娘的死,是跟我有关……      等我再细问下去,爷爷却已经沉默不语,他使命地抽着烟袋锅子,想了很久,终于问我,想不想学怎么治阴病。      我就问爷爷,学治阴病,能查清楚爹娘是怎么死的吗。      爷爷怔了怔说,鬼医术是你命里的“堵命石”,你一旦涉足,便撞进了命盘机缘,有些事情,你早晚是遇到的。      那时我才知道,原来一直沉默寡欢的爷爷,竟是这世间为数不多能治阴病之人,唤作“鬼医”!      爷爷固执,虽然教了我鬼医术的本事,却从不让我给人看阴病,我知道,他是不想我过早地撞动机缘,不想爹娘的事情,再一次发生在我的身上。      一直到我十八岁高考结束,爷爷得了一场莫名的大病,撒手人寰。      爷爷临死前,我很想问清楚当年爹娘的事情。      爷爷也明白,不等我问就说,陈昭,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可我不能说,等我死了,你就安全了……      爷爷的话让我不解。      爷爷那枯槁的手拼命地抓着我,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我说,陈昭,我不在了,你一个人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爷爷走了,我感觉整个天都塌了,哭得痛不欲生,喉咙里都喊出了血来。      幸好爷爷生前在十里八乡悬壶济世留下了好名声,他老人家死后,村里人自发地帮忙张罗,才把爷爷的后事料理了。      可出殡那天,却还是出了事。      那天本来是晴天白日,可爷爷的棺材抬到坟地里准备下葬的时候,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天雷竟然直接打在了爷爷的棺材上。      抬棺匠跟那些村民们,全都吓趴在了地上。      我当时也吓得本能地蹲在地上抱住了头。      等我们缓过神来时,才看见那厚重的棺盖上竟是被劈出了一个碗口大的洞!      那洞口里面有焦糊的黑烟冒出来,等众人急急忙忙地撬开棺盖,十几米高的火头噌地一声窜了出来,一个抬棺匠的头发都被点着。      等众人找来水把火扑灭时,棺材里面爷爷的尸身早就已经烧成了灰。      主事的阴阳先生说这是“玉帝掀棺”,乃是大凶之状!      爷爷头七没过就被天雷所劈,只怕是要魂飞魄散的!      在我们那,管这种落地雷叫玉帝手,被落地雷劈死的人,都说是被老天爷给抓走了,可却从来没听说谁死了之后被雷劈的。      山里的人对老天爷很是忌讳,也都觉得死后被老天爷掀棺毁了尸身,是很不吉利的事情,爷爷一辈子悬壶济世,从没做过什么缺德事,死后却被玉帝掀了棺,实在不该。      本来爷爷死了我心里就够难受的了,现在听说爷爷魂飞魄散连投胎都没办法,我心里更是难受。      我总觉得这太蹊跷了,爷爷的棺材被劈,恐怕没那么简单,就跟当初爹娘的死一样!      主事的阴阳先生仁义,又做了趟法事,才让抬棺匠们重新盖了棺下葬。      好在从那以后,一切平静,也没发生什么如阴阳先生所说的大凶之事。      爷爷一辈子清贫,死的时候就留下了三样东西。      第一样,是家里破旧的老房子,爷爷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把这破房子修缮一番,等我结婚的时候给我当婚房用,可惜到死也没能如愿,这也是他最大的遗憾。      第二样,是一本名叫《岐黄阴术》的古书。      爷爷说,他这一身的鬼医之术,全部都在这本书里,鬼医一途,颇多禁忌,让我一定要善学善用。      最后一样,便是爷爷在镇子里开的那家诊所。      诊所离家几十里地,这些年来,爷爷都是在家跟诊所间来回奔波,现在爷爷没了,我眼看也要去外地上学,这诊所也就没什么用了。      爷爷临走前交代我把诊所盘出去,也能帮我解决点生活费。      爷爷过了散七之后,我就决定暂时搬到镇上的那间诊所里去住几天,一来是好好看看爷爷一直工作的地方,二来是在镇子上给诊所寻个下家。      这天一大早,诊所里就来了一个老先生,领着一个女孩,来找我爷爷看病。      那老先生喊那女孩江雪,似乎是她爷爷。      我第一眼目光就落在那叫江雪的女孩身上,因为她确实漂亮,皮肤白皙细腻,一双大眼睛跟两汪清泉一样,透着一股灵性。      而且身材也是异常惹火,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紧身t恤,美好的身材呼之欲出,下面是一件浅蓝色的牛仔短裤,露出两条雪白的长腿,晃得人眼花缭乱。      这绝对算得上一个大美女,只不过她的脾气,实在是有些刁蛮,老先生刚说要找我爷爷看病,她就一副不情不愿的,言语里还透着股鄙夷的意思,似乎是觉得这穷乡僻壤的,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靠谱的医生。      一听这话,她的美好形象就荡然无存,我没好气地让他们另寻高明。      江雪一听,大小姐脾气就上来了,说我态度不好,掐着腰要跟我吵架。      江老把江雪拉到一边,一副好脾气的跟我说,他听说我爷爷在本地是出了名的神医,能治各种怪症,希望能帮他孙女看一下。      江老说,江雪从两年前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做梦梦见自己杀了人,而且醒来之后情况也很不正常。      在这之前,他们已经找过了许多国内外著名的心理以及精神方面的专家,可都没起到什么作用,这次刚好听说爷爷的名气,便来找爷爷给看看。      江老并没有向我透露太多的细节,不过听他的口气,也觉得江雪的事情不太正常。      而身为当事人的江雪,此刻听到江老讲自己的病情,也有些沉默了,看来她对自己做杀人噩梦的怪病,也有些忌惮。      不过,从刚才江雪一进门,我就已经用鬼医术中的望术给她看过了,并没有看出有什么异常的,反倒是江老……      我又仔细望了片刻之后,终于说道:“老先生,相比于你孙女,我觉得你更应该关心一下你自己。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应该是得了病,而且,还是阴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